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淫妻交换


为了房子妻子被插 【作者:不详】


本帖最后由 一个大兵 于 2009-7-1 21:03 编辑

  在还是在几年以前,我和妻子所在的公司里准备最后一次房改分房。我虽然都已经是高级知识分子了,但是在我们单位里,象我这样条件的人多的是。要一些年龄比我大许多的人,至今仍然居住在不到30平方米的房子里。

  所以,这次房改房分配,显得竞争尤为激烈。

  不过,我心里很清楚,按照正常的分配,我们是根本不可能分到新房子的,更不要说120平方米以上了。

  有一天,晚上,妻子和我说,让我去和单位的领导说说,送些礼。但是我心里是十分清楚的,现在送礼,已经显得太晚了。别人该做工作都已经早就做了。对于妻子的话,我显得有些无能为力。

  就这样过了二天以后,妻子问我找过领导没有?我没吱声。妻子火了,骂我是个中看不中用的东西。后来,睡觉时,妻子说,她想自己去找领导谈谈。可妻子又担心会出什么问题。我妻子哪年只有32岁,在单位是最漂亮的,高高的个子,白白的皮肤,人虽然说不上长的漂亮,但充满了女人的气味。

  我当时想,妻子找领导也不一定能够成,因为现在都已经基本上内定了,再找也没什么作用了。

  于是,这一晚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晚上妻子下班回家以后,我看见妻子好象显得有些个兴奋。一见到我,脸就红红的,我当时也没想到别处去,以为她身体不舒服了。还关切的问她是不是生病了。可妻子说:生我个头!

  晚上睡觉,躺在床上时,妻子靠着我,说:今天她去找过领导了。我当时还不以为然,心里想,找了也是白找,我们单位那么多的知识分子,摆的过来吗?

  可妻子慢慢的又说,领导对她非常的客气,还说,没分配以前,大家在理论上还是都有希望分到120平方米的新房子的。

  我这一听,就觉得还是有希望的。我让妻子再去做做领导的工作,该送什么咱们就送,没什么比市中心的房子更为重要了。

  可妻子没吱声。

  我心里瞬间觉得有些不太对,是不是---?

  正当我迷惑之时,妻子在我怀里又说了:领导其实好色。

  我听了以后,心里一下子沉重起来。忙问:今天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妻子仍然的不作声。这一下更证实了我的怀疑。

  我猛然的直起身子,打开灯光,看着妻子说:你告诉我,今天他没对你怎么样?

  妻子望着我气势凶凶的样子,眼睛有些湿润了。

  完了!我心里想,一定妻子被他非礼过了。

  过了好一会,我才镇静的对妻子说:你能告诉我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吗?我不会责怪你的。

  妻子抬头看了看我,半天,她才说:我告诉你以后,你真的不能生气,我这一切都是为了咱们的房子。

  我望着妻子充满泪光的眼睛,点了点头。

  于是,妻子重新又靠在我身上,慢慢的讲起了今天中午发生的事情。

  今天中午,我去了领导的办公室想找他谈谈房子的事,一进去,办公室没人,我正想转身走时,从办公室里面领导休息的房间里传出了他的声音,问是谁在外面?

  我说是我,于是他就让我进去我问他是不是可以帮我们的忙。这时,他抬起头来看了我半天,弄的我都难为情了。过了一会,他没说,就出去了,事后,我才知道他去关门去了。

  听到这时,我的心里有些紧张了。忙问妻子后面发生的事。妻子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

  等他再进来时,他就按着我的肩膀说:办法不是没有,没定下来的事总还是有希望的。由于是夏天,我就穿了一点点的衣服,所以我一紧张就站了起来。这时,领导不慌不忙的坐在桌子边的床上,对我说:需要房子的人很多,而且年龄都比你们大,尽管你老公已经有了高级职称,但是总分一定没别人高的。所以,这次市中心的大面积住房,看起来希望不是很大。

  我被领导这么一说,心里就凉了一大块,也许是我快要哭出来了,这时领导伸出手拉着我坐在了他的身边。

  我听了以后,显得有些紧张,妻子望了望我继续说道:我被动他拉过去以后,一下子就哭了出来。于是他安慰我说:不要着急,不要着急,他再想想办法。

  我听了以后,感到还有希望,就抓住他的手说:你一定要帮帮我们的忙,这是最后一次呀!

  突然,我就觉得,我一下子被他抱住了,嘴直往我脸上贴。我赶紧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可、可我仍然没有挡住他的手,他一下子就摸住了我的乳房,并且手直接摸到了我里面,我一下子紧张起来。可他却说,没关系的,外面的房间已经关好了。

  后来内?我忙问道。

  后来?妻子接着说:后来,就这样一会儿功夫他就把我身上摸了个边,而、而且还把他的手插入到我下面了。

  妻子害羞的低下了脑袋。

  这时的我,已经愤怒的想马上去杀了他。妻子看着我这样的神态说:就这最后一次分好房子了,我已经做出了牺牲,如果你不愿意我这样的话,你愿意做什么我就不管了。

  听了妻子的话以后,尽管我仍然的愤怒,但是却冷静了许多。继续问妻子:就这样了?

  妻子看了看我说:他没完全解开我的衣服,我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我不习惯这样去做事情,可他一直不肯放过我,最后,他把他自己的东西都拿出来了。

  妻子又望了我一眼说下去:他说第一次不勉强我,但是必须让他舒服。于是在他的手引导下,我捏住了他的东西。

  妻子犹豫了一下又说道:后、后来他把东西放在我的嘴里,射出来以后,才放过我的。

  我问道:他射到你嘴里了吗?

  妻子难为情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了?我继续问道。

  妻子说:我走的时候,他说如果真想得到房子,就必须有有所付出。我知道他的付出是指的什么。

  当天晚上,我没再责怪妻子,因为这些都是因为做丈夫的无能才让妻子做出那么大的牺牲。晚上,我只是和妻子好好的做了一回,妻子也出现了平时少有的高潮,好象连续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