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强奸系列


恶魔少年【完】(作者:不详)


恶魔少年(1)我一定是由恶魔转生的!

在经历了10个小时的痛苦之後,母亲因难产而死。在父亲的眼里,我就是杀死他妻子的凶手,在他的内心,对我充满了极端的仇视。

我就是在这种仇视和缺乏母爱的环境中长大的。

在学校,我是每个同学的克星。我会趁某个女同学不注意,将一条死蚯蚓放进她的铅笔盒,在她的尖叫声中,体验着内心邪恶的快感;游泳课上,我会潜到不会游泳而套个救生圈在水面飘荡的女生身下,抓住脚用力往下拽,在她们的激烈反抗中,去感受那种以强弱的美好感受;我还会在考试中,将一条蠕动的毛虫放在监考老师的裙子上,在全班一片惊叫声中,体会着蔑视权威的乐趣。

我15岁那年的暑假,父亲因公出差,不放心我一个人留在家,便带我一道前往。

这次外出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我们乘坐的飞机失事了,父亲和92人死於空难,而我是5个幸存者之一。

当我从昏迷中挣开眼,看到的是遍地的尸体,一阵的震惊。我并没有感到害怕,反而觉得,生活就应该是这样子。那遍地的残肢断臂和汇流成河的鲜血,使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和冲动。而离我二米左右的裸体女尸,更使我长久的勃起。那具尸体呈大字形仰面朝天,一半乳房已被利器切开,一支铝棍插在她的小腹上,鲜血从张开的阴道向外渗透,把阴毛沾在一起,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女人的私处。

眼前的一幕深深地刻在我的脑子里!

父亲去世後,叔叔成了我的监护人。由於父亲单位所投保的商业保险,使我成了合法的巨额财产继承人。鉴於我的情况,叔叔将我送到了一所寄宿学校。在学校,我一言不发,只知道埋头学习,老师和同学们都认为我受了刺激。我想,如果她们知道了我的真实想法,都会吓死的--每到月圆之日,我都有一种要杀人的冲动,我知道我会做的。就这样,日复一日,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某医科大学。

在大学里,我汲取着一切有用的知识,成天埋在课堂和图书馆之间。解剖课是我最喜欢上的,我喜欢解剖刀在人体上滑动的感觉,更喜欢那血淋淋的内脏拿在手中的那种颤抖感觉。每次解剖课後,我都要躺在床上,想着课上那堆无生命的肉体和飞机失事时我身边的那具女尸,不停地自慰。

在图书馆,通过互联网,我查阅了大量暴力、血腥及虐待的网站,我熟知本世纪世界各国连环杀手的情况,了解各国的司法制度;而黑客网站,使我精通了各种破解,学会了用日常生活用品制造炸弹,就这样我拼命的充实自己。总之,一切反社会的东西我都在学,因为我仇恨每一个人。

大学毕业後,我被分到一所医院实习,实习期满後我提出了辞职。是啊,我要开始我的计划、我的生活了。

首先,我将父母位於市中心的房子卖了,在郊区买了一栋偏僻的别墅,改造了整个上下水及通风系统,并以定制厨房设备的名义,定购了一张大不钢台面--我的工作台;其次,我购买了一辆吉普车作为交通工具,就这样,又一个连环杀手诞生了。

在等待别墅装修期间,我随旅行团前往美国旅游,在一个医疗用品商店购买了全套的手术器械及一些专用器具,如阴道窥、灌肠器等等。

第一次行动,我仔细地分析了猎取对象,最後定为歌厅小姐,她们是流动人口、社会渣滓,失踪了也无人注意,而且容易上钩。

这天晚上,我简单化了一下妆,驾车前往某个夜总会,选了一个高高大大、肥肥胖胖的女孩,通过谈判,讲好一千元跟我过夜,这是她的最後一夜了。

进屋後,她一番惊讶,以她的档次,是不可能见过如此豪华的房间的。我让她先去洗澡,她卖弄风骚地在我面前脱下衣服。只见她约18、9岁,与年龄不相符的肥大奶子,晃晃悠悠地挂在胸前,肚子也很凸起,两只大腿充满了肉,大腿内侧还贴了一只黑色的蝴蝶,稀疏的几根阴毛,在那肿大的外阴部显得格外醒目。

我朝她挥挥手,她进浴室了,我趁机调好了药酒。

10分钟後,她裹了条浴巾出来了。我一把拽下浴巾,细小的水珠挂满她的全身,我把手伸向她那肥大的阴部,她朝我做了个要钱的手势。这个臭女人,我给了她一千元,并示意她喝酒,同时我自己也进了浴室,我要用冷水镇静一下自己。

等我出来後,她已歪倒在床上了。我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猎物,肥胖的身体、性感的乳房,大阴唇向外翻开着,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淫乱的女人。我吃力地将她背到我的工作台上,冰冷的台子刺激的她似乎有些知觉,我忙把她的手脚分别固定,使她成一个大字。她迷茫的睁开眼,看着我赤裸的身体,张了张嘴,却没有出声。

我拿起水,泼在了她的脸上,笑道∶“作为我的第一个猎物,你应该感到荣幸。”谁知她一张嘴∶“操蛋!”这个下三滥,从里到外都这麽脏。

我一怒,照她的肚子就是一拳。她开始求饶了∶“大哥你放了我吧!钱不要了,让大哥白操。”

“放了你?休想!”我不由分说用一只漏斗塞在了她的嘴里,拿起我配制的泻药灌了进去,“饶┅┅咕咕┅┅咕┅┅”她挣扎着,泻药一滴不少的进了肚。

当我把漏斗拿开时,她绝望地张大了嘴,喘息着,她已经後悔自己的贪财了。

在等待她排泄的同时,我取出数字相机,拍下了她阴部的特写,作为资料保留。一阵屁响,只见她的肛门向外凸起,突然,一股粪水从她的屁眼向外喷出,同时大阴唇微微张开,一股尿液也从尿道口喷出,一阵恶臭,我忙打开了通风装置。

约十几秒钟,只见她的屁眼一动一动,不见有排泄物了,我拿起水管将她冲洗乾净。女孩有气无力的呻吟着,我又给她灌了第二杯泻药,一会儿,她的屁眼和尿道又喷出两股水柱。如此三次,她已经奄奄一息了。

估计肠胃已排空了,我拿起一只大号注射器,吸满了消毒水,向她的屁眼插去。经过多次排泄,她的肛门已经非常松弛,一下就插进去了。我将一管液体推入她的大肠,喷出来的已是清水了。该清洗一下她的臭了,我又吸了一筒消毒水,使劲插入她的阴道,女孩又开始呻吟了。

随着最後一滴水的推入,她的阴阜微微凸起,随即一股水流从阴道口流出。

然後,我用水管又将她彻底的冲洗了一遍,这样,我面前躺着的就是一个从里到外乾乾净净,被水泡得白白胖胖的躯体了,我要开始下一步了。

我回到浴室,冲洗一下,喝了点酒,该休息一下了。当我点上一根烟回到手术室,那个女孩已经恢复过来,“大哥,饶了我吧!”、“大哥,放了我吧!”

的叫个不停。

“行啊,等我玩完了就放你。”我说着将烟头按在了她的肚脐眼上。一声惨叫,一股青烟,一阵快感传遍我的全身。我拿出胶布,封在她的嘴上,刚才她的叫声险些撕破我的耳膜。我又找出些强力夹子,分别夹在她的乳头、阴唇等敏感部位,她痛得脸上的肌肉直抽搐,但又喊不出声。

看到她痛苦不堪的表情,不停蠕动的肥胖肉体,微微张开的红色阴唇,我感到一阵快感。之後我点燃了一支蜡烛,将烛油向她的阴道口滴去。滚烫烛油的滴下,使她的整个阴部不停颤抖,大腿根上的蝴蝶也像活了一样振翅欲飞。

我开始勃起,是结束的时候了。我用一只夹子夹住她的鼻子,她憋得满脸通红,眼球就像要脱离眼眶。我一边把烛油继续滴在她的臭上,一边开始自慰,看着她不停扭动的躯体、被烫得变色了的阴唇,我享受着美妙的快感。

随着烛油在她阴部的不停堆积,她的扭动也渐渐停止,那只蝴蝶也垂死般的抖动,我的快感却越来越强。当那只蝴蝶停止抖动时,我的精液像水柱般击中了它。

恶魔少年(2)她的呼吸停止之时,正是我射精的开始。我的身体像燃烧的火山,爆发着、喷薄着。当我的喘息停止之後,只见那个女孩像一片死猪肉般瘫在台上,从她的五官、阴道及屁眼渗出了一股股的体液。莫非她也在死亡的瞬间到了高潮?不管如何,我为社会除了一害。

下一步,该是尸体的处理了。“解剖她!”也许你会说。不,这个肥胖丫头的身体充满了肉及脂肪,不能给人以美的感受,我都能想像出当我一刀切开她的肚子时,一片白肉翻出时的心情景。那麽切下她的阴部,留个纪念?也不行,像我这样的智力形罪犯,怎麽会留下明显的证据?当然相片是另一回事,我可以说是从网上下载的,查无处出。看来我只能用其他方法来解决了。

想到这里,我有了主意。我回到浴室,仔细地清洁了全身。沏了一杯咖啡,并用微波炉烤了个三明治,我需要补充一点体力了,一会儿还有事情要做呢!我看看表,已经晨3点了,抽完一支烟,来到了解剖室。

尸体已经冰凉了,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血色,连刚才通红的大阴唇也变成了暗褐色。但我知道,一旦我开始动手,血液将会大量流出。我换了鞋子,从我放器具的小柜子里取出相应的工具,戴上胶皮手套、口罩等,开始忙碌起来。

首先,我要将她的指纹破坏掉,这是最重要的。我用一把小手术刀沿尸体的指纹部做了环切,彻底的消除了指纹,并将切下的部份放在一个不钢筒内,整个工作完成後统一处理。当我完成切除工作後,只见尸体的十指鲜血淋漓,像刚刚挖取过心脏的魔爪。

好了,下一步,要敲下她的牙齿。牙齿也是很重要的证据,尤其是对看过牙医的人来说。我用锤子和小凿子将她满口的白牙一颗一颗地敲下,整个解剖室内“叮咚”声不绝於耳,在我听起来真像美妙的仙乐。

第三步,要破坏面部了(胆小的读者请不要读下去了)。首先掀开嘴唇,用刀将其左右拉大,然後将其与上颌骨连接处拉开,最後用力向上猛掀,整个面皮就被撕了下来,也扔进桶里(一会用打磨机打成肉屑後,冲入下水道)。只见被撕开的脸血肉模糊,两个露在外的眼珠无神的瞪着我。也许你害怕了,但我不会的,因为我天生就是一个恶人。我将眼球揪下扔进桶後,到水池边洗了洗手,点上一支烟。

下一步,也是最费力的一步,我要肢解她了。我取出一把木工用的大锯(从外地自由市场买的),也许你会问,你为什麽不用刀精确解剖她?是的,以我的经验,我可用一把手术刀将她的四肢轻松的分割下来,但万一尸体被发现就会留下线索,这是一个学医的人干的,所以我决定用锯。

我找来两本厚书垫在尸体的脖子下,开始锯了。随着锯的前後拉动,血和带起的肉屑飞溅出来,弄的我满脸满身都是,如果你见到这种情景,相信一定会吓得昏过去。一个青年男人,浑身是血,用一把大锯在锯一个无脸女尸的头。“吱吱”的声音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像疯了般来回拉动着大锯。头渐渐歪向一边,食管、气管、血管纷纷断开,黄的、蓝的、白的,像切开了一根电缆线,我完全沉浸在这疯狂的动作中。

一声闷响,头颅脱离了身体,一下滑到地上,险些砸到我的脚。我忙将头捡起,一看,脸上的肉又摔掉了一块。该上肢了,相对简单多了,平均每个胳膊5分钟断开。我突然发现,这女孩不光阴毛没有几根,腋毛也没有,真怪异!

锯腿时,我犹豫了一下,是齐大腿根锯,破坏整个阴部呢?还是保留一部份大腿,同时保留阴部?最後我决定齐根锯,因为带一部份肢体的躯干搬运起来麻烦些。

我开始从有蝴蝶的那条腿锯起。一锯下去,一片白肉翻起,血涌了出来;又一锯,黄黄的脂肪被翻了出来,蝴蝶的翅膀也被切断了。最後一下,整条大腿连同一半阴部被切了下来。撕下来的阴唇,挂在锯齿上,一下下的抖动,彷佛像生前一样诱惑着别人。

当我把另一条腿锯下後,累得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是啊,我像个伐木工人一样,已经干了一个小时了。我点上支烟,心里算了一下,头、四肢体积重量都不大,携带转移方便,但整个躯体,像个长方形的大肉块,足有30公斤,我怎麽搬呢?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想到这,我叼着烟又操起了锯。

大概量了量,我开始从乳房以下部位将她的躯体切成两段。随着锯的深入,她的肺、心脏及其他一些脏器纷纷滑了出来,我将它们一一扔进了不钢桶。好了,大功告成,整个人被我分成了7块。我找出一些大塑料袋(也是外地市场批发来的),将每一块用几个袋子包好,确保不渗漏後,放进了冷冻柜。

干完这些,一看表,已经快6点了,我真想马上上床去睡一教。但我是一个做事有条理的人,於是我搬来垃圾粉碎机,将桶里的一堆烂肉倒了进去,随着马达的轰鸣,一堆肉屑流了出来,我将它们冲入马桶。

粉碎机也不能保留了,找个机会扔了就是。之後,我用高压水将整个解剖室及台子冲了一遍,直到找不出一丝血迹。然後用消毒水擦了一遍,最後又冲洗一遍,洁白的地面、光滑的台子,简直像新的一样。

我又将垫尸体的书及用过的浴巾等放到一个金属盆里,倒上汽油,点上火烧了。

忙了一夜,总算忙完了。我回到浴室,认真的冲了个澡,点上一支烟,我该睡觉了。



本主题由 mmcwan21 于 2015-2-11 17:40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