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校园春色


校花的堕落【完】(作者:不详)


  一辆小车停在了公园的前面,打开的车门下露出一个被白色的高跟凉鞋衬托出雪白的脚丫,脚丫前的脚趾头上上涂着淡金色的指甲油,性感的蓝色包臀热裤将丰满的翘臀和一双雪白的修长的美腿完全显露出来。

  随着被车身挡住的上身也透露出来,上身穿着的白色衬衣将女性最美的部位发育的恰到好处,该凸的凸,该翘的翘,显出了她玲珑曼妙的身段,阿娜多姿的纤细蛮腰上挂着一对波涛起伏的32D地硕大胸部,高傲且愉悦的挺立在胸前,浑圆饱满挺拔而不下垂,柔顺而亮泽的齐肩黑发更是衬托出她的吹弹可破的如羊脂玉一般细白滑嫩皮肤,白里透红的俏丽面庞,电力四射睫毛电,大大的眼睛流露出一丝妩媚,一点点babyfat的脸颊,小而尖翘的鼻子下涂了唇彩的性感嘴唇更令人有上去吸一口的冲动。

  可是这今晚却只有她一人,她记得昨天男朋友说:「对不起,亲爱的,公司临时有事,情人节没法陪你了,得委屈你了亲爱的。」如果是一俩次得话,她并不会像其他女孩一样无理取闹,相反,她很支持,她可以为了他忍受一下,可是,自从男友出了学校在公司上班好几次都是单独过情人节。她心开始寂寞,想报复,想寻找寄托。摇头,妄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她锁好车,走进公园内,在一个偏僻的靠树得草地坐下,静静的看着星星。回忆以前她和他得约会,不知是太累,还是为了好好的回忆,她闭上双眼,睡着了。午夜十二点整,公园得灯,忽然暗了,飞蛾,陆续的散了,寂静得夜里,柔和得月光照射偏僻角落的树,树下靠着个美丽的女人。没多久,一个身体十分瘦弱且脏兮兮老乞丐,瘸着右腿走来,老乞丐大约50岁左右,人长得十分的瘦小,身高大约只有一米四不到。让人大多印像的是他头发很少近似全秃,而且全身上下像鸡皮一样的皱皮,衣衫褴褛全身脏兮兮,一直散发出一种恶心的腐臭味。老乞丐,名叫刘老汉,小时候丧父,母亲跟人跑了,家里就剩下他自己,凭着村里接济活下来,按道理说,他应该知恩图报,然而,他没有。相反,他一直偷村里东西拿去卖,只因为他长的矮小丑陋一直被人看不起。同时,也因为长的这样一直讨不到媳妇,不过讨不到媳妇不代表操不到B,他第一次操到的B,就是村长的儿媳妇。

  他来到大城市,因为身材长相丑矮又瘸腿,又没有手艺,又身无分文,只能沦为乞丐淮备寻个长椅睡的刘老汉突然看到不远处,一个靠着树的女人,他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因为这个女人使在太美了,尤其女人身下穿的蓝色包臀热裤将整个阴部轮廓显现出来,他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饱满的凸出的肥大阴唇。他不知道多少 年没碰过女人了,多年没动静的鸡巴,忽然立马坚挺耸立,似乎想突破那曾保护它十多年之久今天又禁锢了它的破裤子。雄起的鸡巴操控着精虫爬到刘老汉的脑子里,精虫上脑的刘老汉一步步朝那女人走了过去。然后,伸出一只干枯细小肮脏的手,往女人性感的雪白美腿上摸去。

  缓慢的抚摸。感受着肮脏的手中的光滑和炙热,刘老汉的心无比的激动,几十年,足足几十年了,他终於再一次的摸到了女人的身体,这让他如何不激动。在他的抚摸下,女人双颊渐渐变红,涂了唇彩的性感樱唇微微张开,隐隐的,他听到女人喊着老公两个字。

  「她结婚了?但是为什么会就一人?不过没关系,看我把操的喊我老公!」刘老汉阴暗的心理想着。

  他索性坐到女人身旁,大胆的伸长脖子,用自己满是褶子的老脸隔着衣服擦着女人左边柔软的硕大奶球,用干枯细小的胳膊锁住女人的细腰,粗糙的老脸拼命的埋向女人柔软的硕大的双乳中。

  女人在老乞丐不断的骚扰下,身体渐渐发热,呼吸慢慢的开始急促起来。见女人还没醒来,刘老汉是彻底的放下心来,一边桀桀地淫笑着,一边把魔爪伸向女人高耸的胸部,隔着白色衬衫,狠狠揉捏把玩着饱满的肥硕大奶,脸上显现出异常享受的样子。

  女人饱满高耸的乳房在他手里不停地变幻形状,就像一团柔软的面团一样,任他玩弄。

  而且也更加的大胆了用干枯的黝黑左手抚摸着女人的雪白大腿,慢慢的抚摸,慢慢的一路往上爬,直到抚摸到女人紧闭的双腿间隐密的跨下,方才停下,隔着薄薄的蓝色包臀热裤,改用指肚轻轻按在了女人凸出的神秘花园上,并上下蠕动着。

  干枯黝黑的右手也没有丝毫停留地细细把玩着女人傲人的32D地浑圆大奶子,轻轻的握住,轻轻的揉捏,在用力的上下揉搓起来,这大奶,不但大,而且弹性很好,摸上去肉质都鲁都鲁。抚摸了两分钟,被刘老汉用富有技巧的左手玩弄的阴户越来越湿润,女人的脸色开始泛起片片桃红,涂了唇彩的性感樱唇里也不自觉的轻声娇吟,娇媚的呻吟逐渐的频繁。

  过了一会儿,刘老汉见差不多了,便把手从蓝色包臀热裤里抽出来,只见黝黑粗糙的手指上粘连着一丝晶莹剔透的蜜汁。

  刘老汉淫笑着,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手指,得意道:「真是个骚货,还没插你,就已经湿成这样!」品尝完女人的蜜汁后,刘老汉面带猥琐的笑容,把右手从奶子挪开,伸到下面,双手把蓝色包臀热裤的向下脱掉,然后隔着已经湿成一片的内裤上继续刺激她的蜜穴,女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闭着眼睛,嘴里还在发出的淫荡的呻吟声。

  女人今天穿的是一条极小的丁字裤,在腰的两侧各有系带,只要轻轻一拉就能脱掉她的内裤。

  刘老汉很快摸到了带子,他兴奋的扯开细带,把女人身上最私密的衣物——内裤,脱下,露出了黑色的草原和水嫩的蜜屄,各旁两个肥厚的大阴唇像是个水蜜桃是的,似乎轻轻刺激一下就可能流出很多爱液。

  看着眼前这幅美景,刘老汉惊呆了,纵横村里的他不是没看过女人的私处,可是,他却也只看过村里女人的私处,而且还是个杂草丛生,毫无美感,黑色阴唇。

  让他生不起一丝观看的欲望。

  而眼前这幅美景,却是如此的美丽,那黝黑茂盛的阴毛,那饱满粉红的蜜穴,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诱人。

  刘老汉深深的吸了口气,站起身,将女人那薄薄的白色衬衫和粉色的胸罩脱掉,露出两颗如西瓜大小的乳房,女人的乳房很美丽,不但大,而且十分的圆润坚挺,丝毫看不出下垂的迹象。

  那两颗粉红的乳头,仿佛雪地里的红樱桃般,引诱着人去咬两口。

  同时失去衣服遮挡的身体也露出晶莹圆润的美妙玉体,性感诱惑的身姿终於毫无遮拦,赤裸裸地暴露在刘老汉贪婪的目光下。

  刘老汉喉咙一阵吞咽口水的声音,然后便飞快地脱光自己破旧衣服,迫不及待的趴在女人的身上,双手把女人从上到下咨意抚摸了一遍后,就用自己黝黑瘦小干瘪的身体把女人猛地压在身下……女人的娇躯光滑细腻,犹如牛奶一般。

  刘老汉趴在女人的峰峦起伏的光滑玉体上,显然兴奋极了,整个脸都憋得通红,俩人的躯体对比是如此的强烈,女人妖娆雪白丰满,男人猥琐黝黑干瘪。刘老汉毫不客气的抓住女人硕大骄傲挺拔的白皙双乳,细细把玩,用力揉捏,手指深深地陷在乳房中,洁白如玉脂般的的乳肉都从他的指缝中溢了出来刘老汉仿佛要捏爆奶子般,狠狠地抓捏揉搓女人饱满巨大的酥胸,有时还用手指用力夹住翘首着在雪白的酥乳上如桃花红一般乳晕上那两颗樱桃大小的小巧粉红色的蓓蕾,手掌拼命挤压饱满如圆球般的沈甸甸巨乳,还把头深深紮在女人的大奶前,脸埋在乳肉上闻着女人的乳香,又张开满是黄牙的大嘴把白嫩的乳房深深的吸进满是臭味的嘴里吸允着,雪白娇嫩的巨乳瞬间都是刘老汉恶心的口水。仿佛要把女人浑圆饱满丰满而不下垂的奶子挤出香喷喷的人奶供他饮用一般。而后又伸出粗糙的舌头用力的舔舐乳头,甚至用枯黄牙齿轻轻地噬咬那两点硬硬的乳头。女人本来两点粉红色的樱桃,一会儿就被刘老汉玩弄得犹如新剥荔枝一般鲜红欲滴,骄傲的挺立着。

  大逞手足之欲后,刘老汉终於亵玩够了女人的乳房和娇躯,他坐在女人阿娜多姿的细腰上,淫笑着用满口黄牙的嘴巴吻上梦幻般的樱唇上了,……好柔软的小嫩唇啊……和那些村里女人那有些干硬的嘴唇不同,女人的小粉唇又湿又软,如同刚摘下来摆了数天后口感最嫩滑润口的葡萄一样,双唇相接的那种完美触感让刘老汉一辈子都忘不了了,然后用舌头顶开了女人有些紧闭的樱唇,在她洁白的贝齿上如同牙刷一样的来回舔着,接着就舔到了上下两侧的粉红嫩肉上,在轻轻叩开珍珠般的玉齿,舌头正式进入女人诱人湿滑的口腔内把一片黏膜和嫩肉都舔上一遍,老汉在女人口中那香润津液的包夹缠裹之下,整个臭舌头兴奋又无知地在里面胡乱舔舐着塞弄着,吸允着,女人整个嘴慢慢变成鼓鼓的。

  一番口舌唾液交缠之后,把香舌轻轻勾出,含在口腔里,贪婪地闻着清新的口气,细细品尝着香浓甜美的口水和兰香小舌上的那种粘湿感,同时嘴唇上这已经没有唇彩的性感嘴唇似乎变成属於刘老汉的印记。

  刘老汉一手玩弄着女人挺翘的巨乳、一手揉捏着女人弹性十足的肥美臀部,同时嘴巴亲吻着女人那湿软淫润的粉嫩犹如水晶果冻般的红唇,口里还含着柔软甜美的香舌,两腿间的一根黝黑又粗又大表面长着一颗颗小疙瘩臭气污秽不堪的肉棒还在用力抵在女人身下肉缝,来回地摩擦。

  终於刘老汉再也不满足亲吻和抚摸这种身体上的接触了,他要与女人深入地结合。

  他想要更进一步的轻薄,他想要将他的肉棒插入这女人的蜜穴内,要真正的享受这道美味佳肴,而且,他粗糙丑陋布满黑筋的如毒蛇一般的老肉棒早已肿胀难忍,已经不断的从马眼处滴落着粘粘的液体,因此,他从女人腰上下来,支起上半身,跪在草地上,双手再次抚摸了一遍女人光滑纤长的双腿后,把玉腿轻轻分开擡高。

  顿时女人贞洁的神秘花园又在老汉的眼中游览。粉红的蜜屄上粘着一丝晶莹剔透的蜜汁,微不可见的幽径躲在层层肉瓣之中,两侧肥厚的大阴唇微微颤抖着。

  刘老汉扶着女人修长的双腿架在自己的双肩,紧接着把早已勃然而立的硕大肉棒贴在肉唇上,在湿润的阴唇上来回摩擦逗弄了两下,心一狠,腰部一用力,粗大的肉棒轻而易举的进入了润滑的蜜穴之中,丑陋而又粗糙的龟头终於挤进了紧窄而又温暖的蜜穴。

  只见刘老汉眯着眼将头高高的昂起,全身一阵颤抖猛的吸了一口气,心中念到「俺的娘啊,这…这城市女人的肉穴,吸的俺好快活,真他妈的舒服死老子了」「唔!」女人发出痛苦的呻吟。

  本来慕容仙儿正在梦中跟男朋友亲热,突然一阵剧痛,彻底的将她从春梦中拉回到现实世界,睁开朦胧的双眼,却看到一个丑陋的陌生人正趴在她身上,肆意的玩弄着她引以为傲的双乳,而且,她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她的私密处,正被一根火热坚硬的物体塞的满满的。

  此刻仙儿哪里会不知道此刻正插在她蜜穴里的东西是什么,顿时,她慌了。

  「「不……不……放开我……放开……啊……」混蛋!放开我人渣!你快放开我……流氓臭乞丐!」仙儿贝齿用力咬着樱唇,表情显得十分痛苦,纤美的玉手用力的在他的头部死命地捶打,性感美丽的胴体在他的身下奋力地挣紮,仿佛一条惊恐柔弱的美人鱼欲从怪物的口中逃脱一般。

  可惜,她碰到是瘦小的身体却有无穷的力量的刘老汉,哪是她一个体力弱小娇惯的花朵能推开的。

  刘老汉见她醒来,不但不起身,还死死地把她压在身下,含着她粉红的乳头一阵猛吸,肉棒更是快速而有力的抽插,每一次抽出,都带出大量的蜜汁,每一次插入,都破开她的子宫口,狠狠的撞在她的子宫壁上毫不留情地在她美丽的蜜穴里来回抽插着。

  拼命的挣紮只得到徒劳无功的结果。

  仙儿开始抽泣起来,流着泪哀求道:「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只要你放过我,我……我不会报警的!我不能做对不起男朋友的事……」然而刘老汉像没有听见一样,对她的哀求无动於衷,只是认真专注地操干着她。

  瘦小的黝黑肮脏躯体好无缝隙地压迫在她的洁白干净的玉体上,粗大的肉棒节奏分明地操干着她嫩滑的美穴。

  绝望之下,仙儿彻底放弃抵抗,任由一个老乞丐侵犯了,任由老乞丐在自己柔美性感的玉体上蹂躏,只能用怒瞪着目光,冰冷的视线望着陌老乞丐,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

  刘老汉干枯细小的双手牢牢地按在胸口,瘦小的身体压着她性感妙曼的胴体,胯下的肉棒不紧不慢地用力干着粉嫩的小肉穴。

  一下、一下、又一下。

  每一次肉棒落下,都会连根没入,深深地捣入蜜洞的最深处,铁蛋似的睾丸撞击在她光滑细腻的臀肉上,发出「啪…啪」的响声,硕大的龟头直直地刺穿子宫颈,攻入她那神圣的宫殿里。

  每次她刚想开口说话,刘老汉的肉棒都会正好猛地一下捣入子宫,让她倒吸一口凉气而无法言语。

  每次铁棍似的肉棒落下都好像要插破子宫,刺穿身体,一直插到嗓子眼里,这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让仙儿有种心惊胆颤的恐慌。

  巨大的阴茎深深插在她体内的子宫里并把平滑性感的小腹高高顶起,肉棒粗大的形状妖异地浮现在她光滑娇嫩的小腹上,忽隐忽现,异常清晰。

  硕大的龟头在她的小腹上凸显成一个诡异的半球形,仿佛一个桌球隐藏在细嫩的皮肤下,在那平滑光洁的腹部上来回滚动者,显得十分妖异。

  刘老汉胯下的肉棒坚定有力地抽插着胯下的美穴,节奏分明,次次到底,就像在驯服一匹具有野性的母马。

  操干着她娇嫩蜜穴的巨大肉棒似乎带着一种诡谲难明的妖异节奏,缓慢却惑人心神。

  火热的阴茎在美穴里温柔地按摩着嫩滑的蜜肉,随着时间的流逝,仙儿感到之前的生疼慢慢消失不见,却逐渐升起一股无法忽略的舒适感。

  原本清晰的思维在肉棒长时间在自己紧闭的子宫口抽插下变得有点恍惚起来。

  这是多么奇妙的感觉,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以前,她只有男友一个男人,也只见过男友的鸡巴。

  一直觉得,男友的鸡巴很大,每次入她体内,都觉的涨的很,尤其是第一次,更是痛的要死。

  可是,比起这根鸡巴,那硕大的肉棒塞满蜜穴的那种仿佛要撕裂般的充实感,那肉棒上盘着疙瘩刮着膣肉的极度的快感,那龟头一次次急速而有力的撞击撞击子宫壁的颤抖的兴奋,让她迷茫了,这是多么奇妙的感觉,她迷茫了,她想就此沈沦,沈沦在这无边的快感里,可是,一看到那趴在她身上满脸疙瘩的脸,那张令人作呕的脸,却时刻告诉她,你不能沈沦,你要反抗,要离开这里。

  可是女人的身体,无疑是最诚实的,不管她心里多么不愿意,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一旦被插入,便会老老实实的表露出内心的快感和颤抖。

  随着「嗯啊……」

  她被突然提速的肉棒干的从樱唇里发出一声无意识的闷哼声。

  妩媚的眼中开始弥漫着丝丝雾气,娇艳的红唇一会儿微微张开,似在发出无声的娇吟;一会儿又用洁白的皓齿轻咬朱唇。

  仙儿美丽的容颜上渐渐浮现出一丝春意,双颊泛起片片桃红,光滑洁白的额头渗出点点香汗,紧锁的黛眉似乎在苦苦忍耐着什么,忍耐是没用的。

  肉棒在肉穴里快速的来回用力捣动着,肥美的蜜屄变得越来越湿润滑腻并且刺激着她敏感的身体,还是属於那种非常敏感,被人一碰就流水的那种。

  以前,她的男友跟她做爱时,只凭比那她认为很大的鸡巴便能让她高潮叠起,水流满地,何况此刻在她的蜜屄中的,是一根硕大、炙热的肉棒。

  每一次缓慢地抽出,都会把她小肉屄深处鲜红欲滴的蜜肉用力带出。

  紧紧缠绕棒身的蜜肉随着肉棒的拔出掀出体外,暴露在空气中,还没等它休息一下,就又被巨大的肉棒迅猛地捣入体内。

  那温软细滑的粉红嫩肉好像舍不得离开刘老汉胯下粗壮的阴茎,纠缠着它,包裹着它,对其依依不舍,百般留恋,祈求肉棒在肥美的肉穴里多呆一会儿,以便诉相思之苦。

  随着粗壮的肉棒像打桩机一样「啪!…啪!…啪!…」地在她肥美嫩滑的肉穴里快速地用力捣动,她双眼翻白,全身紧绷,蜜穴深处一股澎湃的液体汹涌而出,她高潮了。

  刘老汉却是不理会仙儿是不是高潮,不管她刚刚高潮后的极度虚弱,肉棒,不曾有丝毫的放慢,依旧是快速而有力的抽插,依旧每一下,都重重的撞在她敏感的子宫壁上,阴道随着撞击,私处的快感又逐渐弥漫到全身,浑圆修长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夹住刘老汉短小的脖子,让他更方便玩弄自己的肉穴。

  身体上的愉悦感让淫水不停地分泌,终於淫液的越来越多,不仅把刘老汉的肉棒糊得满满的,而且还渐渐溢出体外。

  在肉棒不停地抽插中,仙儿分泌的淫液从蜜穴洞口不停地被挤压出来,慢慢地流到草地上。

  此时的刘老汉犹如一架的榨汁机器,不停地榨取她肥美滑腻的蜜穴,从中压榨出无数滴晶莹剔透的淫水,粗长的肉棒每用力深深捣入一次肉穴,肥美滑腻的蜜洞里就会发出一声奇怪的「咕叽」声。

  肉洞分泌的大量蜜汁被肉棒插得淫水四溅,把她的光滑圆润的屁股涂的满满的,涂满蜜汁的性感美臀仿佛变成一个用冰糖做成的艺术品,显得晶莹剔透,秀色可餐,真想让人扑上去品尝一番。

  肉棒在蜜穴里抽插的速度逐渐加快,蜜洞里不停地发出「咕叽…咕叽…咕叽」的响声,那是肉棒在充满淫水的蜜洞里搅动的声音,听起来显得极其淫糜!

  听得她双颊绯红,羞愤无比,心里只感到无地自容。

  可她还是星眸半闭,红唇微张,呼吸急促,勾魂曲线下的玲珑娇躯在肉棒的刺激下不停地颤抖着,娇吟着,玉体变得粉红一片,香汗淋漓的性感玉体显得肉光四溢,强烈的情欲让再也无法抿住双唇带的不停地呻吟起来「「嗯……啊……啊……呜……呜……啊……嘤……唔……嗯……嗯……啊……啊……「」那蜜屄中撕裂般的胀痛,那急速的抽插,那如如潮水般得快感,是无限的疼痛,和极致的快感,这矛盾的两种感觉,让她沈沦了,疯狂了,她仿佛置身於极乐的天堂,转瞬间又堕入痛苦的地狱,在天堂和地狱间徘徊,忽而天堂,忽而地狱。

  刘老汉粗长的肉棒,在盛满蜜汁的肉洞里被浸泡滋养的异常舒适,不一会儿就变得更加粗壮。

  刘老汉这时用力擡起他脖子上的莹白修长的玉腿,狠狠地朝前压了下去。

  仙儿那的柔软娇躯,顿时被折叠成一个倒U的形状。

  整个优雅曼妙的下半身和性感柔美的上半身重叠在了一起,圆润纤美的玉腿紧紧地地夹住仙儿秀美的螓首,一双浑圆嫩滑的大腿紧迫地压在仙儿的平滑细白的美腹,晶莹饱满的巨乳坚挺地耸立在两腿之间,大腿根部那肥美嫩滑的屁股夹着溪水潺流的蜜穴毫无羞耻地呈放在刘老汉的面前。

  仙儿突然被摆弄成这样一种羞人而难堪的姿势,心里感到羞愤万分,那种从头到脚被彻底羞辱的感觉,让她感到无地自容。

  但此时的她全身酥软无力,犹如一团烂泥,柔软的娇躯被刘老汉而有力地控制住,如玩具一般任他随意摆布,咨意亵玩。

  在极端羞辱下,仙儿内心此时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被人彻底践踏后的奇异快感。

  特别是这个践踏羞辱自己的人是一个相貌丑陋目光淫邪的猥琐小人,是自己最鄙视厌恶的乞丐,更是强 奸自己的仇人!自己性感美丽的娇躯就是在这种人的手里被玩弄的淫水四溅,爱液横流,自己妙曼的玉体在陌生人淫邪的玩弄下不停地的向其臣服。

  从未体验过的奇异快感,让仙儿在陌生人的身下逐渐攀向情欲的高峰!老汉把仙儿那性感柔媚的双层玉体上,用力握着修长纤美的双腿,以垂直的角度,用肉棒上下狠狠地操干着那肥美嫩滑的小肉穴。

  在这种奇特淫靡的姿势中,刘老汉硕大的肉棒可以连根没入,一直插进仙儿身体的最深处,顶在子宫的最底部。

  刘老汉一边用全身的力量,垂直抽插着淫媚多汁的蜜屄,一边用淫邪的目光,欣赏着在夹在一双修长纤美玉腿间,那美丽性感的容颜;亵玩着嫩滑大腿间那一对不波涛起伏晃的莹白饱满的巨乳。

  在这种极度刺激下,仙儿再也忍不住了,张开娇艳欲滴的樱唇,气若幽兰地大声娇啼起来:「嘤……嗯……啊……啊……我……啊……啊……我,我快要泄了!啊……啊……!」听闻,刘老汉抽插速度渐渐的缓了下来,将那粗壮的肉棒拔出蜜穴后,只是静静的趴在那里,眼对眼的戏谑地望着仙儿,默不作声玩弄着仙儿饱满的双乳。

  本来达到高潮边缘的仙儿,忽然感到体内一阵空虚,肉屄里给予自己极度快乐的肉棒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下身积蓄已久正淮备倾泻而出的强烈欲望,就像被抽空了一样,无法得到释放。

  那种身体急欲释放的原始本能,折磨得她饥渴难耐,郁闷无比。

  嫩滑多汁的蜜洞仿佛要抓住什么似地,却毫无着力之处,只能在空气中一缩一缩地抽搐着。

  仙儿那峰峦起伏的性感玉体此刻被汗水和淫液涂得满满的,充满光泽的肉体显得分外晶莹细滑,肉光四溢。

  那堪堪一握的细腰轻微微的扭动着,空虚的蜜屄深处传来的阵阵骚痒让她感到下身的肉洞里犹如蚁噬,瘙痒难耐,恨不得有根粗大的肉棒来帮自己释放,为自己解痒。

  欲望的煎熬的精神简直要崩溃了,气急败坏的她再也顾不上其他,现在只要是个男人,哪怕畜生,就可以随便的上她,插入她淫荡的肉洞,咨意地亵玩她优雅性感的玉体,无论是谁都会用火热的胴体热情欢迎,因为她想要,非常非常的想要。

  仙儿现在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和神经都在诉说强烈的饥渴。

  她的腰扭动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在发浪,下身朝刘老汉讨好似地摇了摇性感的屁股,希翼他把救命的大肉棒重新插进自己的体内,让自己释放积蓄已久的高潮。

  可刘老汉却是不搭理她,自顾自的玩弄着手中的双乳,时不时还低下头,含住那粉红的乳头吸上几口。

  矜持,对於一个渴望性欲及快感的女人来说,那就是一个可笑的遮羞布,一个随时可以抛弃的可有可无的东西。

  当她正要起身时,刘老汉忽然用手压着她一双莹白纤美的玉腿,让她又保持那种令人羞辱难堪的折叠姿态。

  「好哥哥……进来……进来好吗?人家痒,痒死了」仙儿羞红了双颊妩媚的看着他,娇媚怯怯的说道。性感翘臀的再次饥渴地朝他摇晃了下。

  「嘿嘿,怎么,小浪蹄子忍不住了?发骚了?你之前不是很不情愿吗?一个劲的要将我推开的吗。而且还说我是个令人恶心的臭乞丐,我一个臭乞丐怎么能小姐你那优雅高贵的屄呢?不过现在在我看来你就是出来卖穴的婊子」刘老汉恶毒的嘿嘿笑道,他的肉棒却在销魂洞口诱惑地挑逗着。听到刘老汉的嘲笑,仙儿脸色一阵苍白,迷离的目光渐渐变得清明,好像突然被人从梦境中唤醒,回到了残酷的现实中。他用肉棒猛地一下塞入蜜穴,用力抽插了起来。

  仙儿欲火焚身的空虚下身,饥渴的肉穴突然迎来无比的充盈,舒爽的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欣喜的欢呼:「啊……!!!」就在身体再次回到高潮的边缘时,刘老汉再次拔出肉棒,淫笑着在她的肉洞口轻轻研磨着。刘老汉就像回到以前调教村里女人时候一样,不停地挑逗着她。那种情欲的煎熬,欲望无法得到释放的感觉,把她折磨的几乎快要疯掉了。

  仙儿被折磨的几乎要哭了,此时此刻身体发出的强烈饥渴告诉她是多么需那根大肉棒。

  大叫了一声,她流下对心爱的男友的愧疚,她的理智被情欲所战胜,忘记了贞洁,忘记了心爱的男友……仙儿似乎挣脱了什么枷锁,完全抛弃了女性独有的矜持,及自尊,淫媚大声娇道:「好爷爷,好哥哥,你行行好,骚蹄子真的痒死了,请好爷爷好老公快操仙儿天生的淫荡骚逼屄!」话语里那种被彻底羞辱践踏的耻辱感,几乎让仙儿瞬间达到高潮,同时身体却似乎一轻,内心深处仿佛突破了什么界限,心态变得有点和以前不同出。

  「桀桀桀桀……这可是你求我干你的哦!」

  於是,满脸得意地淫笑的刘老汉也就不再逗弄她,直接坐起来,双手托住芯媚雪白的屁股,肉棒先在肥美嫩滑的肉洞上蹭了两下后,便对淮美蜜穴快速而又凶狠狠狠地捣了进去,一插到底。

  「啊……啊……!啊……啊……爽……好爽……就是这样……顶我……干我……快……快……啊……」」仙儿顿时颤抖着发出一声无限满足的兴奋叫喊声,身体在刘老汉的用力下耸动着。

  双手无力把刘老汉的侏儒般的躯体搂在那丰满巨乳前,让他轻而易举的便含住了她敏感的乳头,酥麻的颤抖着。

  这根鸡巴,让她实在太爽了,爽的她都快忘记了她是谁,不由自主的,她开始扭动着屁股,肉穴主动夹紧着刘老汉的鸡巴。

  「大声点,淫荡点,你现在就是出来卖的婊子,难道还要我来教你叫床吗?」刘老汉似乎很不满意她的浪叫,用力的拍打着她的饱满的屁股。

  随着」婊子「俩字仙儿仿佛一根崩断了的弦,把内心深处最淫荡的一面完全暴露在刘老汉面前。只见仙儿娇艳的樱唇轻启,不停地对刘老汉娇声道:「嗯……啊……好爷爷,操死仙儿下流淫荡的肉穴吧!…啊…快干死我吧!嗯……啊……啊……爽……爽死了……啊……好哥哥……你的鸡巴……好大……好硬……嗯……啊……人家的骚屄……要被你肏烂了……啊……好哥哥……大鸡巴哥哥……肏我……用力……快……啊……啊……啊……亲亲好老公……啊……哦……好爸爸,用你巨大的肉棒干死仙儿吧!……啊……仙儿喜欢被你的大肉棒刺穿整个身体!啊……!!」仙儿已经彻底的放下了所有,忘记了所有,她一次又一次耸动着屁股,而且,这一次,幅度更大,她喜欢阴道从空虚到涨实的快感,喜欢那龟头从她的蜜穴口,一路插进子宫,狠狠的装在她的子宫壁上的感觉,这让她爽的要疯了。没了理智了她喊出一句句淫荡的浪叫。

  这些话,都是她从她男朋友电脑中收藏的A片色文中学到的。

  因为害羞,她从来没在男友面前喊过,可是现在,在刘老汉的抽插下,她却自然而然的喊了出来,像一个低贱的婊子一样,所有的言行都是跟着身体的本能行动,柔媚的玉体就像信徒一样对上帝无比的顺服,任他随意摆弄操干!刘老汉每操一下她的淫荡的肉穴,仙儿就会用淫媚的声音对他娇媚的喊道:「啊……好老公,请操仙儿婊子下流淫荡的肉穴吧!…啊…啊……啊……肏我……肏烂我……用你的大鸡巴……嗯……将我的骚屄……肏成烂泥……嗯……啊……爽……爽死了……」「唔……啊……啊……爽……爽死了……爽死了……啊……啊……好哥哥……快点……快点……啊……」仙儿带着颤抖的娇吟声说道,她此时因为即将到达情欲的高峰而面带桃红,媚眼如丝,双颊嫣红一片。

  她红唇轻启,发出诱人的娇吟,她美丽的媚眼中似乎含着一汪盈盈欲滴的春水,在迎接高潮的同时,她挺起了头深情地凝视着刘老汉那淫邪的丑陋面孔,那曾经锤打他的白嫩的双手抱住他的头拉到她挺起的头,头对头,她红唇微张,主动献上自己的香吻,主动把舌头伸入了他的口腔里,两人互舔牙龈,香滑的小舌舔着他满嘴的黄牙,闻着那令人作呕的口臭,吃着比泔水还臭的的口水,发出「滋兹啧啧——瓜唧瓜唧——」的亲嘴声,仿佛此刻跟她亲吻不是的丑陋乞丐,而是了英俊威武的王子。

  没多久,仙儿的呼吸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她的身体,仿佛痉挛般,无意思的颤抖着,挺着自己的阴部,仰着头娇媚的喊道「……啊……呜……好哥哥……亲哥哥……你真的……要干死我了……呜……不行了……不行了……我真的……会被你干死的……啊……啊……要泄了……要泄……咿呀……啊……啊……」小腹一起一落,全身抽搐般的颤抖,大量的淫水和着尿液喷涌而出,洒在冰冷的草地上湿润好大一片草地。

  她,在高潮的极度快感中,尿了。

  同时,刘老汉也明显感受到自己达到了极限,感受到一股液体正哢在龟头上,随时便会喷涌而出。在她滚烫的荡水喷涌而出,冲击着他敏感的龟头时,他再也忍不住了,狠狠的一顶,龟头凶狠的撞在她的子宫壁上,让龟头死死的抵住花心,随后精关一开,马眼一张,一股股又浓又稠又污浊的精虫如同山洪爆发喷洒在从未被男人玷污过(哪怕自己男朋友)的洁净的圣地。喷洒的精液将她的整个子宫灌的满满地还装不下。混着仙儿体内的淫水,顺着两人紧密结合处的小小缝隙流出。

  啊……唉……」仙儿被这滚烫的精液一冲,一烫,全身一震,头直往后仰顿时白眼直翻,声音戛然而止,只剩下全身无意思的颤抖。

  将蜜穴擦拭干净后,艰难的弯下腰去捡衣服,这才发现她贴身的内裤和胸罩被那个老乞丐带走了,地上只有一件雪白的衬衫和一件被精液和淫水侵湿的蓝色包臀热裤。想了想,她还是穿上了这件湿透的蓝色包臀热裤,穿上衬衫,整好仪容,拿起包包走出了公园。

  慕容仙儿把车停在小区停车场内(虽然现在住的是小区开得是小车,但迟早子承父业,豪宅,豪车都会有)拖着疲惫的身子,朝自己和男朋友住的小楼走去,她走的很慢,私处火辣辣的痛,让她每走一步都疼痛不已。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大脑中,出现了那个陌生老头猥琐的脸,她竟然想起了他的侵犯,想起了他那恐怖的大鸡巴,想起了他带给她的快感,她竟然感觉到,那火辣辣的私处,产生了死死轻微的瘙痒,仿佛是在期待再一次的被插入。

  回到家,打开家门,果然,如她所料,家里没人。

  「「男朋友还在公司,」」

  仙儿不由的一阵气恼,自己被一个陌生的老乞丐奸污了,男友却不在家,连个可以倾述,可是哭泣的对象也没有,这让她很是气愤,同时也不由的放松,怕会被心爱的男朋友看出什么来。

  蹬掉白色的高跟凉鞋,仙儿拢了拢头发,走入了浴室,将身上的衣服脱下,站在蓬头下,用力的搓着雪白的肌肤。

  仙儿是个利落的女人,她从来不会像别的女人那样,花太多的时间在浴室里,但是这次,她足足在浴室中呆了将近一个小时,才从浴室里走出……她没有立即换上衣服,而是穿着可爱粉拖,裸着身,在卧室的连身镜前,细细的打量已不纯洁的躯体。

  镜中反映着一幅晶莹剔透如玉脂一般的雪白胴体,湿润的头发上掉落的水珠溅落在一双雪白肥硕乳球上滑过粉嫩的乳头上,由於那饱满的奶子坚挺而上翘,水珠又从红玉般的乳头滑落至奶子的下部,宛如一个大水球下滴着一个小水珠,煞是诱人。

  在看那平滑洁白的小腹与那双修长丰腴的粉嫩双腿中间是那无法闭拢的蜜穴口,可以轻易看到蜜穴内娇嫩的息肉。

  原本被深深藏匿起来的小阴唇,都往外稍微翻出了一点点,像一张婴儿的小嘴缓缓的一开一合的,让仙儿想起昨晚那根粗大肉棒在湿淋淋的花瓣里奋力抽插的快感。娇躯一热,仙儿的双手不知不觉间,在自己身上胡乱抚摸。一只手用力地攥紧着胸前高高挺立的丰乳,用力地揉搓用力的挤,还不时地拨弄早已耸起紫红色发硬如红枣般大的乳头,另一只手则探入两腿之中,用两只手指捏着茂盛阴毛下粘满淫液的膨胀肥美阴唇,着手处滑腻不堪肥厚的花瓣被两根手指插入搅动着,下体的酸痒此时更加麻痒不堪,放弃对阴唇的抚摸,伸出拇指压在凸起的阴蒂上,快速的揉戳起来「……「嗯……嗯……」」快感从嘴唇宣泄出来,同时拇指的揉动更加疯狂。

  「「扑赤!」」

  一声……大量汩汩乳白色的淫水在泛着泡沫的阴道口流淌出来,流淌到地上,形成大一滩水潭。

  仙儿沈浸在手淫深深的快感之中,双腿支持不住酥软的身体,慢慢鬃构坐倒在地上,通红滚烫的脸贴着地上洁白的瓷砖上,伸出香嫩的小舌,舔舐着地上的春水,胸前两个硕大无比的超级豪乳好似庙宇里铜钟自然下垂碰触在地上,浑圆白净的肥厚大屁股高高撅起,那姿势活像一只母狗。

  原先揉搓乳房的手从后面移到穴口轻揉着,然后将一根手指慢慢插了进去,嘴里发出断断续续、轻轻柔柔的呻吟声,犹如日本AV影片里的女主角一样。

  「「嗯……啊……呜……」」

  仙儿睁着迷离的双眼,粉嫩的双唇微张,发出淫靡的浪叫,幻想着男友的鸡巴在阴道中窜进窜出,可是很快男友阳具的影像淡漠,渐渐幻化出昨晚老乞丐的巨大阳物……老乞丐的影像意外地出现,让仙儿不禁猛然惊醒,暗骂自己下贱,才一个晚上而已自己怎么变的如此迷恋丑陋的老乞丐玩弄,对得起深爱自己的男朋友么?可是丑陋的老乞丐玩弄这一点,反而让仙儿的身体突然刺激兴奋,「「……反正也对不起男朋友了……在手淫一次……也许更好……嗯……」」幻想中老乞丐的身影在次浮现,一想到老乞丐肉棒的雄伟,拼命戳动的手指也更加疯狂……想着老乞丐比男友的小蚯蚓大不了多少倍的毒龙,想着在公园里自己阴部与老乞丐的阳具深刻接触,小嘴开始忘情地浪叫起来「「哦……亲爱的……他……他那根好大……真得比你……大太多……亲爱的……哦……我……我好害怕……又好渴望……亲爱的……好想再次被他……啊啊……好舒服啊!」」「「哢嚓……吱扭……」」钥匙和开门的声响,淫荡的叫声戛然而止,男友回来了,仙儿紧张地夹紧手指,从将近崩溃的快感中拖到了现实,清醒了过来。

  清醒过来的仙儿,为刚才迷乱的幻想和老乞丐激情性交的事情羞愧难当,意识到男友只隔着卧室的一扇门,仿佛像被男友发现刚才淫荡不堪似的,立即令仙儿局促不安慌乱起来。

  「「仙儿,小乖乖,醒来没有。」」

  正在脱鞋的胡军,听到卧室传来的声音,连忙放下公事包,往卧室走去笑着说道。

  随着脚步声的接近,仙儿急忙穿上睡裙,「「吱扭!」」……一声,擡头就见是打开卧室门的男友。

  胡军打开卧室门却不料看见如此撩人心阔的情形,一时呆住了,只见女友散着秀发,睡衣不整,紧紧的睡裙包不住她阿娜美妙的曲线,沈甸甸、饱满挺拔的丰乳若隐若现,隐约露出嫣红玉润的乳晕,巍峨高耸、硕大浑圆的豪乳撑着衣服可以清晰的看见两点鲜嫩发硬的樱桃,水润的肌肤还呈现着刚才激情过后留下的淡淡红晕,绝色美丽的脸上春水荡漾般红润。

  在胡军眼里,女友现在就像一位妖娆魅惑的妖女。

  欲火点燃,胡军快速从卧室门冲到女友身边把女友搂在了怀里。

  火热的气息吹在她的脖颈上,弄得她浑身一阵发软。

  仙儿被男友的动作惊到了,娇叱道,「「干什么嘛!还是白天呢?」」「「怕什么,这里是我的家,又是早上,鬼才会有人拜访。」」胡军蜒着脸,开始狂吻着怀里的女友,她挣紮了几下,又酥软了下来,为了扑灭刚才高涨的情火,还有弥补深深的罪恶感,就顺着男友的性子所为,连每次性爱都得戴避孕套都没叫男友戴上,或许为弥补男友吧!当胡军把仙儿抱起床上,把手伸到她的睡裙里开始抚摸蜜穴的时候,让本来春情荡摇的仙儿不由自主地抱住胡军宽阔的后背,轻轻喘息起来。

  「「看,你都湿透了。」」

  睡裙被从凸凹有致的玉体拉起,拉到了凝脂般瘦削的双肩上,柔顺的阴毛下的花瓣又开始分泌出大量的淫水,「「讨厌!」」仙儿羞红的脸扭向一边。

  圆润雪白修长的大腿被架到了男友的肩膀上,男友勃起的阳物也经顶在了蜜穴口上,「「啊……啊……」」随着阴茎顺利插入她泥泞的腔道时,一种充实感沁入心脾强烈的快感充斥着仙儿的整个阴道,她不由自主地配合着男友的抽插拼命摇晃。

  「「如果现在是老乞丐进入,感觉一定更爽吧!」」仙儿突然想起了晚上老乞丐那与自己身体不成比例的阴茎!「「嗯」」下身的快感让仙儿无暇去想这件事情,被男友压在着床上的仙儿不由之主的摇晃起雪白的大屁股,嘴里也随着男友的的耸动断断续续发出诱人的呻吟。

  胡军抱着女友纤滑优美的大腿,拼命抽插着,掀起的睡裙让他感到无比的刺激,然而就在仙儿快要达到高潮的时候,哼」胡军发出一声闷哼,阳精一阵喷射,泄了。

  喘息两声,就伏在她身上,沈沈睡去。

  「「讨厌。」」

  仙儿用纸巾擦拭穴口处白色液体,整理好睡裙,坐了起来,看着睡着男友那已经缩成一团的下体,有一种怅然丶不满和无奈的感觉。

  在床上盘转了一会,不知不觉又继续幻想老乞丐正在蛮狠粗暴的奸淫自己,欲火更显炽热,淫水再次从蜜穴淌出。

  顾不得男友就在身旁睡觉,慕容仙儿媚眼如丝轻抚嫣红俏脸,伸出手指,一步步的深入那湿淋淋的蜜穴内,快速的抽插,另一手则按在胸前,用力地揉捏着白皙的乳球。

  「「啊……啊……好舒服……好爽……插我……死劲的插我……啊……啊……哈……」」兴奋的浪叫着,尤其是男友就在旁边睡觉这种窒息的快感,刺激的感觉,让她流连忘返,兴奋不已。

  在窒息与刺激的交杂之中,她达到欲望的巅峰,痛痛快快的大泄一场时,那蜜穴中的舒爽,让她瞬间达到天堂,但随之而来的,是蜜穴深处又传来一次胜过一次的瘙痒,让心中产生好想被那个老乞丐再一次的肆无忌惮的玩弄她骄傲的肉体,奸淫她诱人的蜜穴。

  她渴望,渴望再一次将她带入那无比性福的天堂。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