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校园春色


【冠军的秘密】【作者:不详】【完】


看到报上登了伏明霞与梁锦松结婚的消息,让我想起了一件往事,在这里跟大伙聊聊,随你信不信,信则有,不信则无罢了。

  这件事大概有七、八年了,有段时间,国家跳水队到我们这里来训练,用的是省体校的游泳馆。

  这个地方平时是不对外开放的,但因为建在校园里,管得也不太严,只是把直接对外的大门关上了,没有专人看管的,但如果发现外面的人在那里游泳,那是要处罚的。

  这个游泳馆建在校园后面的角落里,靠着围墙,校内校外都有门,有比赛的时候,卖票,开对外的门。

  平时,把对外的门关了,要进游泳馆就只能从校园里面走了,很偏僻的。

  而且要进体校也不容易,门口管得特别严。

  这个游泳馆里,有一个冲水式的厕所,还有带淋浴的更衣室,我有时要去那里看看的。

  体校大门管得严,我自有办法。

  我找到了学校食堂通校外的一个小门,进出就很方便了。

  由于游泳馆在校园深处,平时没有闲人,所以里边的人很少防范意识,我很容易就能偷看到好看的。

  那天我又去了。

  到那里一看,里面只有很少的几个人,而且都是女的,远远的也看不清是些什么人,跳水却跳得很精彩,不由得就观看了好一会,后来也不知怎么的,来到门口,看到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国家跳水队训练,校内活动停止。」我这才知道我刚才看到的是些大腕。

  我突然想到,要是能偷看这些大腕,该有多刺激呀。

  心里有了主意,就顾不得看她们的表演了,悄悄来到场馆的男厕所里,耐心地等她们上钩。

  因为场馆里都是女人,就没有人来上男厕所了,相当的安全。

  事情就有那么凑巧,我刚进男厕所不久,就看到一个穿游泳衣的姑娘过来了。

  好眼熟啊,仔细一看,那不是伏明霞吗?电视上看到过好多次了,亲眼见到却还是第一次。

  老天,我真那么有福气?我赶紧到男厕所最里边的蹲位里蹲下来,把反光镜放到水沟了,心里祈祷着她能如我所愿,去女厕所最里边的蹲位,也就是与男厕所相连的那个蹲位。

  我刚刚蹲下,就听见隔壁女厕所里有了踢踏踢踏的脚步声,我心里那个急啊。

  突然,水沟里一黑,反光镜里出现了一双穿着拖鞋的脚,真是天随人愿,她果真到了我的隔壁。

  我欣喜若狂,急不可待地想要看她的秘密。

  可是过了好一会还不见她蹲下来,我急了,就把反光镜从水沟里向女厕所那边伸过去。

  我研究过的,如果女人站着,就是把反光镜伸过去一点,她也看不到的,只要你在反光镜里看不到她的脸,她就看不到反光镜。

  反光镜伸过去一看,我明白了,原来,她穿着游泳衣,是连体的,要解大小便,得把游泳衣从上面脱下来才行。

  我看到的时候,她已经把肩带从手上脱出来了,正往下扒衣服。

  连她的乳房也照在反光镜里了。

  二个乳房很小的,她是向前俯着身子扒游泳衣的,如果是乳房大一点的女人,会像一对木瓜似的挂在胸前,还会随着她扒游泳衣的动作微微地晃荡,我看到过晃荡的乳房。

  而眼前伏明霞的胸部,只有小小的二瘩肉,中间缀着嫩红的细小乳头,几乎没有乳晕。

  倒是游泳衣的印记非常清晰,黑白分明。

  伏明霞把游泳衣扒到脚踝处,由于她把游泳衣脱到了很下面,我可以从游泳衣的上边看到她的阴户,由于她站着,二腿夹紧了,所以只能看到二片阴唇夹着一条缝,颜色是浅浅的嫩红,只是在前面长着很少的一咎阴毛。

  说时迟那时快,伏明霞脱下游泳衣,一低头一俯身一躬腰一撅臀就蹲了下来。

  在她蹲下来的同时,我飞快地把反光镜缩回男厕所这边。

  这一手,我经过无数次演练,已经非常的熟练,完全能够做到同步。

  现在,大腕伏明霞的阴户就完完全全地展现在我这个既平凡又有心的男人的眼前了。

  别看她身体发育不怎么样,乳房也小得可怜,阴户发育倒是很充分的,二片大阴唇非常肥厚,看上去很有弹性,大阴唇已经很厚了,可中间的小阴唇还是明显地露出在外面,是很浅的咖啡色的。

  大阴唇上寸毛不生,非常光洁和乾净,前面阴阜处长着一咎稀疏的阴毛,二边有些须黑点,想是修剪过阴毛,留下了毛根。

  想想也是,她这样每天都穿游泳衣的,要是让不听话的阴毛跑到外面来了,岂不是春光外泄了吗。

  由于还是年轻的姑娘,大小阴唇紧紧闭拢,都看不出中间的缝了,突出在二腿之间像个小馒头,小阴唇露在外面,有些弯弯扭扭的,皱巴巴的,拖出好长好长,大约有一厘米。

  大阴唇后面靠近屁眼的地方,也就是会阴部,围成一个漂亮的圆弧,圆弧的内侧有个细小的凹陷,只有这个凹陷,才让人想到女人的阴户是分成二瓣的。

  最特别的是,伏明霞阴户会阴部大阴唇的外侧与屁眼连接的地方,有一块深红色的胎记,长在稍稍靠左的地方,直径大概有三毫米,哪一位如果有机会,可以向梁锦松证实一下,他是伏明霞的丈夫,一定知道她的秘密的。

  想想吧,结了婚,他还不好好的欣赏夫人的阴户,说起来我们也用不着嫉妒,做丈夫的,看妻子的阴户、摸妻子的阴户、玩妻子的阴户、肏妻子的阴户,这都是天经地义的,虽说梁锦松的年纪比伏明霞的老爸还大,但他仍然可以做伏明霞的老公,仍然能看、摸、玩、肏伏明霞的阴户,法律保护他,法庭判给了他(这句话我是从《威尼斯商人》中移植过来的),连伏明霞的老爸都没奈何,何况我们旁人了。

  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反光镜里,伏明霞的阴户里挂着一条细细的白绳子,就是从她会阴部前面的凹陷处挂出来的,拖在外面大概有二寸长短。

  哈,今天可有好戏看了,想不到还能看到伏明霞的月经阴户。

  后来想想,她做个世界冠军也真是不容易,来了月经也还要下水训练,要是平常女人来了月经,连洗个脚都要用热水,把身子整个的浸到水中,那是想都不敢想的。

  隔壁的伏明霞不知道有人在偷看她,一切都是按部就班、从从容容,她把手从腰后伸到臀下,拇指和食指捏住白线,慢慢的往外拉,随着白线的拉动,她的阴户慢慢胀了开来,大概是她年轻,阴户比较紧的缘故,加上卫生棉条浸了月经血膨胀了许多,拔出来有些困难,她拔得很慢很吃力,把个阴户胀得老大,由于受到卫生棉条向外的力,本来就很丰满的阴户愈加向外突出,阴缝中间咧开个指甲大小的圆洞,慢慢地终于露出了卫生棉条,一旦头部出来了,后面就顺当了,整个卫生棉条象解大便似的滑出了她的阴户,挂在她手上晃晃悠悠的,随着棉条的拔出,她的阴户里涌出一长溜粘答答的血水,滴滴答答的落在水沟里,剩下一溜象鼻涕似的挂在她的阴户上,把白嫩的阴户也玷污了。

  她一松手把卫生棉条扔进了水沟里,我看到整个卫生棉条除了连着白线的头部还是白的,其余都让月经血给浸透了,黑红黑红的,老粗老粗,不亚于男人勃起的阴茎,只是没那么长,粗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怪不得她刚才拔出来时那么费事。

  水沟的底部是有些水的,卫生棉条掉到水沟里,棉条上的血水慢慢向周围渗透扩散,红的血在无色的水中清晰的游动,和从她阴户里涌出滴到水沟里的血水慢慢融合,更大范围的渲染开来。

  当时我想,阴户经过这么粗大的物件的插拔,处女膜想来是保不住了。

  为了祖国的荣誉,她作出的牺牲是够大的了。

  到底是姑娘,阴户的弹性非常的好,她刚刚拔出卫生棉条,大小阴唇又紧密地闭合在一起了,那卫生棉条的后半部分,与其说是她拔出来的,还不如说是她的二片柔韧的阴唇逼出来的更加恰当,卫生棉条的脱离和阴唇的闭合是同步的,丝毫没有先后。

  我在反光镜里目不转睛地观察她那美妙的阴户。

  只见她的阴唇微微地蠕动了二下,屁眼也同时动了动,就看见一股尿流从她的阴户里喷射了出来,由于她的阴唇夹得非常的紧,以至于射出来的尿流是扁平状的,非常的有力。

  尿流射到水沟里,又反溅起来,星星点点地溅到反光镜上,使镜中的景象变得有些模糊,我赶紧收回镜子,在裤腿上擦二下,又伸下去继续观察。

  阴户中喷出的水流渐渐小了,力度也慢慢下降,到最后只是顺着阴缝往下淌,把粘在阴唇上的血迹也冲刷掉了,小便和着经血顺着臀沟一直流到屁股尖上,肛门周围也是湿淋淋的。

  阴缝里已经不再流出小便,屁股尖上还在滴答滴答往下淌。

  突然,看见她阴唇一瘪,又是一股扁平的尿流喷射出来,阴唇又一瘪,又一股尿流。

  在她憋出最后几股尿流的时候,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阴唇的蠕动和屁眼的收缩。

  小便解完了,可她并没有马上用卫生纸擦拭,仍然一动不动地蹲在那里,不时地蠕动阴唇和肛门,随着她的蠕动,又有一些经血溢出阴户,想来她是要尽量把阴道里的经血控出来。

  与经血一起流出来的还有些小便,还是往屁股尖的方向流淌。

  经血粘呼呼的挂在阴户上,拖得老长老长,挂在那里晃晃悠悠,她可能感觉到了挂在那里的经血,时不时上下左右地晃动屁股,挂在阴户上的经血晃荡得更厉害了,终于经受不住重力加上晃动力的作用,脱离阴户,啪地掉落到水沟里,只留下很短的一截还挂在阴户上。

  耳边听到咳隆咳隆一阵响,那是小霞在拿卫生纸准备擦拭了。

  她拿着一团卫生纸,从屁股后面伸下去,是从前往后擦拭的。

  不小心,把阴户上的经血粘到了拇指上,她赶快把手拿到前面,用卫生纸把粘到手上的经血擦拭乾净,换一团卫生纸继续擦拭阴户以及屁股周围的地方。

  一会儿,我又看到她把手伸到下面去了,这次跟前次有些不同,是用卫生纸裹着食指伸下去的,我正纳闷,就看见她左手从前面伸下去,拇指食指呈八字把阴唇微微扒开,裹着卫生纸的右手食指慢慢地插进阴户里面去了,到最后,整个食指完全进了阴道,好像还不够长,还使劲地往里面顶二下,接着,又把食指旋转几下,进出插拔几下,这才又把手指从阴户里退出来,可以看到,裹在手指上的卫生纸染了好多经血。

  扔掉卫生纸,她摸索了一会,又把一个新的卫生棉条送到了屁股下面,左手扒开阴唇,右手拿着卫生棉条往阴道里塞,由于眼睛看不见,全靠手摸索,塞了几次都没找准地方,没奈何,把棉条拢在手心,拿手指去摸,摸准了,把手指伸进阴道里有一节那么深,才又退出来,拿着棉条继续塞,左手把阴唇也扒得分开些,这一扒不要紧,她的阴唇内侧和阴道口子就全露出来了,我看见她阴唇内侧的黏膜,几乎是白色的,只略略带一点点红色,给人以非常乾净的感觉,阴道口子只是略微露出了一点点,处女膜到底破没破,实在看不出来,但肉膜的感觉是有的。

  经过一番摸索,又把阴户开得大一些,所以,这一次塞卫生棉条就顺当多了,只见她把包着卫生棉条的硬纸管对准阴道慢慢地插进去,插进去半个以后,又用食指顶住纸管的底部,拇指和中指捏住活动的纸管慢慢往外退,这个样子很像是在打针,终于,整个纸管全都退出来了,她随手把纸管也扔到了水沟里。

  我又看见一条白线在小霞的阴户上飘飘荡荡了。

  小霞塞好了卫生棉条,拿手拉着白线试了试,又拿些卫生纸里里外外擦拭阴户,这一次主要是擦拭阴唇内外,一手扒阴唇一手擦拭,这一擦,让我感受到了她阴唇的弹性柔性和韧性,还使我有幸隐约地看到了她的阴蒂,虽看得不很清楚,但还是感觉到,她的阴蒂看上去似乎有些透明,很像一粒玉石,白白的带一点点嫩红或是嫩黄。

  杂七杂八,罗罗嗦嗦,我们的大腕伏明霞终于把个小便解完了。

  只见她一蹲腿一弓腰就站起来了。

  我赶紧又把反光镜伸了过去。

  从反光镜里,我看到站在那里的伏明霞不紧不慢,不急不躁,一点都不着急,她不急于穿上游泳衣,站在那里,俯着身子,摸摸露在阴户外面的细白绳子,又扒开阴唇,在阴蒂上摸摸索索,把小阴唇拉出来仔细看,拉出来、松手、啪地弹回去,再拉出来、再松手,啪地再弹回去,不知是在观察自己的身体呢还是在拉着玩,还很仔细地抹掉粘在小阴唇上的一点什么东西,又从阴蒂旁边挖掉一点什么。

  这才拍拍手,慢条斯理地穿上了那件黑色的游泳衣,穿好以后,又把手伸进裤裆里去摸索了一回,想是要整理一下阴毛,或者是要把露出阴户外面的白线摆好位置,免得它跑出来。

  一切收拾停当,我们的大腕伏明霞优哉游哉地离开了女厕所,离开了我的视线。

  字节数:972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