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校园春色


【婚前的放荡】【作者:xxoo8888】【上】


引子

  二〇〇九年七月,天气燥热,我躲在家里无聊的上着网,看着同是大四的学生,在各种贴吧、论坛里表述着即将离开大学的感慨。其中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毕业季,分手季”。但是我的心里却充满了甜蜜。

  宋薇薇,那个像仙女一般的漂亮女孩,在大学毕业之际竟然选择了我做她的老公。没错,是老公!

  我知道,她有过好几个男朋友,在隐约的私下传闻里,她也并不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女生。但是尽管艳色绯闻不断,宋薇薇在外人面前始终保持着自己淑女的一面,我看到她,不,不仅仅是我,而是所有爱慕她却不曾得到她的人看到她的时候,都会觉得她就像一个女神,清纯的容貌、高贵的气质、迷人的身姿,哪怕是那些在深夜想着宋薇薇那些艳色绯闻,想象着女神其实是一个放荡女生的男生,都不得不承认,在人前的宋薇薇,就是一个完美的高贵女神。

  我也是宋薇薇的追求者之一,宋薇薇显然很有魅力,在不停的换男朋友,艳色绯闻不停的传出的四年里,那些爱慕她的人从来没有改变过心意,一些被她选作备胎的男生也死心塌地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而我,因为是同班的关系,可以算是最能亲近到宋薇薇的备胎了。

  我知道这样根本没有结果,我想象过以后的自己会对自己现在的行为发笑,我想象过最终的结局,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宋薇薇会在这“分手季”选择了我,并且明确的告诉我,她愿意嫁给我。

  说来汗颜,虽然我爱她,但是我听到她对我说出这么一些话的时候,脑海里最先浮现的竟然是看过的一些绿帽子小说,小说里女人放荡,最后找了一个男人结婚,婚后继续过着放荡的生活。

  我是备胎,但是我能做到的仅仅是不介意她的过去,如果真像那些小说里写的那样,我会想死的。

  我犹豫了,宋薇薇温柔的笑了:“看来你也知道那些传闻了,如果我告诉你,我玩累了,想找个真心对我好的男人,平平淡淡的过日子,结婚后,我会做到一个贞洁的妻子能做的一切,你愿意娶我么?”

  二〇一三年十月,暴热的天气终于被“天兔”吹跑了,我吃完晚饭,看着贤惠的老婆宋薇薇勤快的收拾着桌子,呵呵的傻笑起来。

  “看着我傻笑什么呢?”宋薇薇嘴角含笑,手里的动作却没停半分。

  “能娶到你这么漂亮的老婆,我高兴啊。”

  “都四年了,还乐,乐不死你。”

  两岁的女儿拿着布娃娃,走到我面前:“爸爸,快来陪我玩。”

  我大笑着一把抱起了女儿,逗着她,女儿开心的咯咯笑着,薇薇也看着我们这边,笑着,我转头看着她,不出声的动嘴,说着:“我爱你。”

  薇薇横了我一眼,不再理我,但我分明看到她嘴角的笑容更加甜蜜。

  四年前,我们怕那些和薇薇有过关系的男人会继续纠缠她,于是来到了现在我们所在的城市,和以前的同学也基本没了联系。我开始还会害怕薇薇不会像她说的那样,脱离以前那种生活,但是四年过去了,事实却证明了她完美的诠释了贤妻良母这个角色的含义。

  深夜,我趴在薇薇胯下,挑逗着舔着薇薇那略黑的阴唇,心里想到了大学时她那些许有许无的传闻,突然起身,把薇薇压倒在身下,做起了原始的活塞运动,伴随着薇薇那令人血脉喷张的叫床声,我一次又一次的把薇薇送上了高潮的顶峰。

  这也是薇薇会彻底抛弃过去的原因吧,我的能力能给她性上面的满足。我如是想着。却不知道薇薇在高潮之后,心里面也想起了曾经那不为人知的淫乱生活,虽然那时候所做的,似乎比现在更刺激,但是她感受着现在我能带给她的高潮,心里面有着婚姻所带来的幸福与责任,只会满足于现在的一切,去轻笑年少时的轻狂。

  “老公,谢谢你。”薇薇在我耳边呢喃着。

  我知道薇薇心里面在想些什么,虽然薇薇在大学时期,算不上是什么好女人,但是她婚后的忠诚,足以说明一切。

  我没说什么,只是用力亲吻了她一下,看着精疲力尽的她闭着眼睛露出了笑容。

  (上)密谋伸向薇薇的黑手

  虽然大学时我在流言中听说过薇薇有点放荡的夜生活,但是有些事情,根本不是我这样没有去亲自体验过的人所能想象的,我能想象到的充其量是薇薇和她当时的男朋友夜夜交欢,而且流言也止于此种程度。

  其实这个道理很容易就能想明白,我们经常在小报上看到有些有钱人过着多么不堪的夜生活,但是其实他们所做的,比那些小道消息流出来的更淫乱。没钱的人是不能想象得到的,同样,有钱的人,也不是个个能想到的。那些淫乱事,终究是只在一个小圈子里面发生而已。

  就在我和薇薇夜夜春宵,自以为欣赏到薇薇在床上淫荡的一面的时候,在另一个城市,一个男人正半躺在出租屋内,恶狠狠的撸动着他的肉棒,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插着一个U 盘,显示屏上播放的是一段让人喷鼻血的视频,视频里,一个拥有雪白的肉体的长发女人被仰面放在桌上,他正卖力的站在长发女人双腿之间耸动着腰,而那个长发女人的脸上,蹲着另一个同样赤裸的短发女人,正用手拨开自己泥泞的阴唇,一股浓白的精液从她的小穴里流出,她胯下的长发女人则张大嘴巴,接住了流下来的精液,咕隆一口全部喝了下去,短发女人浪笑着扣着自己的小穴,把里面的精液全部扣了出来,悉数被胯下的长发女人喝了下去。

  男人用闲着的一只手,按了一下快进,视频里又是一段淫乱的景象。视频里,他在操那个短发女人,而那个长发女人正跪在他背后,用双手抓住了他的屁股向两边分着,她把自己的脸,狠狠埋在了面前的男人的屁股里,不时传来的吸吮声表明了长发女人正在卖力的为他舔着屁眼,突然长发女人猛的推开了面前的屁股,用手扇起面前的空气。男人回头说了些什么,长发女人皱了皱可爱的眉头,却又突然淫荡的一笑,对着面前男人的屁眼深吸一口气,又埋首舔去,惹得回头看过来的短发女人哈哈大笑。

  “妈的,这么美的妞都吃过老子的臭屁,老子也算值了!”男人怒吼着,射出了一滩精液。

  如果是我看到这段视频,一定会大吃一惊,那个长发女人就是我现在的老婆—宋薇薇,而短发女人则是她的同学—吕丽丽,那个被薇薇舔屁眼,也就是看着视频手淫的这个男人,是当时薇薇的富二代男朋友谭阳的跟班—黄兴,家里是做小生意的。

  我自认为自己的性能力,把薇薇送上一次又一次高潮,应该做到了当时她男朋友在床上能给她的一切,却不曾知道、也不敢想象薇薇当时竟然会和自己男朋友的跟班做这么淫乱的事情。不过也得亏我不知道,不然我受不受得了还是个未知数。

  闲话少叙,却说黄兴也算家里有点小钱,怎么却沦落到了现在这番地步?原来两年前他父亲因病去世,妈妈交友不慎,被一个男人骗走了大半钱财后悔恨不已,竟然跳楼自杀了,留下的钱财被什么都不会的黄兴挥霍一空,虽说当时他跟着谭阳也认识了不少有钱人,但是那时候,他仗着谭阳的威风和自家也有钱,根本不把其他人当回事,就算是谭阳的朋友们,私底下也不喜欢黄兴这个人。于是乎,一旦他家道败落,原本就不喜他的人不用说,就是那些狐朋狗友也像躲苍蝇一样躲开了他。

  最让黄兴恨的牙痒痒的是,他再也操不到漂亮姑娘了。由于他本身相貌猥琐,在大学里虽然也能操到女人,但是基本是沾了谭阳的光,不然靠他那只能让自己小康的家庭水平,哪里有什么极品女生会给他操。黄兴现在的生活情况,是连找最廉价的小姐,都要凑好几天的钱了。

  黄兴一边拿纸擦着射出的精液,一边恶狠狠的诅咒着视频里那个短发女生吕丽丽。吕丽丽本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女生,为了虚荣的生活,在谭阳的小圈子里做着性奴一般的角色,黄兴当时的钱基本都花在她身上了,指望着毕业后继续能玩着她。谁知道在毕业后,她就抛弃了黄兴,跟随谭阳出国,专职做谭阳的女奴去了。

  当黄兴看向视频里的宋薇薇的时候,眼光变得贪婪起来。

  宋薇薇是他唯一操过的白富美,而且只操过一次,对黄兴而言最为重要的是,宋薇薇那次是心甘情愿被他操,并且乐于其中,而且宋薇薇那次的下贱,是黄兴看过的日本AV片里的女优都做不到的。

  黄兴想起了在大学毕业后的某一天,谭阳告诉他,他可以参与操宋薇薇的时候,他都不敢相信。因为他毕竟是能接触到这个富贵淫乱圈的人,他清楚的知道,虽然宋薇薇不是贞洁的女神,但是她只和当前交往的男生睡过,传言里那群交的事根本是子虚乌有的。

  黄兴最后知道,宋薇薇要从良了,她玩累了,她已经找了一个她合适的、真心爱她的男人准备结婚了,但是她想最后疯狂一次,试试从来没有过的群交,于是瞒着她未来的老公,要求谭阳帮她准备了这场淫乱的聚会。

  聚会的地点,因为各种原因,竟然定在了黄兴的家里,而黄兴抱着一种未名的心理,偷录了聚会,而且没有任何人知道。黄兴看着插在笔记本上的U 盘,这是原版的唯一一份拷贝,而原版随着存储卡的损坏消失了。

  看着这么一个U 盘,黄兴突然起了一个念头,如果用这么一个视频,去威胁宋薇薇的话……其实比起那些无恶不作的色狼,黄兴算是不错了,至少四年里,他做的就是看着这个视频,回忆着当时的情景,意淫着宋薇薇打飞机。直到现在才起了这个念头。

  邪恶的念头一发不可收拾,而且更方便的是,黄兴年前曾经到过我和薇薇所在的城市,在人群中看到过薇薇,并且跟踪过她,知道我们的住址。

  黄兴看着U 盘,笑了,很开心的笑了。他仿佛看到了他像四年前那样,作威作福的把漂亮、有钱的、已为人妻的薇薇重新压在胯下踩在脚底任意凌辱的画面。

  黄兴开心的笑着,薇薇在那天的淫乱聚会中下贱至极的表现,就在这个U 盘里,不怕她不屈服。

  黄兴想起了当天薇薇所做的事情让他震惊在日本重口味AV里,那些女优所做的恶心事情,原来不做假也可以发生。

  “哈哈哈哈,白富美!”黄兴想着,脑海里尽是四年前的那个夜晚:“下贱的女人,等着老子来把你改造成你男人都不认识你的贱货吧!”

  宋薇薇能做到的下贱地步、宋薇薇现在的人妻身份和黄兴幻想里他的终极调教,让他休息了一会的肉棒再次挺立了起来,黄兴看着视频,再次握紧了自己的肉棒,在对未来的美妙意淫中,再次喷发。

  几天后的晚上,黄兴的出租屋里。一个贼眉鼠眼的中年男人和黄兴坐在小桌上,喝着劣质的白酒,谈论着。

  “你,说的是真的?你真有把柄,能让别人老婆做你的性奴?”

  “老张,兄弟我什么时候吹过牛?”

  “草,你哪天不吹牛?”老张一点面子不给。

  黄兴眼睛一瞪:“要不是我一个人不好下手,我才不找你这个老混蛋来分这一杯羮。 ”

  “嘿嘿嘿。”老张笑着,心里暗骂:“要不是你小子自己一点钱都没了,在外地不好办事,你丫会舍得把肥肉分给我吃一口?”不过心里骂归骂,看着美女当前的份上,老张也没计较了。不过这事到底靠不靠谱,得问清楚。

  “得,老张今儿我就给你看看,看完你就知道这事儿必成!”黄兴拿出笔记本,“不过这事我得说明白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这宋薇薇,就我俩的性奴,不得第三个人参与了,人多了坏事就完了,人家可是有老公的人了,被发现了,吃不完兜着走。”

  “当然,呵呵呵,当然,这点道理我怎么会不懂,搞别人老婆嘛,保密、安全最重要,哈哈哈哈。”

  黄兴嘿嘿笑了几声:“就知道老张你识大体,来,看看,这是我那时候偷拍的,这视频可只有我一个人有,他们都不知道,你是第二个看的。”

  两个猥琐的男人一起看向了屏幕,黄兴也不时在旁边说着,把老张看得是热血沸腾。

  “哈哈哈哈,他妈的,这女的够贱,这么恶心的事都做的出来,操!爽!”

  老张看完之后,眼珠子都红了,抓起酒杯猛灌了一口。

  “怎么样,有这东西在手,她不从,也得从,哈哈哈哈。”

  两人又凑到了一起,讨论起具体方案起来了。

  H 市,我和薇薇正在收拾着行李,准备带女儿去我父母家过国庆节,浑然不知四只黑手,正在密谋着向我们抓来。

  下四年前的那次聚会

  谭阳叹了一口气,问:“你确定要这么做?”

  “怎么?都分手了,你还会吃醋么?”宋薇薇狡黠的笑了笑,眼睛里的欲望正浓。

  “我?吃醋?呵呵。我只是好奇,本来你是想尝试3P的,但是我不能来了,你就还这么想和黄兴那个小子做么?”

  “后天我就要跟他去另一个城市结婚,开始新的生活了,既然你没时间,那么我就让黄兴试试双飞我这个白富美。”

  “我看你是犯贱,他那样的人操你,是不是会让你有堕落的快感刺激?”

  “呵呵,还是你懂我。”

  “那干脆把你送给乞丐操一回,你不是更爽?”谭阳开玩笑的说道,却发现宋薇薇竟然真的认真的想了想,才摇了摇头:“脏。”

  “你……”谭阳有点哭笑不得,不过既然和薇薇分手了,而且他身边还有无数如宋薇薇一样的富家美女交际花可以享用,他就根本不在乎薇薇要做什么了。

  “得,那你自己进去吧,我可提醒你,黄兴那小子有点变态,看的A 片都是他妈够恶心的。”

  薇薇眉头跳了跳,眼角闪过一丝笑意,谭阳正转头对着街对面的一个穿着暴露的少女吹了一声口哨,没有发现薇薇的表情,不然他会发现,薇薇此刻的表情,就和当初吕丽丽刚被他挖掘出受虐癖的表情一样,不过也幸亏他没发现,不然谭阳肯定不会放弃把薇薇调教成一个极品性奴的念头。当然,现在他只是把薇薇看做了一个想在成家前疯狂一下的富家女而已。

  “薇薇,你看,今天我没时间,要不……等你结婚后,我们?嗯,你懂的。”

  谭阳试探的问了问。

  “今天是我最后一次这样,以后他会是我唯一的男人。”薇薇脸色严肃起来,回过头死死的盯住了谭阳。

  谭阳耸了耸肩,却发现薇薇仍然盯着他,只好苦笑着保证道:“你放心好了,虽然我这人是混了点,但是你看我去勾搭过别人的女人么。你要是真心的想去过贤妻良母的日子,那我肯定不会打扰你,今天的事情我也不会对第二个人说,只是,你得堵住黄兴的口。”

  薇薇这才收回了盯着谭阳的眼神,无所谓的笑了笑:“他?你以为我随便选人的,就他那性格,估计自己藏着掖着以后回忆的时候意淫用,怎么可能去告诉别人。就算他说出去了,你不承认有这事,谁会信他个癞蛤蟆会吃到我这只白天鹅?”

  谭阳哑然失笑,果然不错,就黄兴那人,别的本事没有,守口如瓶的本事倒是一把手。偶尔操到个漂亮姑娘,连他都会瞒着不说。用现在的话来形容就是,特低调,特闷骚。

  “得,算我谭阳欠你的,去吧,你自己不后悔就成。”

  宋薇薇看着谭阳的车开远了。谭阳对她还是很好的,而且如果仅是玩玩而已的女生,他也不会像某些富二代一样就此纠缠不放。

  宋薇薇转头,敲开了黄兴的家门。黄兴开了门,果然只看到薇薇一个人在外面,他“啧啧”了两声。

  “没想到谭阳不参与你也来,怎么,想被我操?”黄兴淫荡得笑着,语气粗俗不堪。

  “那你想操我么?”宋薇薇打定了主意今晚要彻底放纵一下,语气也变得挑逗起来。

  “哈哈哈,想,怎么不想……就怕你不敢配合我。”黄兴也是豁出去了,大不了操不着,要操,我就得让你老老实实的配合我。

  “嘻嘻,不就是做你的母狗么,今天只要不见血,我随便你怎么玩。主~~~人~~~ ”薇薇轻笑着。

  “真的?随便我怎么搞都行?”黄兴有点兴奋。

  “当然,随便你,今晚我就是你的玩具。”

  “所以事情?”黄兴的脑海里显然没想什么好东西。

  薇薇白了黄兴一眼:“你上次笔记本电脑忘谭阳那,里面有些啥我都看了,只要你敢玩,今天我就豁出去陪你玩个爽。”

  黄兴一听恨不得蹦起来,要知道有些东西他可是意淫了很久,但是连最下贱的小姐都没给他做过。他一把把薇薇拉进了门,色急的关上门,两只手就隔着薇薇的外套,捏在了薇薇那让无数男生失魂落魄的双乳上。

  “小骚货,今儿老子我就玩死你。”

  “有本事你就来,今天我要是不榨干你,我就做你的女奴,做到你满意为止。”

  “哈哈哈哈,爽快!”

  两人走到客厅里,吕丽丽正在看电视,显然,她听到了黄兴和薇薇的对话,瞥了一眼比自己漂亮、有钱,而且在男人面前地位也比自己高的宋薇薇,冷冷的哼了一声。

  字节数:12836

  【完】[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6-03-07 23:00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