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校园春色


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完】(作者:不详)


阿宗与我是要好的同事。我们有一项共同的嗜好︰『钓鱼』。经常一起去钓鱼,再钓鱼时的空閒时间,大都閒话家常。我们十分要好,几乎无话不谈。大概我们两臭味相投,有共同的嗜好吧。接下来的事是他跟我说的,听完我根本难以相信,请读者不要当真,当成看一篇我加油添醋的短文就好了。其实有很多人早在小学就已经知道两性间的分别了。简文宗(阿宗)在小学六年级时就曾看过A片,也知道如何自慰,到国一时想与女生做爱的念头更加强烈,可惜又没女朋友,A书与A片又不好买到,所以只好每天打球来发洩多餘的精力。「阿宗,快九点半了我们要走了,解散吧!」「再打一会,坐最后一班车嘛。」「公车又不是你家开的,最后一班车不是每次都会来。拜拜!」「没义气!」因為只有他离校最近,所以只好想办法打发这星期六的夜晚。穿过一间间的教室,走到体育用具事外,想偷偷将球放回去。用具室的小窗锁坏了,全校同学都知道,只有老师与工友不知。阿宗将要把球放进去时,听到一阵怪声︰「喔……喔……真不赖!喔……喔喔……呀……」阿宗大惊,这是怎麼回事?「英文老师和工友在……」阿宗目瞪口呆,站在当场,看著这幕现场Life秀。「淑贞,不错吧!你有空可要再来……啊……」「不要!怎麼穿裤子了?再来嘛。」「不行,值夜班的老师们等我打牌。我年纪不小了,餵不饱你这隻老虎。」说完走出外面,伸一下懒腰拍拍屁股就走。李淑贞(李)已经四十岁,却因丈夫不爱性事,已甚少满足,但是自己是老师,碍于道德规范,始终不敢太明目张胆偷情,只有找老实又年老的工友下手。李整理一下自己的衣物走出室外,阿宗走了过来,李大惊︰「同……同……学怎麼这麼晚不回家……快……回去。」说完匆匆掠过阿宗準备逃开。阿宗一手抓住她︰「我也要!」李没命的想逃,但阿宗就是不放手。「正宗处男童子鸡不要,你要糟老头?」这句话说到李心坎裡,不禁楞在当场。「好吧!我家最近都没人,到我家吧。」李虽然已有四十,但是身材还是不错,除了一双特大的巨乳,还有一身白皙的皮肤。167公分的身高凸显出双腿的修长,屁股也十分高俏,且是同学谈论的话题。这些在在显出他实在令男人垂涎,但是她只能说相貌平平,大胸部和俏屁股可能是上天给她的优待吧!阿宗打电话向家人说要到同学家过夜,就急忙忙到李家。门还没关,阿宗把李内裤撕掉,就开始接吻,打了一场阿宗无法想像的初吻,又当场扯掉他身上的衣物,十足準备强姦样。阿宗嫌她刚才和工友做过,就一起洗澡。浴室甚大,尤其是浴缸,是按摩大浴缸,水龙头出水量也大,显然李家境甚為富有。「你的奶子比我跟同学讨论的还大。」一扒掌打在李的大乳上,留下红色的掌印,李不怒反笑。「呵!呵!你的也不小耶。」说完弹一下阿宗的阳具,痴痴的笑。「嘻!趁热水还没满,我帮你洗洗。」说完就用沐浴乳涂抹在双乳,开始為阿宗洗土耳奇浴。「你常来这套?」「第一次,你也帮我洗。」屁股朝向阿宗,阿宗也不客气,沐浴乳涂上李屁股就开始乱摸。「真大,又粗又长噯!实在太棒了!」忍不住舔了一下阿宗的龟头。阳具受不住刺激抖了一下,李淑贞又痴痴的笑了出来,爱不释手的用巨乳清洗。阿宗看著眼前的阴户,百感交集,小弟弟的第一次就要给这阴户?也罢!这骚包在学校也是可以算是美女,便拨开阴唇拼命乱挖乱洗。「ㄥ……ㄥ……呀……呼……呼……喔……啊……怎麼这……麼不温柔……喔……ㄥ……」「温柔?想得美!你以為你跟我一样是在室的?!我温柔,你这裡还不答应呢!」看到屁股还有另外一个洞,心生一念……「这裡应该没做过吧。」阿宗不客气,用手指捅入肛门就是一阵乱挖。「那裡也可以吗……真……真是……太美了……肛门也这……这麼爽……喔……喔喔……啊……」阿宗大概捅得太深了,李引起一阵痉挛。阿宗见势不对,把李推倒在一边,李竟然拉出大便。「也好,清乾净一点,今天晚上可是要玩通宵。」清理一下现场,阿宗要求李坐在浴缸边上,低下头继续清洗肛门。「喔……嗯……嗯喔喔喔喔……喔……好……好爽……喔……嗯嗯……」阿宗拿起莲蓬头,在李肛门注水。「啊啊啊啊……不要……肚子怪怪的……不要啦!」阿宗一直清洗到流出的液体是透明无色才住手。洗完毕,「泼ㄘ」一声,阿宗把李推入浴缸。「你怎麼这样……啊……」李一起身就看见阳具顶在她嘴边。「前奏準备,开始哈棒。」李还没想清楚,就糊里糊涂的為阿宗口交。阿宗感到头皮一阵发麻,没想到正货还没到手就这麼爽。「不错嘛!啊!不行了!」双手抱住李的头部,屁股一推,阳具深入喉咙,如机关炮般将滚烫的精液射入其中。「啊……啊……爽……淑贞,再吸一下吞进去。」李摇摇头,阿宗抱住她的头威胁她,李只好吞入精液,口中发出「嘖……ㄘ……嗤……」的声音,脸部凹陷,吸得「吱吱」有声。阿宗与李走进卧室,阿宗惊叹真是豪华。原来李的丈夫是某间电子公司的经理,当初是李的父母逼她相亲结婚。父母嫌她的男朋友太穷就逼走他。本来因為李的丈夫也还算是女人理想的对象才嫁,可惜李的丈夫似乎因糖尿病引起性功能障碍(还没有『不振』呦!),而他又不肯去看医生,所以李只有向外发展,导致李身陷欲海不能自拔。阿宗听完李的话,心中勾起一阵怜惜。但是又因李全裸的身材引发欲火,躺在床上玩起她的巨乳。「呵呵呵……这麼爱玩,又没有乳汁,玩不出花样的啦!」「我看你想玩正货才是真的,那好吧!不过我要先肛交,趴下,把屁股翘起来。」阿宗拿起附近的绵羊油涂抹在李的肛门裡,瞄準屁眼一刺……「啊呀……痛啊……文宗……好痛啊……怎麼没有刚刚爽……痛啊……别弄了。」「第一次总会痛的,以后就不会了,忍一忍,听说感觉很爽呢!」「呜……啊啊啊!!……痛啊,裂开了啊……好痛……啊啊……」「放鬆一点……放鬆一点……」「唉呀……痛啊……别弄了……好痛啊……我好痛啊……痛死了……」阿宗停了一下,让她适应这不同的感觉。过一阵,「文宗,动一下试试。」阿宗把阳具拉出,看著肛门似乎也要被拉出,深觉好玩,又施力挺进。「没那麼痛了吧?」「哎育!……痛得……好像要裂……开了啊……好痛……啊啊……」「你的肛门夹得我好爽!现在感觉如何?」「感觉好奇怪,有点像……上厕所!没刚刚那麼痛了……感觉裡面……好像……痒痒的……再用点力……试试看……」「爽!舒服吗?」「好……奇怪……的感觉……嗯……啊……舒服……好舒服……」「再用力点怎样?」「嗯嗯……啊……快插啊……噢噢……」「不痛了吧?」「还有一点,不过也很舒服啊……啊啊……」「这样才像第一次。呀哈!!」阿宗开始快速抽插。只听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好爽啊!!……屁眼……塞得满啊啊啊……满的……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宗看到李屁眼流出血,更加兴奋猛插。「噢……哦哦……啊啊啊……哈哈……嗯嗯……啊啊啊啊……好好……好好爽……啊……嗯嗯……啊……」「爽吧!爽吧!」「噢噢噢……啊啊……好痛……好痛啊……啊啊啊……嗯嗯……爽啊……爽……啊啊……嗯……哦哦……啊!!……」「怎样?不错吧!好耶!」「嗯……啊啊……嗯……啊啊啊……嗯嗯……好……好舒服喔……嗯……」「好痛……啊啊啊啊……好好爽……啊……嗯嗯嗯嗯……」「啊呀!」李一声尖叫。阿宗也兴奋到最高点,将精液射入这没有底的屁眼裡,两人叠在床上。休息一阵,阿宗把李翻过身,再玩起李的胸部。「你没有妈呀?这麼爱玩这裡。」「我没有妈妈。」「啊,对不起。」「没关系啦,已经很久了,也习惯了。」李抱起阿宗说︰「来,这对胸部以后是你的。」阿宗抓起李的胸部,张嘴用力一吸,「啊!好。」阿宗又抓又揉,李的胸部扭曲变形,皱起眉头,嘴巴张开,舌头吐出喘气,阿宗看到阳具又硬了起来。「自己拨开小淫穴,你想要的东西来了。」李听到后心花怒放,拨开阴户,「噗揪」一声感到痛快无比,年轻真是好。「喔……喔……天哪……美死我了……文宗……啊……插死我了……哼……哼……」「啊!老师这裡也很不错呢!」「啊……啊!好……用力一点……好舒服啊!快点!好棒啊……好爽啊……嗯……嗯……」「啊……啊……真大……顶上天了……啊啊……呕……进去子宫了……啊好……用力……用力……对……啊啊啊……」「对……就是这样……啊……插的小穴美极了哈呀!啊……啊爽呀……」「喔喔……好啊……再来,啊啊……好棒的肉棒,啊……啊啊……」「哈啊……啊……好爽……好爽……啊啊……」「啊啊,还不行啊!再……再一下啊,再用力……噢……噢……啊啊……要来了啦……噢噢噢……啊啊……」「抓住我的手……要飞走了……啊呀……」阿宗没有抓她的手,却抓她的胸部。「啊……啊怎麼抓……那……不行了……啊……不行了……洩啦啦啦啦……啊……」听到李刺耳的叫声,阿宗也送出今日第三炮,下体发出「休休」声,完成阿宗多年的愿望。自从说一句︰「我也要!」阿宗与李的姦情就此开始,阿宗觉得似乎太好运了。可是也不禁迷惘,第一次应该要与心爱的女朋友做才是。虽然常到禁果感觉也不错,但是也觉得少了些什麼,失落了些什麼。阿宗自从没有母亲时,就爱胡思乱想。家中只有父亲一人,又常不在家,心事都藏在心中,也无法向人说明,这些使阿宗成熟度超过一般同年龄的人,有时也令阿宗像一个没家教的野孩子。天早已经亮了,阿宗看著身旁与他狂欢一夜的老师,呆呆的出神。「怎麼啦!怎麼在发呆,在想什麼?」「淑贞老师,以后我们就这样下去可以吗?」一句「淑贞老师」把李拉回冰冷的现实世界。「淑贞,说我不爱你是骗人的。毕竟你是我的第一次,但是我对你的爱很有限,因為我一直希望有年龄差不多的女朋友。」李已经脸色大变︰「吃完中饭就回去吧。」阿宗抱住李要起身的身体︰「当我的妈妈好吗?这样我可以用另一种方式爱你。」阿宗说话时,阳具已经发硬,且顶住李的屁股沟︰「呵!呵!而且更刺激呦!」「坏东西!鬼主意真多。」国中三年,阿宗与李之间的关系一直持续。阿宗的成绩平平,唯独英文特别好。同学一直不明白,阿宗说他有一位专属家教,用特别的方法教导。到底是何方法?阿宗却一直守口如瓶。《结尾》三年级时,李怀孕了。「怎麼办?」李问阿宗。「先声明,叫我负责是不可能的。你说你计算月经週期很準,所以我们也很少避孕。快联考了才说怎麼办,你要我怎麼办?」「你怎麼这麼无情?」「推给师丈吧!我很想知道生下的宝宝长得如何。」「好吧!也只有这样了。」阿宗上高中时,李也把婴儿生下,怀孕期间李与阿宗的关系也没停止。李因為怀孕只肯和阿宗肛交,但是出生前,李因忍不住阿宗的挑逗,与阿宗又做了起来,玩到羊水破出才送入医院,生出一个女婴。李的丈夫十分高兴,直说宝刀未老。阿宗暗笑于心,带了三年多的绿帽子,还那麼高兴。事后,阿宗觉得李可能是故意怀孕,进而巩固他们之间的感情。也许因為第一次给了李,阿宗一直对年长的女性有憧景。大学时阿宗发现李的大女儿竟然是阿宗的学姊,阿宗经过李的谅解展开追求。李瞭解阿宗在她女儿身上找自己的影子,李也很高兴,这麼多年来对她没变心也没嫌自己老,自己也满足了。李知道阿宗从小没有母亲,对自己很依恋,也许想在女儿身上再寻找另一个母亲吧!我与阿宗钓鱼时常一起喝酒聊天。当他向我说这件事时,我根本不相信,以為阿宗在说醉话。直到有一次我到他家去坐客,看到他一家人……阿宗的学姊已经是他老婆。阿宗的丈母娘坐在他旁边,还有一位少女在与小婴儿玩耍,看到这一幕的我心中五味杂陈,犯起一股奇怪的感觉…… 本主题由 mmcwan21 于 2015-2-11 19:12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