当前位置:淫妻交换


【丝袜奴】【作者:不详】【完】


本帖最后由 西门亮子 于 2009-3-25 19:24 编辑

  我今年26岁了,我每天都要穿着丝袜,一天不穿就不舒服,我从小就认为自己不是个真的男孩,要知道,我从小就穿女装,家里一开始就是把我当女孩养,我在上幼儿园之前,都是穿着裙子和长统袜的。这可能直接导致了我的性取向和别人不同,也直接导致了我爸爸在我6岁的时候对我动了淫心。非常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早晨,我妈早早上班去了,临走前要我爸送我去幼儿园。

  我和我爸吃过早饭后就准备出发了,可是我并不想去幼儿园,於是就死赖着不走,我趴在床上说肚子疼。我爸就坐在床边,他怪笑着看着我,我并没意识到他的心里在想什麽,他一直那样看着我,我继续装疼,我爸就说让我脱掉短裤,我脱掉了,我爸说要帮我柔肚子,我躺在那里我爸用手揉着我的肚子,我的下身光着。我爸说:“你光着屁股会着凉的,你等一下”接着我爸从衣柜里拿出了一双我妈的肉色连裤袜,让我穿上。

  我觉得有点怪,但还是穿上了,我爸就让我翻过身子趴下,让我闭上眼睛。我照做了,我听见一阵脱衣服的声音,等睁开眼睛,发现我爸穿着一双长统袜站在床边,他慢慢爬上床来,一边按着我的身体不让我动,慢慢的,我觉得他的丝袜腿在摩擦我的丝袜腿,接着,我觉得一阵温暖,我爸爸慢慢爬在了我的身上。我觉得自己的屁股上有个硬硬的东西顶着,在往我的屁股缝里顶,很热的感觉。我爸在我背上慢慢的蠕动着,他的鸡吧也在我的屁股缝里顶着,我不知道他在干什麽,但是我觉得我爸爸是在喜欢我,他的双手不停的摸着我的身体,有时还掏到我的身下去揉搓我的小鸡鸡。

  我觉得特别兴奋,不一会,我觉得屁股上一阵滚热,我爸爸射精了,他在他6岁的儿子穿丝袜的屁眼上射精了。我的生活从此就不一样了。从那次之后,每次我妈妈不在家的时候,我就会假装肚子疼,趴在床上,有时我甚至会穿好丝袜在躺在床上,接着我爸爸就会把窗帘拉上,然后再次穿上丝袜,压在我的身上。每次都在我的屁股上射出精液,我妈妈从未发现过她的丝袜上的痕迹。有时,爸爸射精后会抱我,有时还会舔我的下面,这样的生活继续了四年,我知道这是不该对妈妈说的。

  我和爸爸一直保持着默契,爸爸后来也告诉我,我的屁股缝里有个眼儿,那里是可以打开来让他进入的,我问他为什麽不进入,他笑而不答,然而我却很期待,四年来,我对丝袜的迷恋加剧了很多,看到女同学的丝袜我就兴奋,就想象自己穿着的话,爸爸又该宠爱我了,每次想到这里都会兴奋的跑回家,让爸爸抱抱,摸摸下面,直到我十岁的那年暑假,我终於如愿以偿,成了爸爸彻底的丝袜性奴。暑假里的一天,妈妈要出差一周,我的知这个消息后第一反映是看了看爸爸,他也在看我。

  妈妈走了,从火车站一回来,爸爸就带我去了商场,爸爸让我买了好几双当年最薄的丝袜,还买了一双女士的高根凉鞋。我们赶快回家,拉上窗帘,爸爸一把把我抱起来,疯狂的扯掉我的短裤和内裤,把我扔在床上,扒光了我的衣服,我赤条条的躺在床上,小鸡吧挺立着。我爸爸很快的穿好了一双连裤袜,一俯身含住了我的鸡吧,一种强烈的快感传遍我的身体,我兴奋的扭动着说:“爸爸,我要穿丝袜,让我穿丝袜吧。”爸爸马上吐出了我的鸡吧,我飞快的挑选了一双连裤袜穿好,并穿上了高跟鞋,我走了几步来到爸爸面前,娇滴滴的说:“爸爸,你喜欢我吗”爸爸赶快把鸡吧从裤袜里掏出来说:“好儿子,爸爸想死了,来,吃我的,快” 我蹲下,犹豫了一下,爸爸的鸡吧真大,以前爸爸有时会把我的头压在他的下体那里,但是含进去还是第一次,爸爸急了,抓住我的头,一挺进,我顺势一张嘴,大鸡吧噗的一下就插进了我的嘴里。

  好爽,那大鸡吧塞满了我的嘴,再加上我自己的高跟鞋在地上发出的声音,我的丝袜的触感。我拼命的含着爸爸的鸡吧,那等了好几年的快感来了。这一刻,我决定以后要含着爸爸的鸡吧生活,我要穿着丝袜和高跟鞋,作任何让爸爸高兴的事。上次说道爸爸和我已经发生了彻底的性关系,我的屁眼已经被爸爸享受过了。我们有了第一次之后,就彻底的陷入了疯狂的性关系中。利用妈妈出差的时间,我每天都无时无刻不穿着丝袜,我不断的服侍爸爸,爸爸有时也会吃我的鸡吧,算是回报。我们不断的做爱,很快的,一般的作爱方式已经难以刺激到我们了,正好这时妈妈回来了。

  我和爸爸之间的关系暂停了。但是,我每天的心里都再向往着能象那段时间那样,享受爸爸玩弄穿丝袜的我的感觉。有的时候回家,我和爸爸只能趁着妈妈回来前匆匆进行口交,丝袜也来不及穿。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有天放学回家,同学非要吵着来我家做作业,我推脱不掉,只能让他们来。一进家门,同学就围着电视看了起来,我进了里屋。看到爸爸正在睡觉,他只穿着内裤,躺在床上,他的鸡吧包裹在内裤里。我看着就觉得很兴奋,我就关上了门,一边听着同学的动静,一边来到爸爸身边,慢慢打开了妈妈装丝袜的柜子,拿出了一双长统袜,慢慢的把爸爸的内裤拉下来,爸爸竟然还没醒。我就把爸爸的鸡吧扶起来,慢慢的套上丝袜。

  我张开了嘴,刚刚含进龟头,突然觉得爸爸的鸡吧往上一顶,立刻丝袜鸡吧就充满了我的嘴,我吓了一跳,才发现爸爸已经醒了,正在兴奋的看着我。我和爸爸一对视,立刻明白了对方的含义。爸爸起身出门和我的同学说了几句,他们无意例外的认为我要挨骂了,眼神里都是同情。接着爸爸就关上了门。就在门关上的一瞬间。我拉下了我的短裤和内裤,随手拿了双长统袜穿上,接着蹬上我妈的一双高根凉鞋,拉下我爸的内裤,大口的含着,那感觉刺激死了,同学在屋外看电视瞎闹,我却在里屋作着他们想都想不到的淫乱事情。[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6-07-16 23:18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