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淫妻交换


【妻子的淫乱生活】【作者:多多罗】【完】


我和妻子孟燕结婚两年,却已经玩了三年的换妻游戏。这种游戏不但没有破坏我们的婚姻,反而让我们的感情更加坚固,一些内心里从前不愿意吐露的心事也能互相倾诉,更可以互相开一些淫靡下作的玩笑。比如我们互相说出第一次出轨是什麽时候,我是大学毕业的晚上,而妻子竟然是大二的时候就出轨了。

  那时候我们刚开始谈恋爱,互相之间还很坦诚。我知道她曾经有过两个男朋友,不过都只是口交过,没有让他们上过。但当时妻子也没告诉我她还是处女,我们正式确定恋爱关系也是在大二刚开学的时候。

  妻子不是独生子,她还有个妹妹叫孟洁。长的很漂亮,大二的时候认识了一个韩国留学生。

  而妻子出轨的前奏,则是半年後的一次校外实习。妻子是学韩语的,所以每半年都会组织一次校外实习。当时被分配在一个实习小组里的除了妻子和她妹妹孟洁,就是那个作为助教的韩国留学生了。

  一般这种实习会持续一个月,妻子就是在这个一个月里逐渐被他俘虏的。因为高中时就已经自学过,所以到了大二,妻子的韩语能力已经能正常对话和阅读了。而根据妻子说的,最开始金助教就表现出了很健谈的样子。

  金助教选的实习地点是一个很小的社区,里面住了很多韩国留学生,或一些在中国打工的人。而妻子和孟洁的工作,就是每天用韩语去调查社区里的居民生活情况,并作出报告提交给韩国大使馆。

  妻子开始出轨是在到达社区的第二天晚上,金助教请姐妹俩出去吃饭,三个人都喝了不少酒。晚上回到公寓门口,金助教就突然抱着妻子吻住了她。因为喝了不少酒,妻子说当时反应很慢,推开他时金助教的舌头,都已经在她嘴里转了好几圈了。但因为都喝了不少酒,所以进了房间也就都睡觉了谁也没做什麽。

  真正有进展是在第二天早上,妻子坐在马桶上一边方便一边给我打电话,没想到金助教闯了进来了。他以为卫生间没人,两人相视都愣住了。然而金助教愣了一下後却迳自走进来,捧起妻子的脸给了她一个深吻。

  虽然妻子没说,但我却能体会到她在这个吻中感觉到了异样的感情。从这个吻之後,妻子开始默许金助教出门走在一起时搂着自己的腰,或者对自己做一些不规矩的小动作,包括袭臀和摸胸。

  而金助教最喜欢干的事,则是在妻子给我打电话时,在一旁舔她的耳垂或往耳朵里吹气,甚至在妻子听我说的时候和她激吻。这就造成了社区里所有人都以为妻子是金助教的女朋友,而妻子也坦然承认了这一点。

  她告诉我,当时那种环境让她有一种极度自由,不受到任何拘束的感觉。而第一个星期过去後,妻子已经能和金助教一起裸睡了。并任由他抚摸自己身上每一个地方,不过却一直不肯给他口交。

  妻子跟我说当时她心里还是有一点小小的抵触,不想让金助教太冲动。妻子身上有一些敏感区,被人一抹就会性欲高涨。而那时她自己也不知道,是逐渐被金助教发现出来的结果。

  本来妻子很不喜欢被人摸她的脚,包括我在内。但在一次金助教帮她自摸时,让妻子逐渐体验到了性快感的同时,偶然抓住了妻子的脚竟然让她直接高潮了。

  金助教本来想松开手,妻子却让他继续抚摸自己的脚。

  妻子告诉我,那时候她心里充满了一种被强力征服的感觉,比性高潮的余韵还要刺激她的神经。之後的几天里,金助教每天都这麽开发妻子。但具体怎麽被破处的过程妻子却还是不肯告诉我,她想说怎麽都能说,不想说我问也没用。

  但她却继续说了被破处後的日子,妻子被破处後每天都和金助教做爱。而且慢慢的从纯粹的床上,发展到了社区里的任何地方,甚至还被人撞见过几次。说到这的时候,妻子自觉好笑的笑了一会後才说,金助教的鸡巴很大,非常大,经常被人撞见的时候,因为太大了卡在里面被人看了半天才拔出来。

  妻子说被破处後,她就开始服用妈富隆避孕。所以金助教每次都是内射,就算不射进逼里也会射进妻子的嘴里。而且金助教的精液品质很高,量也很大。每次被内射,都会让妻子高潮好半天。

  而到实习结束时,妻子已经和她妹妹孟洁一起跟金助教玩过很多次3P了。

  我知道孟洁其实也有男朋友,而且也不是处女了,所以我也没想到她也会出轨。

  实习结束後,金助教就成为了大学里的正式助教。但他和妻子孟燕、孟洁姐妹俩的关系却一直没断,妻子告诉我,在我课少的时候她的课却很多,其实所谓多出来的课,就是在和金助教在一起。

  妻子说她上大学时谈着两种恋爱,一种是在正常人眼里和我在一起的普通恋爱,另一种则是和金助教在一起的特殊的恋爱。和我的恋爱时不渝的,和金助教的恋爱却是分享的。妻子告诉我,金助教不光只有她和孟洁两个女人。学校里很多女生甚至女老师都和他有关系。

  甚至还有两个已婚的女老师给他生过不止一个孩子,妻子说如果当时不是因为没结婚,她和孟洁甚至很多女生都有给他生孩子的想法。妻子说光凭他的性能力,金助教就能征服很多女人。而妻子和孟洁以及大多数女人都是这样的。

  妻子说那时在宿舍、在操场、在办公室、在厕所几乎学校里的每一个地方,她都和金助教做过爱。而他们做爱最多的地方,则是金助教租来的公寓。妻子说只要在那个公寓里,她几乎很少有穿衣服的时候,其他女人也是一样。

  从大二到妻子读硕士,几乎每天都在和金助教偷情。妻子说如果她晚上不洗澡,一脱内裤,就会弥漫出一股浓烈的精液的香味。而在读硕士的时候,妻子和金助教的偷情也迎来了最高潮和结束。

  因为不想继续读博士,硕士快要结业的时候,妻子几乎每天都去找金助教疯狂的做爱。妻子说,那段时间她走路腿都是软的。尤其是金助教做爱时,操的非常刚猛,就让妻子的身体很难承受的了。

  说到这的时候妻子突然从很隐秘的地方,给我拿出了一条紫色的内裤。我入手後发现这条内裤几乎是硬的。刚想问怎麽回事,妻子就用手机登陆了一个她专门用来约炮的QQ号,打开QQ空间里的一个私密相册。

  这里面只有寥寥几张照片,但看了这些照片後,我才能理解金助教的鸡巴到底大到了什麽程度,他射精的量到底有多大。

  第一张照片就是妻子和她妹妹孟洁一左一右的跪着,脑袋杵在床上。两个女人的屁股不仅高高抬着,还把下体正好对准了相机的镜头。妻子和她妹妹孟洁的逼缝完全被乳白色的精液囫死了。还有大滩的精液在往下流,就连床上都已经有了两大滩精液在那里。

  第二张照片是妻子跪在床边给金助教口交,我发现妻子不用弯腰仅仅低下头就能把金助教的龟头含在嘴里。妻子手里还有一卷皮尺,在量长度。我仔细放大後才看见,金助教男性硕大的特徵,竟然有足足二十三厘米长,五厘米粗,周长都有十八厘米。妻子要尽量张开嘴,才能把龟头含进去。

  第三张照片是在浴室拍的,看到这张照片我惊讶的发现,妻子和她妹妹孟洁竟然都剃光了毛,还在原本阴毛的地方写了一行韩文。妻子告诉我,那是用马克笔写的意思是:我永远是金XX的女人。

  第四张照片则是一切结束後,两个女人已经穿好了衣服站在门口拍的。金助教让她们把裤子脱到膝盖,撅起屁股然後用手把屁股扒开。从这张照片上可以看得出来两个女人的逼都被操的又红又肿。

  看完这些照片妻子告诉我其实还有更多,但金助教只发了这几张给她。剩下的照片都是在学校里各种地方拍的,而那条紫色的内裤就是妻子被金助教操了四年多的纪念,离校之前的一个月,金助教要求妻子被操过之後,立刻就穿上这条内裤,所以这条紫色的情趣内裤已经完全被精液浸透变得硬邦邦的,妻子还告诉我说,孟洁也有这样的一条内裤,只不过她的是白色的。

  听妻子说完她第一次出轨的经历後,我对金助教不禁没什麽恶感,反而觉得他是一个从各方各面都相当不错的男人。尤其是他对一些细节的把握,和在女人迷茫时给她们巨大的心里安慰。我都能从妻子的字里行间中,感受出来。

  我相信妻子如今能有极强的女人魅力和善解人意的心智,金助教在当年起到的作用居功至伟。尤其是对於我这种有生殖崇拜的人来说,金助教硕大的阳具,更是让我有了很强烈的崇拜感。

  於是我向妻子提出,想再亲历一下金助教操她的过程。这种事对於我们来说很平常,因为喜欢换妻的人都有这样的经历。我就曾无数次看着妻子被人操的死去活来的,而我则在一旁疯狂的打飞机。

  答应我後,妻子有些忐忑的联系了金助教,虽然这些年的联系非常的少,但依然保持着互相的联系方式。妻子很了解金助教,因为他女人很多,虽然距离妻子毕业已经快十年了,妻子很担心金助教早就把她忘了,这种感觉会让她有些难受。

  电话拨通之後,妻子很忐忑的用韩语说了一会。过了一会她竟然笑起来,看来金助教并没有把她忘了,而且记得很清晰。因为说了半天也一直用韩语,我完全听不懂,只是妻子偶尔似笑非笑的看我一眼。

  说了半天後,又把电话交给我,说金助教要跟我说几句。这种事我很明白,就跟他聊了起来,让我没想到的事他跟男人也很健谈,聊着聊着让我逐渐有一种他是我认识了很多年的老朋友的感觉。

  最後挂了电话,问妻子答应了没有,金助教在电话里并没有跟我直接说。妻子似笑非笑的告诉我,说金助教答应了。但一切要按照他的指令来,我点点头也不在意,这种事儿在圈子里也很正常,属於配合羞辱丈夫的玩法。

  金助教还在那个上海大学工作,只不过已从助教提升到了韩语教授的级别。

  我和妻子坐飞机两个小时就到了上海。金助教已经搬到了一个高档社区里,而且是五十层楼,最顶楼的地方。按金助教的要求我们没去订酒店,我拎着我们两个人的行李坐电梯上了顶楼。金助教让我们自己拿钥匙开门,开门之後的场景却是我做梦也没想到的。

  客厅里那个身高足有一米八五的男人明显就是金助教,而他怀里竟然搂着一个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小男孩。小男孩被搂金助教在怀里,双脚竟完全离地了。我发现这个小男孩的皮肤竟然和年轻女孩一样好,小巧的肉棒同样是白嫩嫩的只有突出包皮的龟头呈现出诱人的粉红色。

  随着金助教上下耸动,完全没有硬起来的肉棒上下甩动。我能从男孩的双腿间看到金助教隐藏在後面的两颗巨大的睾丸,而男孩的肉棒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彻底勃起坚硬起来,然後再男孩几声甜腻腻的呻吟中射出了几股精液。

  金助教却还没射精,但他还是把男孩从自己的身上拔了出来。然後我就看到曾给我妻子开苞的那根巨大阳具展现在我面前,硕大的龟头和布满的青筋,都充满了对一切征服的感觉。

  妻子看到金助教就显得很激动,小男孩被放到沙发上时,妻子就迫不及待的冲过去扑在了金助教怀里。我知道妻子正是激动的时候,所以也不去打扰而去看那个小男孩。而这时我才发现沙发上还坐着一个样子很秀丽的女人。

  最让我惊讶的时,我觉得那个小男孩似乎和这个女人是母子的关系。因为男孩被放在沙发上後,那个女人就很温柔的让他躺的舒服些,然後还把男孩的小肉棒含在嘴里清理上面残留的液体。尽管我是一个对感情迟钝的人,但哪怕场面显得很淫靡,我还是能感受到女人对小男孩的关爱。

  这会我扭头看妻子时,才看见金助教正把她横抱着走进卧室。我有些激动的喘了口气,那个女人给男孩清理完後看到我笑了笑说:「坐吧,你就是金教授想让妻子重温旧梦的老公?」边说还边把男孩搂在怀里,给我让开一些地方。我也没客气就坐下了,跟女人闲聊。聊了一会我就知道她们俩确实是母子,母亲叫黄娟,儿子叫晓玉。

  黄娟告诉我,她今年40岁晓玉15岁。虽然她这麽说,但黄娟看起来确实很年轻,最多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黄娟是因为被丈夫发现和金助教偷情才决定协议离婚的,而就在黄娟和丈夫去办理离婚手续的当天,晓玉就家被金助教开了苞。

  而等她发现这件事已经是几个月後了,晚上金助教在她家里留宿。半夜起来喝水发现金助教不在,出去倒水的时候,才发现金助教已经在晓玉的卧房里把她儿子操的直翻白眼了。

  之後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母子共侍一夫的桥段而已。而晓玉也没有变成同性恋,反而把金助教当成了父亲一样的存在,还跟他说过自己喜欢班里的一女生的事。这就让黄娟彻底放心下来,对晓玉向金助教主动求爱的事做放纵的态度。

  听完黄娟的故事,我心里对金助教的景仰之情更加浓烈。本来我还在猜测金助教会不会喜欢母女,如今这种猜测完全烟消云散了。他连母子都可以对付,更不用说全都是女人的母女了。

  我又问起黄娟她是否和儿子乱伦过,黄娟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有过。不过因为她心里有些抗拒,所以都是晓玉来主动找她求爱,她还从没主动的去找晓玉。

  最多也只是来给晓玉口交而已。

  我们聊了半个多小时,晓玉也从疲惫的小憩中醒过来。看到有我这个陌生人後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个很好的孩子很有礼貌的跟我打招呼。熟悉起来开始主动跟我聊天,我发现晓玉是个很可爱的小男孩。

  长大样子也有些中性,有一些女孩子气,也有一些男孩子的性格特徵。因为母子俩都是湖南人所以晓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甜腻腻的,很讨人喜欢。跟人熟悉起来後说话的胆子也大了些,还主动向我讨教怎麽追女孩子。

  我抱着他的女朋友早晚也会被金助教入手的恶趣味,教了他一些讨好女孩子的小技巧把他高兴了好半天。黄娟也说,这样的事最好多教教他。因为能教他这些的金助教,实在只能作为个例来看待。

  过去一个多小时,我突然注意到似乎一直没有听到妻子的呻吟声。平时跟人做爱都会起码的喘息,今天什麽都没听到,这让我有些奇怪。黄娟也叫晓玉穿好衣服准备回家,好督促晓玉写作业。

  在母子俩穿衣服的功夫,我去卧室门口偷偷往里面看了一眼。看到金助教还是一身赤裸的样子,巨大的阳具高高耸立着。但妻子却只是脱了几件衣服,裸着胸下身还穿着丝袜和内裤,丝袜和内裤也没有破损的迹象。

  但妻子的眼睛红红的,被金助教搂在怀里低声说着话。黄娟这时走进来对金助教说要走了,妻子这才有些害羞的站起来,跟黄娟打了声招呼就钻进了卫生间。

  金助教递给我一个歉意的眼神我表示理解,然後送母子俩出门。站在门口的时候,母子俩一起蹲下舔舐起金助教的阳具来,直到母子二人的嘴对在一起才起身离开,我想这应该是黄娟和晓玉跟金助教独特的告别方式。

  这时卫生间响起了水声,妻子应该在洗澡。金助教则笑着告诉我,今晚我和妻子就睡在北卧室。并给我泡了茶,一起坐在沙发上闲聊。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妻子擦着头发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打着哈欠对我说要睡觉了。

  我一问才知道,金助教刚刚给她吃了斯达舒。我知道那是一种药效极强的安眠药,甚至可以当麻醉药使用,从这看来金助教却是很懂得体贴女人。知道妻子在大喜之後精神状况肯定不佳,就让她安心睡一觉。

  我和金助教一起聊到了快半夜,还喝了不少啤酒。当我口渴的睁开眼睛时,才发现已经半夜两点多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麽时候醉倒的,身上盖着一条毯子。刚想起身倒杯水,却突然听到北卧室里传来一阵噗呲噗呲的声音。我一愣,北卧室正是妻子睡觉的房间。

  心里有了一些奇怪的预感,脱掉鞋轻轻走到门口,顺着门缝往里看。我惊讶的看到妻子的丝袜和内裤都被脱到了膝盖处,金助教骑在妻子的屁股上,噗呲噗呲的抽送他硕大的阳具,只是屋里很黑我看不清他插的妻子的逼还是屁眼。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金教授才低吼一声完成射精。见他要出来,我急忙走回沙发躺下装睡。心里想着刚才看到的一幕,激动的不行。但只是没想到想着想着,我竟然又睡着了,再醒来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睁开眼睛,就看到妻子穿着一双过膝丝袜,和一条白色围裙站在厨房准备早餐。我问起金助教时,妻子告诉我他八点的时候已经去上班了。因为早就提升到了教授,所以金助教每天上午会有两节大课,要到下午的时候才会下班回家。

  坐下吃饭,妻子一边吃一边有些不好意思的告诉我,昨晚金助教操了她的眼。

  我一愣,随即也不点明的问她怎麽知道的。

  妻子则有些害羞的说,早上起来她发现自己屁眼里全都是精液,除了金助教她还没见过哪个男人能射这麽多。

  我嘿嘿一笑也不说明,自顾自的吃早饭,妻子的受益很好。早年受到金助教的影响,让她能做出一顿相当正宗的韩国料理。吃完饭,妻子提出要出去逛街。

  我对这种事实在缺乏兴致,也就任由她自己出去了。

  中午的时候妻子突然给我发了条微信,让我去学校。就是金助教在的那所大学,我以为要让我去参观也没在意就去了。等我到了妻子专门指定的地方时,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这个地方非常安静,也偏僻的厉害。是一栋很老的二层体育馆,大门还锁着。走到旁边一个侧门,敲了敲门後竟然是妻子打开的门,而这时她已经半裸,身上只穿着文胸内裤和丝袜。

  看到我後赶紧让我进来,还做贼似的往外张望了一下。关上门,上好锁以後妻子才松了口气。领着我参观这个废气的体育馆,这个体育馆在我们上学的时候还在使用,後来建了新的场馆後这里就当做仓库使用。

  因为我室友有篮球队的,所以我也来过很多次看他们打篮球比赛。但当妻子给我介绍了一番後,我对这个体育馆的印象焕然一新。首先在这个体育馆的很多座位上,妻子都曾在那些地方给金助教口交过。而几乎每一次,都是在体育馆里人潮涌动,比赛激烈的时候。妻子还说,她还被发现过几次。当时还在担心,是否会被我知道,只不过我一直没发现,也没人对我说起过。

  说完又领我去了二楼的,妻子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炫耀的情绪告诉我她被金助教在二楼的所有房间里都操过至少一次,最多的甚至有上百次。而当她带我走到那个有上百次的房间门前时,我几乎有一种朝圣的感觉。

  而这时,我却听到里面有女人的呻吟声传出来。妻子领我推开门,我惊讶的看到这间不大的体育器材室里起码躺着五六个女孩,这还不包括妻子和金助教正在操的那个。但当我仔细看才发现,金教授操的那个竟然还是双胞胎姐妹里的其中一个,曾在妻子那里看到的囫满精液的女性下体在这里几乎到处都是。

  在金助教完成战斗後,拿了条毛巾擦了擦,然後招呼我和妻子出去吃饭。出体育馆的路上问起那些女孩怎麽办时,金助教笑着说她们恢复好体力後自己就会回去的,所以不用我来担心。

  吃过饭金助教邀请我在学校里随便玩,我也就没客气,还找来一个样子很可爱的女孩来给我当导游,让我重新看看重建後的新校园。

  在学校里玩了一天,还顺便和这个可爱的女孩打了一炮後,我彻底明白了金助教为什麽愿意留在这里工作。我发现这里简直是他的乐园,光这个女孩介绍给我的就有起码一百个女孩,从老师到大一新生都有,甚至还有几个老师挺着大小不一的肚子,虽然没问但我敢百分之百的肯定那里面全都是金助教的孩子。

  天黑之後我请了那个女孩吃饭,妻子期间打电话来说金助教要带她去玩一晚上,想让我自己回家。自从看到妻子对金助教表达出的深厚感情之後,我对这种要求也不在意,就答应了。

  因为打电话的时候我也没出去,女孩小研也听到了。我很喜欢这个开朗活泼的女孩,知道内情後就说晚上可以跟我回家陪我,我也笑呵呵的答应了。回家和小研做了两次後,我发现小研并不是不容易满足的女孩,属於很敏感的体制,也很容易高潮,当我问起她能不能承受金助教时,她告诉我金助教的技巧很厉害能保证她一直坚持到结束才脱力昏过去。

  闲聊时还告诉我,她就是本地人高三时就被金助教开了苞。现在大三,已经做了金助教四年的情人了。她妈妈是公务员,比她认识金助教更早,她上初中的时候就已经和金助教认识了。被开苞後,还经常和金助教玩母女花。还管金助教叫老爸,还给我看她手机里她和金助教母女双飞的视频让我又操了她一炮。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送小研去吃早饭然後上学校。出了校门口的时候一个男人拦住了我,而且是个韩国人。当我们发现互相交流困难的时候,都比较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最後还是费劲的把小研叫出来做翻译,我才知道他是金助教的朋友,也在中国工作而且是当家庭教师的,他给了我一张房卡让我去接妻子。

  道谢後他就自己离开了,我则打车直奔他告诉我的那家酒店。进了酒店问前台是几楼的房间後,我就直奔那里而去。门上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我开门进去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气和熟悉的味道。这股味道是做爱後才会产生的。

  房间不大,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卫生间,但我却没看到妻子在哪。地上杂乱不堪,妻子之前出门穿的内裤扔在地上,有一股浓烈的淫液的味道,现在还是潮乎乎的。只是我完全不知道妻子去哪了。

  这时我突然注意到桌上放着有几张照片,拿起来看才知道昨晚金助教领着妻子到底干什麽了,妻子竟然是来和一群人群交来了。

  第一张照片,是六个人的合照。妻子站在中间。金助教站在左侧,我还发现紧贴着妻子右边的竟然是刚才给我送房卡的那个男人。

  第二张照片所有人都已经脱光了衣服,妻子俏丽的站在中间。而且我还注意到,所有的男人都有一个相当大的阳具,虽然整体上不如金助教的阳具完美但各有特点。而且长度都不少於十八厘米,其中一个甚至可能有三十厘米长,之前见过的那个家庭教师则是最短的但也至少有十八厘米,可却比所有人都要粗,看起来直径至少有十厘米,跟一杆巨炮一样高高耸起。

  第三张妻子被那个最粗的男人抱成M腿,浑身都是汗水,看起来亮晶晶的。

  那根最粗的阳具没根插进妻子的屁眼里,逼里也在往外流精液,妻子在那个时候已经完全处於翻白眼的样子了。

  把这三张照片拿在手里,妻子这时却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个纸袋,不知道装的是什麽。妻子看到我後一愣,问我怎麽知道她在这的。情绪有些激动,我知道妻子虽然从不骗我,但也绝不会喜欢我有跟踪她踪迹的行为。

  於是我立刻把事情解释清楚後,妻子才重复笑颜。我问她去干什麽了,她坐在床上,从纸袋里掏出一个极大的肛塞。我看到後惊讶极了,问她买这个干嘛。

  妻子有些害羞也有些苦恼的站起来冲我撅起屁股,把裙子撩到腰间我才震惊的看到妻子的屁眼竟然是一个巨大的洞。

  这时我才想起那个阳具最粗的人,没想到一晚上过去了竟然还没有恢复。妻子有些苦恼的告诉我最开始还有些酸疼,现在已经彻底麻木没有感觉了。金助教给她买来这个肛塞,让她堵在屁眼上避免脱肛,晚上回家的时候他在帮妻子调理一下,避免因为过度肛交带来後遗症。

  因为我来了所以妻子让我帮她塞上,没想到那个直径足有十二厘米的肛塞很轻松的就赛了就进去,除了最粗的地方有些困难外,塞进去後显得非常合适。

  妻子这时注意到桌上的照片後,才对我说清昨晚到底怎麽了。群交自然不必说,但参与的这些人却都是韩国人。比如最粗的那个家庭教师,还有酒吧老板,夜店的股东甚至其中一个还是本地医院的客座教授。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喜欢女人,尤其是中国女人。

  而接下来妻子说的话才让我惊讶,因为她告诉我其实这些人她很早以前就认识了。其中那个最粗的还是她被开苞後一个月时,特地飞去韩国认识的。是金助教介绍的给妻子的,妻子告诉我当时跟我说还要再做一个月的实习,其实那个月就是去韩国跟那个最粗的男人打炮去了。

  我知道妻子在那个时候还是很单纯的,连脏话都不会说,骂人最严重的就是流氓混蛋而已。没想到那个时候她就已经被金助教调教的那麽听话了。而照片里的其他男人,也是金助教逐渐介绍给妻子的。妻子说他们这个小圈子的人只有这麽几个,最大的爱好就是互相分享女人。

  大三大四那两年,妻子和她妹妹孟洁就是在这个几个男人胯下婉转呻吟,单独开房不用说,连群交的次数都数不清了。尤其是每个月月初他们都会开一次大趴,一起租一个别墅然後每人带来最少十个女人来开群交派对。有的女人甚至是第一次出轨,就被带来参加了,被受精的更是数不胜数,妻子说如果当时她不是在服用避孕药,恐怕也会在某一次的群交派对上怀上孩子。

  接下来的几天,妻子和金助教彻底满足了我的愿望。只要金助教在家,几乎随时都和妻子做爱。甚至每天早上妻子出恭时,给金助教口交已经成了习惯。完全固定的,除了口交外还有早上的晨炮,上午、中午、下午直到晚上的睡前炮。

  甚至半夜的时候妻子都会被操醒,我也会在一旁被惊醒然後打飞机。每天打五炮几乎是固定的,至於口交只要金助教在家没事妻子几乎不间断的给她口交,打飞机和足交,金助教还夸妻子口交的水准进步了。

  事实上从和妻子一起开始换妻後,我们的生活几乎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拜这种生活所赐我不仅见识了无数女人的逼,妻子也被不知多少种鸡巴操过。在家时每天早上我公司的同事来我家接我顺便操妻子,等我走了以後妻子的同事再来接她在路上操她。

  我公司里十个男人,妻子公司里十八个男人每个人都和妻子至少做过一次爱,这还只是我亲眼见到的,妻子说她在公司里每天至少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一个男人,这还不包括她的老板,她的老板出差也经常带着她一起出去,其中被操过多少次就更不知道了。

  而且我也发现中国男性的鸡巴要比韩国男人的阳具都略小一些,除了金助教和他圈子里的那几个人以外,我和妻子曾经也和韩国单男玩过,虽然不如金助教的那麽雄伟巨大,但对比之前认识的所有中国男性来说都要大很多了,能摩擦到一点妻子的宫颈。

  妻子说包括我在内,所有和她做过的男性,她都能感觉到他们的鸡巴距离自己的宫颈还有很大距离,而金助教能直接顶到妻子的宫颈。

  金助教也跟我说过,韩国男人的阳具普遍非常大。尤其是发育时间要比中国男性早很多岁,从七岁开始就可以让女人怀孕,到八十岁依然可以。金助教曾私下跟我说,他一直怀疑晓玉就是中韩混血儿,因为他的阳具发育速度却是比常人要快非常多,尤其是黄娟就是本地人。根据金助教的调查,单单新区里平均每十个中国女人就共同拥有一个韩国情人,这还不包括金助教这种多吃多占的。

  随着在金助教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我开始了解金助教的爱好。对於金助教的各种性趣来说,他虽然不是同性恋去能和很多男性性交。这在他眼中,能引起他性趣的不是性别而是身份。例如黄娟晓玉这样的母子,而随着我和妻子在这里住的时间越来越久,我发现他如妻子这样单身女性炮友的数量大概有几十人,其中有四成是处女,六成是已婚或有恋人。

  除此之外,就是母子、母女、姐妹、兄妹和姐弟这几种类型的人构成了。而当我知道这些後,我开始明白金助教喜欢的是一种征服的感觉,而这种强烈的欲望也来自他天生的巨物。

  金助教有一个密室,在本地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是金助教亲自挑选的,而选中那里的原因就是因为那里新建了一个社区,而且建设的非常好一看就是过十年都不会改变的地方。这个社区某一栋楼的顶层被他买下来,当做密室使用。平时除了存放东西,几乎从来不去那里。

  而在那里存放的则是多大数万张的光碟,几十个品质超高的硬碟和近十万张各种大小的照片。而这些东西里包含的内容,则全都是金助教多年间征服的男女。当金助教提出,希望我来保管这个密室的钥匙时我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金助教第一次带我参观时,我几乎有一种朝圣的感觉。这间屋子里的墙上挂着的都是金助教最满意的作品,其他几个房间则是存放光碟,照片和硬碟的地方。最让我惊讶的是这些照片里的女人大多数并不是非常漂亮,但却看上去给人一种很好看很有女人味的感觉。

  这些照片的拍摄手法各不相同,有些很有艺术性有一些的画面则非常写实。

  看着看着却发现一张令我目瞪口呆的照片,这张照片看上去也有些老,但我却能肯定那是十年前的照片。尤其是我注意到照片里的日期,正是妻子跟金助教开苞出轨偷情之後的大四,但这些都只是细节而已。

  最让我感到震惊的是这张照片里的女主角,竟然是我妻子的母亲我的岳母!

  岳母名叫孟芳菲,年轻时出轨被发现才离了婚。

  而妻子和孟洁就是那个情夫的种,那个情夫後来听说似乎是病故了。金助教看到我注意的照片後向我解释说,这个女人是他在给妻子开苞的几年前遇到的。

  妻子是知道这件事的,但从来没跟我说过。另外这张照片里,还有一个背对着相机的男人,姿势很巧妙的跪在金助教面前含着他的阳具。而照片里,却也能看到这个男人的睾丸袋非常的瘪。

  通过金助教解释,我才知道这个男人是被进行了去势,睾丸已经被摘除了。

  而这个男人的身份,就是我岳母後来新嫁的岳父,不过现在他也早已故去很多年了。

  难怪金助教把这张照片挂在墙上,它体现的征服感的确相当强烈。尤其是岳母高高隆起的肚子,证明她已经怀孕七八个月了。现在我不用金助教解释,就知道那里面是我现在的小舅子妻子的弟弟孟丹。

  金助教说岳母怀上孩子之後,就被他送给了自己的朋友。就是前一阵和妻子群交的那群男人中的一个。

  那个男人现在和我很熟,也是个家庭教师。而他的所有女人几乎都是已婚的,而这些已婚女人的丈夫,无一例外大多数都被摘除了睾丸。其中有一些,甚至连整套生殖器都被切除了。而这些女人也都从来没有怀孕过,他曾跟我说要搞一次集体受精,也不知道什麽时候开始,还要请我去拍摄。

  这个男人姓崔,按照我的习惯我一般称呼他为崔老。因为第一次见到他时,我实在没法想像金助教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会有催老这样年近六十岁的朋友。尤其是看到他头上已经白透了的头发,看样子却也只有五十多岁而已。

  我跟他有点忘年交的意思,聊起各种话题都很有氛围。

  妻子跟他的关系也是很不错的,但也不知道怎麽的,妻子很喜欢管他叫爷爷。

  这让我有点别扭,感觉自己被归在孙辈了,但崔老也不在意,妻子跟我说崔老确实给她一种爷爷的感觉,只不过这个爷爷经常会狠狠的操她。

  崔老家里有一对样子很清纯的双胞胎,身高就有一米七八。而且式本地人,也在本地上大学。

  听崔老说她们俩上初中的时候,被她们的妈妈请来当家教,没过几天母女三人就都被人家崔老入手,一直到现在。因为当妈妈的常年在外做生意回家的机会很少所以有了这麽一个缘分,双胞胎就常年住在崔老家里顺便伺候他。

  老崔还把双胞胎送给我玩了一个月,让妻子很是愤愤。原因就是妻子的双乳只有D罩杯,而双胞胎却已经达到了E满杯的水准,听说她们的妈妈更大有G罩杯。最让我惊讶的是,双胞胎被老崔的大屌操了这麽多年,逼却还是很紧,而且很有弹性,最让人惊喜的是她们能略微的控制松紧这就是极品了。

  和双胞胎聊过她们会不会一直伺候崔老到死,她们很肯定的说会。虽然以後也会结婚生孩子,但生下来的孩子也一定是崔老的。确定结婚的物件後,就会让崔老给她们的未婚夫结紮,老崔去世後她们才会考虑给丈夫生孩子。而她们的妈妈现在已经怀上了,听说已经有六个多月了准备回来养胎。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已经过去两年了。我和妻子一直住在金助教家里,而妻子和金助教睡在一起的时候越来越多,而我床上的女人几乎每天都在变。

  我知道金助教这是希望留住我,准确的说是我的妻子。而妻子也开始担心我会突然提出要离开的话,而当听到我说由她决定离开的时间时,她趴在我胸口哭了好久。

  某天金助教突然交给我一个车钥匙,是一辆面包车的。他把这个交给我,让我负责将里面的东西整理後放进密室中。

  这两年我逐渐知道,金助教的密室里,不光是他的东西还有其他几个人的,这些东西就是他们觉得值得保留的积存。而整理这些东西,则要一年的时间。而金助教要带妻子旅行,还有崔老和他的双胞胎。他们要去的地方,是赤道附近的一个岛国,四季如春的旅游胜地。

  妻子如果和男人单独出去,一定会拍一些视频或照片回来给我看。这次就更不用说了,她到达目的之後给我发回来的第一个视频,就是飞机卫生间里她正在被一个空少操的过程。

  第二个视频就是让双胞胎拍的,并帮她把逼里的避孕套拿出来。然後妻子朝镜头抛了个媚眼後,一扬头就套里的精液喝了下去。然後还告诉我这个饮精的视频,她还发给了那个空少一个份,虽然妻子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但依然看的我血脉喷张,尤其是她又要多一个情人了。

  晚上的时候双胞胎给我发来几张照片,是机场卫生间里的一个隔间的侧影。

  但我却能从下面露出的高跟鞋判断出那是妻子,另一个男人就是那个空少。然後是空少搂着妻子从里面走出来的照片,再然後则是空少走後妻子发现双胞胎掀起自己裙子的照片。可以看得出,空少走的时候拿走了妻子的内裤。

  再之後的照片就是第二天了,我第一次发现妻子穿泳装的样子这麽美。有一种极为诱人的魅力,双胞胎则显得极为性感。而且我发现三个女人的裤裆都微微隆起一块,一看就是塞了按摩棒在里面。第二张照片也印证了这一点,三个女人屁股对着镜头,微微扒开裤裆就能看到三支按摩棒插在她们的逼里,而崔老正在往她们的屁眼里一个挨一个的塞跳蛋。

  接下来的画风就变了,妻子和双胞胎换上了皮衣。妻子的是一套绕过脖子偏偏凸显奶子的连体皮裤,尤其那两条吊带交叉在腹部根本不是用来挡胸的而是凸显的。双胞胎则是覆盖全身偏偏把胸部漏出来的,但第二张照片就让我看出这衣服的不同了。

  从正面看只能看到三个女人都露着胸,但第二张的背影照片却无一例外的把三个女人的屁股都完全露了出来,甚至包括她们的逼也一样,这在正面是完全看不出来的。第三张就是在游艇上拍的了,三个女人还是一身皮衣但背对着镜头蹲着,一大串鸡蛋正在从她们的屁眼里往出喷涌,抓拍的很清晰。接下来的照片比较正常,只是三个男人在操妻子她们的套图。

  最後一张照片上妻子用马克笔写了句话说她在带着姐妹俩偷情,别告诉金助教和老崔他们。我一看就明白了,这是三个女人背着俩人在偷人。

  然而过了几天妻子就在微信里悲伤的告诉我她们被发现了。而金助教和老崔的讨论过後的惩罚办法就是剃毛。妻子给我发来一张她们三个躺在床上分开腿的照片,果然都被剃光了阴毛,而且剃毛的非常乾净。而妻子告诉我,惩罚还没有结束。

  果然当天晚上,老崔和金助教就玩起了SM。妻子和双胞胎被捆成龟甲式挂在海岛屋的房梁上。而在一个月後,惩罚到达了最高潮。

  那张照片是在黑天拍的,篝火很旺。篝火後面竖起了三根雕刻了各种古怪图案的木柱,妻子和双胞胎以抱着木柱的姿势被捆在上面。三个黑人站在她们身後操她们,而篝火周围还或站或坐了很多黑人,可以看得出他们不是第一个。

  接下来已经是几天後了,都是一些妻子和双胞胎的泳装艺术照。但我却能从妻子的神色中看出些许不同,让妻子接受SM调教是我同意过的。

  可金助教一直说在准备,看来他带妻子去旅行,就是做好了这样的准备了。

  尤其是看到妻子的细微变化後,我认为妻子已经开始接受金助教主人的身份了。

  而几天後再看到妻子的照片时,却让我有了别样的预感。

  字节数:27654

  【完】

  谢谢赏读,请点击主楼下面的顶,您的顶+回复是对我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