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强奸系列


佳佳的改造【完】(作者:小佳佳)


  “茜茜,你会成为我的第二只实验品,你开心吗?”佳佳对茜茜轻声说道。茜茜略带酸臭的唾液缓缓沿着血红的小嘴边流淌下来,她的舌头忙着在佳佳双腿间猩红肿胀的小阴唇上灵巧地游走,支支吾吾地似乎来不及突出半个字,又或许在表达兴许的兴奋。

  佳佳的第一只实验品是一头可爱的小母猪,佳佳用了3周的时间让这头小母猪快速具备了生殖能力,伴随而来的副作用是母猪每日二十四小时都不断地发情,直到身体痉挛悲惨地死去,它小小的欲望似乎一直也没有被满足过。但是总体说来试验体一号案例是非常成功的——虽然PX5有着种种副作用的劣迹,毒害试验体,或是莫名其妙地是试验体疯狂——佳佳可等不了再去试做一个稳定的版本了,而且她已经物色好了下一个实验体:她自己的专属小性奴。

  其实茜茜原本就是佳佳的双胞胎妹妹,可是茜茜却比佳佳晚出生了五个春秋。她们的妈妈艾西很努力地生下佳佳以后才发觉茜茜卡在肚子里面出不来,医生不敢贸然为有着先天心脏病的艾西做引产手术,剖腹也会摧毁她脆弱不堪的心脏(医生有抱怨这样的女人为什么要怀孕),茜茜就这样在妈妈肚子里面住下了。奇怪的是茜茜并没有一直长大,艾西的肚子一直保持在10个月怀胎的大小,唯一与以往不同的是肚脐周围的血管慢慢变得清晰可见,又一如既往般地暗了下去,最后成了黑色的网状结构,艾西原本发黄的皮肤渐渐变得苍白,同黑褐色的皮下血管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茜茜的爸爸不以为然,他有爱地觉察到这是一种病态的美,而且这种没激发了父亲强烈的欲望。他们比以往更加频繁地做爱,而且由于茜茜在艾西的腹中,他们不用再戴着束缚精子的胶套。佳佳就在妈妈的枕边一天天地长大。有的时候她会爬到妈妈的身上吃奶,而大多情况下,艾西正在同老公放纵欲望,当佳佳来吮吸她肿胀的乳头时,她的快意增添了几倍。茜茜一直在艾西的腹中,艾西也一直在产奶。茜茜吃母乳到三岁,此时的她聪明伶俐,她知道如何让艾西舒服。父亲不在的时候,佳佳会主动来吮吸妈妈,不仅仅是她一直产奶的乳头。好景不长,半年后艾西慢慢变得愚钝,似乎只对动物的本能才会显出独特的兴趣。她坐在特质的沙发椅子上,不再来回走动。父亲总是要出门,佳佳便承担起照顾艾西的工作,当然三岁半的小女孩做不了太多的事情,大部分时候,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满足艾西的欲望。值得欣慰的是艾西一直未断奶,父亲不必过多地为佳佳的饮食发愁,而且令人鼓舞的是艾西的奶浆越来越稠厚——虽然颜色看上去十分恶心,味道也不怎么讨人喜欢——但是至少这是纯母乳。佳佳五岁的时候已经承担起家里大部分的家务——当然包括满足艾西这个累人的活——可怜的艾西已经不省人事,但是欲望却依然强烈,更加令人惊异的是艾西的腹部与左乳后侧的皮肤开始变得透明。我早说过妈妈是天生的色欲女王,父亲骄傲地对艾西感叹道:你看,她现在甚至变得比水晶饺还要嫩滑!但是上天没有过多地怜悯可怜的艾西,在佳佳五岁一个月的时候,艾西停止了她脆弱的心跳。我们应该自己找个地方埋掉她..面对一笔巨大的丧葬费,佳佳的父亲常常自言自语道。艾西死后一个月,尸体仍然坐在沙发上,她虽然已经归天,但是她的肉体似乎还没有完成人世间的使命,当然包括用乳汁喂养佳佳。终于有一日,父亲下定决心准备将佳佳的母亲处理掉:我们或许可以吃了她....她的小穴不再有弹性了,虽然仍有余温...父亲买来巨大的蒸锅,将艾西直接放在里面。就在火越燃越旺时,佳佳忽然听到了锅里面的响动,不是水烧开的声音,而是婴儿的啼哭!父亲又重新把妈妈的尸体拿了出来,用刀划开艾西的肚皮:我怎么会忘记你的,可爱的茜茜!他自言自语道。接着帮茜茜洗了个澡。茜茜此时已经不是婴儿,但是她却如同婴儿般大小...或许略大一点——这就是生命的延续!

  佳佳十三岁的时候,父亲因为性饥渴早早地离开了人世——至少佳佳是这样认为的。把妹妹抚养成人成了她的首要任务。佳佳从小就聪明伶俐,或许可以称为鬼才伶俐。她继承了艾西的美貌,但是皮肤却更加饱满润滑。茜茜也在佳佳的呵护下慢慢地长大。佳佳没有教会茜茜走路,但是茜茜爬得很快,话说得也不错。茜茜长到十岁的时候,佳佳渐渐发觉茜茜已经出落大方,甚至比自己要更加美貌——茜茜一直比较娇小,脸盘更加俏丽,嘴唇更加肥厚水嫩,眼睛也更水灵。佳佳决定将自己可爱的妹妹变成私有宠物,以让自己更好地爱护她,不被自己的嫉妒心淹没。将茜茜变成私有宠物,多么伟大的构想!当然作为私有宠物,她需要遵从一些规则..佳佳十分兴奋。其实规则十分简单:茜茜需要处理掉包括主人佳佳在内全家人所有的尿液——把这些液体喝掉——这是最核心的。

  佳佳同茜茜幸福地生活着,但是生活难免会枯燥无味,所以佳佳并不介意自己随意发挥下聪明才智。PX系列药剂是佳佳在十九岁的时候研制出来的,用来填补自己空虚的精神世界——让做爱更加有激情——这是姐妹世界中的全部了。为此,天才的佳佳做过很多的实验,包括用小白鼠、小白兔以及其他一些杂交品种进行试验,当然它们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实验品,而是食物生前的利用罢了。

  可以想象佳佳把第一管PX5打入茜茜体内的时候,她的心情是多么的复杂与激动。茜茜很快就有了发情的反应,她变得焦躁不安,眼睛充满了血丝,脸颊变得绯红。两个娇小的乳房挺得高高的,乳头慢慢开始充血,无疑,实验再次成功。茜茜每日注射PX5已经一个多月了,她的身体慢慢起了变化:小腹高高隆起,娇小的乳房变得更加粉嫩,而且慢慢变大,变结实,就好象两个擦过油漆皮的小囊。她的胯骨原本就比较宽大,现在两胯日益饱满,臀部高敲,皮肤好似可以滴出水来。但是副作用也是十分明显的——嗯,药剂需要改进,佳佳总是这样想——茜茜的大小阴唇肿胀不堪,包括肛门也是,这是佳佳不想看到的,茜茜会很痛,阴唇充血很严重。而且还有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摆在佳佳面前:茜茜的一对水晶小脚虽然比以前更加嫩滑,但是莫名其妙地开始变臭...经常湿嗒嗒的,要知道茜茜可不会走路!这种状况日益明显,以至于臭味弥漫到整间屋子,佳佳不得不用薄皮将茜茜的双足裹起来,以抑制臭味的蔓延——这是个大问题,虽然一双淡淡发臭的脚可以增加我的欲望,但是我不希望以后自己的双足也变得那么有异味。当然茜茜慢慢变得呆滞,口水横流这些小事情是意料之中的情况,不必过于担心:把心思专注于本能自然会剥夺一部分大脑的思考能力,她可不像我这么聪慧!佳佳这样想着。茜茜变得越来越烦躁不安,似乎肿胀的外阴所带来的疼痛并没有抹去她的欲望...不,是增强了她的欲望,她甚至尝试用桌子的几脚用力地摩擦自己的外阴以获得快感,当然这种做法的代价也是显而易见的,肿胀的阴唇及阴蒂发青发紫,甚至流血化脓,但是这丝毫没有减低茜茜的发情欲望。茜茜的身体持续变化着:她的小腹已经隆起很高,乳房已经充分发育,但是乳晕仍然突起发红;茜茜的乳房变得很结实,简直就是一个小皮球。变化最大的是茜茜的皮肤,她的皮肤开始变得透明,可以很清晰得看到皮下的血管,而血管则好似艾西一样颜色越来越深。当然茜茜的双足已经包裹得很严实,但是仍然可以隐隐透出臭味。种种分泌物会从茜茜的小穴中流出,她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口水。去吧口水擦干净!不要弄脏地板!佳佳十分厌恶茜茜的体液。佳佳同茜茜的尿液已经是茜茜解渴的唯一来源:佳佳想要方便的时候会让茜茜张开血红色的小嘴,直接撒进茜茜的喉咙里面,然后茜茜需要用自己灵巧的长舌头舔干净主人小血四周残留的尿液。有的时候佳佳尿量过多,茜茜或许会呛到,尿液会滴到地板上,这是佳佳不希望看到的,她会鞭打茜茜肿胀的乳房,或许是外阴,而后茜茜必须把洒落在各地的尿液一滴不剩地舔干净。当然茜茜自己的尿液总是会撒在尿壶里面自己喝掉的。茜茜的食物也比较单一,由于PX5药剂的作用,茜茜每天会消耗大量的血糖,所以她只能以舔食为主。事实上茜茜每天要吃大量的糖浆及冰淇淋,有的时候会让佳佳吃不消——冰淇淋的价格十分高昂,虽然佳佳是个天才,但是毕竟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为家庭劳碌也是一件十分辛苦的事情,况且她仍然需要许多闲钱以便维持自己少得可怜的一点点恶趣味。或许我可以在茜茜身上试验更加有趣的事情,佳佳想着,毕竟我已经在这个小丫头身上花费了太多的钱。

  佳佳开始对PX5药剂进行改良,让它更加适合茜茜的生理状态——显然这是十分有趣的。改良的第一步就是要提取茜茜的生体基因,而对于一只雌性生物来说,没有什么器官比卵巢能提供更多关于其DNA的有效信息了,所以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佳佳给茜茜吃了大量的麻药让她昏迷不醒——佳佳需要给她做一个简单的小手术来提取茜茜的卵巢样本。佳佳把茜茜平放在了餐桌上,用手术刀在茜茜左下方的小腹部分平滑地切了一个小口——干净而迅速,甚至没有太多的血流出来。茜茜淡黄色的脂肪在小口里面若隐若现。佳佳戴上了乳胶手套,拨开了碍事的脂肪粒,向茜茜的腹腔中挺进,这个部分显得十分漫长,虽然佳佳读过很多解剖学的书籍,但是要精确地找寻妹妹身体里的某个器官仍然耗费了她20分钟的时间。终于,佳佳胜利地在小肠下面翻出了那个透着黑色血管的“小蛋黄”——它是这么的美丽,虽然散发着说不出的臭气,但是佳佳还是被妹妹的卵巢之美而吸引了!她忍不住伸出了自己娇小柔软的舌头向“小蛋黄”舔了过去。美好的时刻总是那么短暂,佳佳还在意犹未尽的时候她猛然意识到如果再不快点为茜茜做手术,麻药的时间就要过去了!而且她还憋着尿需要茜茜来处理,再说,很快就要到了吃晚餐的时间了。佳佳迅速在卵巢上切了一小块皮,然后把卵巢放了回去,用订书机订好了茜茜的小伤口,贴上了止血贴。

  改造中最简单的部分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是要调试PX5试剂。这是个相当漫长的过程。佳佳经受着多次的失败,最终将它完成了。她把新的药剂命名为PXN——因为这种药专为茜茜,最心爱的妹妹而研制。服用了新药的茜茜身体发生了奇妙的变化:首先茜茜的身材越发趋于完美了——原本饱满坚挺的乳部小皮囊被撑得更加饱满;乳晕上的颗粒更加明显,乳晕从蛋粉色变成了漂亮的紫红色,乳头高高翘起,不住抖动,整个乳房皮下的血管更加明显,仿佛表皮就是透明的,一碰就会滑破,又好似淡淡的牛奶般柔滑;茜茜的腰更加细致了,仿佛一扭就会断掉一样,不过外面包裹着一层晶莹剔透的嫩皮;她的胯骨更加宽厚臀部及大腿的肉质更加饱满并附有弹性;阴唇尤其出众,现在茜茜的大阴唇完全张开,好似绽放着的牡丹花,小阴唇则肿胀得好似花蕊旁的花瓣,晶莹剔透的紫红色可以映出佳佳的影子,阴道流出的不再是透明的液体,而是奶黄色略带香臭的独特淫水混合物,使得整个阴部看上去更加诱人;茜茜的两只水晶小脚已经完全溃烂,散发出的恶臭已经无法用剥皮掩盖,不过佳佳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臭味,似乎这种味道还可以勾起她无限的淫欲。茜茜虽然仍然忍受着乳头、阴部以及双脚肿胀带来的烈痛,但是佳佳巧妙地将这种痛苦转化为了茜茜的快感,让她更希望达到交配。最棒的是茜茜现在不需要受精也可以怀孕了!虽然怀的不是孩子,但是肚子里的淫肉块会定期发育出产,周期大约是3?30日不等,生出来的肉块嫩滑多汁,可以当作食物——这样茜茜就完全变成了一只肉畜,或者牝畜。

  现在茜茜娇小的身躯已经完完全全成为了欲望与本能的胴体,大量的唾液从口中流出,含含糊糊地叫着姐姐并尽可能的把各种肿痛理解为快乐。她的脑髓质也产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大脑由于慢慢丧失了思考功能而根据身体需要转化为了腺体分泌器官,这让茜茜可以更加完美地将吸收的营养尽数改造为为了生殖而发生的形体改变中去——让她的皮肤更加嫩滑多汁、让她可以散发更多的淫臭,为她分泌更多的汁液以及最主要的帮助她提供更多的卵子。佳佳终日享受着妹妹生下来的美食,这或许是她现在唯一的乐趣了。佳佳渐渐发现茜茜的身体已经不能再继续改造了,所以除了鞭打茜茜本来就脆弱的身躯之外,其它的乐趣都消失了。这种寂寥感仿佛就是一个成功者登上了人生巅峰以后的无所适从的感觉。这种百无聊赖的感受使佳佳整日萎靡不振。而且更为糟糕的是原本清理房间的活都是茜茜在做,可是自从茜茜的智商变得越来越低,有些简单的家务劳动虽然仍然可以承担,但是她总是会犯错误——茜茜本身又是家里最大的污染源,这使得佳佳的心情越发地糟糕。最终佳佳决定彻底地解决掉这个麻烦,她终于打算把茜茜——自己可爱的小妹妹处理掉。

  “首先我要让她生育一个真正的孩子..."佳佳沉思着。弄到一枚真正有活性的精子并不简单,不过对于一个生物及遗传基因的专家来说,造一枚精子并不是一件难事。佳佳再次隔开了茜茜上次尚未愈合的伤口,这次她直接摘除了茜茜一边的卵巢(别介意,她需要有足够的样本来进行基因比对以便生出来的宝宝不是个怪物)。接着她提取了不同的哺乳动物的精子细胞进行培育。事实上制作一只可以让妹妹怀孕的精子并不难,佳佳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一小瓶活力超凡的精子基。在这一年中茜茜的身体没有太过于彻底的变化,皮肤透明嫩滑,水晶小脚上的皮腐烂了又长出了新皮,接着再次腐烂...茜茜的眼睛充满血丝,而且浑身的血管都可以在皮下看到。她的血液越发地青黑,仿佛一具美丽的尸体。茜茜体形上的变化并不大,蜂腰肥臀仍然透露着无比的妖艳与俊俏。”你就要成为妈妈了,我可爱的妹妹“佳佳在茜茜的耳边轻轻地说着,边把针管插进了茜茜的阴道——请原谅茜茜的外阴已经肿胀地完全堵死了阴道口。

  虽然茜茜有着无精受孕的能力,可是当卵子遇到精子以后,宝宝的成长周期仍然需要10个月之久。当茜茜即将临盆分娩之时已经是第二年的初春。佳佳用产钳撕破了茜茜的阴道口将宝宝拉出来的时候茜茜感受到了剧烈的疼痛,而这种疼痛为她带来了久违的快感。此时茜茜原本俊俏挺拔的双乳早已肿胀成两个饱满的榴莲形状,乳汁不断地从乳头分泌出来,马上被挤奶器收集到了库房的罐子里。一个月过后,库房里面的茜茜奶已经足够宝宝吃到10岁的了。

  此时的茜茜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佳佳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她要饱餐一顿。这个时候的茜茜已经足足有2.5吨重了,虽然她的大腿肉十分丰厚,但是茜茜的主要重量仍然集中在她的双乳上。佳佳需要工具才能屠宰掉这么巨大的茜茜。佳佳首先借来了3ton的叉车,费了很大的劲才把茜茜从库房移到了手术室——茜茜的双乳仍托在门口无法进入。接着佳佳不得不借用电锯来锯断茜茜的双乳同胸腔的连接部分(这并不是佳佳的风格,她平时更加喜欢用手术刀的,可是妹妹的产奶器实在是太过巨大了!)。双乳被锯下的茜茜疼得在地上翻滚着,可是佳佳现在不能理会翻滚的茜茜,她的当务之急是赶快把一吨半重的乳房剩余部分运回库房,放进脂溶罐中进行保存。

  等到佳佳从库房回到手术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茜茜已经没有太多力气挣扎,她把娇小的脖子歪在一边,大口地喘着气。“好好享受空气吧,亲爱的妹妹”佳佳心里想着“很快你就不能呼吸任何有用的气体了”接下来的事情变得简单很多。佳佳用叉车把失去了产奶器的茜茜的剩余部分放在了手术台上。佳佳开始为茜茜注射肾上腺素与PXN的混合物“在屠宰的过程中需要茜茜一直醒着,这样至少有几点好处:首先这样可以让茜茜的肉变得更有嚼劲;其次可以让茜茜体验更多的痛苦——这个可是娱乐的一部分。佳佳首先切断了茜茜的胸大肌与肩膀链接的筋健,茜茜睁大了眼睛,她从来没有体会过如此巨大的痛苦。好在茜茜的皮肤很嫩,肌肉虽然结实但是仍然敌不过手术刀的锋利。佳佳没有过多得耽搁,她接着用骨锯顺利地卸下了茜茜的双臂。被卸下的手臂十分柔软地躺在旁边的桌子上,看上去透明又柔软,就好似漂亮的点心糖果。接着佳佳将茜茜翻了过来,她接着要锯掉茜茜的双腿,但是在这之前她必须先挑断茜茜的脚筋以防止在锯腿的时候茜茜会有反射。挑断茜茜的脚筋并不困难,因为茜茜不会走路,所以她其实并没有真正使用过着两根筋健。佳佳仔细地盯着茜茜的双脚端详着:两只透明的水晶小脚被刚刚长出的新皮紧绷地包裹着,呈现出非常完美的足弓——形状十分漂亮傲人,而与双脚外形格格不入的是她们散发出的恶臭——不过这种味道瞬间让佳佳感到酥麻...这种臭味就好似秋天的桂花,用很快地速度弹出芬芳的粒子,弹入了佳佳的鼻孔,进入了她的脑中。佳佳看着茜茜的双脚,感觉自己下面瞬间湿掉了....她拿起茜茜被挑过脚筋的单足,软绵绵的感觉但是又紧绷,把她按在了自己的外阴上。一阵闪电般的感觉传到了佳佳的脑中,又从她的下垂体传回了自己的外阴...佳佳用力地将茜茜的小嫩足底在了阴道口,阴部分泌的润滑液滴到了茜茜的脚趾上,整只脚很快地滑进了佳佳的阴道。

  佳佳把茜茜的双腿锯下的时候已经四点半了。佳佳用了电锯,每半大腿都连着小腿同脚踝,当然还有茜茜的一半大屁股。她把茜茜的右腿丢在了桌子上,而将左腿放进了事先准备好的标本罐中——这么美丽的一只脚,她要永远地保存下来。现在茜茜剩下的仅仅是她的躯干了,准确地说应该是失去了双乳的躯干。茜茜这个时候还活着,大量的肾上腺素让她十分清醒,她感觉到佳佳用手术刀剖开了她的胸腔同腹腔,就好像切开一直砧板上的死鱼。佳佳拽出了茜茜的肠子与其它消化器官,把这些没用的废物丢进了旁边的铁桶——这些东西可以拿去喂狗。接着佳佳又熟练地切下了茜茜的肺(当然她给茜茜留下了一小块以便接下去的几分钟她仍然可以呼吸)。这时候茜茜空空的躯干腔中就只剩下还在跳动着的心脏。佳佳的视线往下移动,看到了茜茜的肾脏同膀胱还在蠕动,而卵巢、子宫同阴道在茜茜的盆骨中若隐若现着。佳佳没有留给茜茜过多体会这种快感的时间,她快速地摘掉了茜茜的肾脏同膀胱,把他们放在了一边(事实上这是很好吃的东西,佳佳已经垂涎欲滴了)。接着佳佳拿出手术刀开始切割茜茜的外阴。茜茜的外阴十分丰满,事实上她肿胀地就像是一朵向外开出的鲜花,只是花瓣由于充血作用,皮肤胀地嫩滑饱满,可以映出人的影子。佳佳沿着会阴对着茜茜进行切割,很快外阴的筋健就脱离了茜茜的盆骨。佳佳拉住茜茜的阴花,用力拉扯着,将一整套生殖系统从茜茜的肥厚的盆腔中拔了出来,放进了标本缸中。茜茜的生殖系统在漂亮透明外壳的容器中绽放着,房间中还可以嗅到她浓郁骚臭的味道;一丝筋腱连同神经还连在茜茜的脊椎骨上以确保茜茜在卵巢离开身体的情况下仍然保持着大量的性欲:可是这些刺激脑垂体的荷尔蒙已经不属于茜茜美丽残缺的身体了。

  ”现在要杀掉你了,茜茜,好好享受吧“佳佳在茜茜的耳边轻声说着。茜茜仿佛感到了自己的生命就快要结束了,她大口地喘着气,两个脸颊红润的就犹如秋天的小苹果。容器中的卵巢快速抖动着膨胀出了两倍的体积,子宫也在高度痉挛中收缩着——茜茜又迎来了自己的一次高潮……就在此时,佳佳快速地撕扯下了茜茜的气管,一把拉出了茜茜的心脏,然后迅速得在茜茜的颈部做了一个漂亮的环切,拉住茜茜的头发,连通脊椎将茜茜的头颅从她的躯干当中拽了下来。茜茜离开了她的身躯,剧痛对于她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她还能微弱地感觉到散在各处的曾经属于她淫荡身体的部分各自抖动着,而她的意识虽然清楚但思路渐渐模糊起来。她的眼睛已无法自由转动,眼前漆黑一片——由于大量失血,茜茜失去了她的感觉,而剩下的只是一堆死肉。

  佳佳将茜茜的头丢进了铁桶,看着自己的杰作,她心跳又加速起来:自己的孪生妹妹,一个曾经的荡妇、性奴隶、食物培养基以及实验活体,现在静静地散落在实验室地各处……佳佳忽然发觉自己盯着茜茜尸体的同时自己的整个右手已经完全被自己的阴道所包裹。她尽力大口吮吸着实验室中飘荡着久久挥发不去的骚臭,用自己的五个手指卷曲成梭形疯狂地抽插起来。在几次高潮过后,佳佳终于感觉到累了,她需要休息一下……

  茜茜身体的各个部分除了做成研究标本之外大部分成为了佳佳的食物。佳佳从这些肢体中提取了很多LTZ性素用来培育新的试验品。茜茜巨大的乳房成为了很好的育儿食物。佳佳享受这美味妹妹的尸块的同时已经制定出了新的研究计划。

  小雪在24个月大的时候就已经性成熟了。不像她的傻妈妈茜茜,小雪属于“聪明的新一代”,事实上她的成熟是被刻意安排的。小雪在培养基中待了一年,这一年中她不断得被养母佳佳改造着:她成熟以后会有着强大的生殖能力,胸大,蜂腰,臀厚,蛛腿。至于天生丽质的面孔,连佳佳都觉得完全不需要修改。让佳佳感到十分欣慰的是被PX药剂变异过的生物的所有“下一代”生物比较其母体来讲有了很多改善:小雪的体液分泌物虽然比茜茜更多,但品质却变得更加“优秀”,比如她的阴道分泌物反映出更加粘稠的物理特性,而且更加透明;从气味上来说分泌物少了很多恶臭而更多的是能够勾起生物本能的淫臭味。她晶莹剔透的两只玉足的气味比起茜茜也有些许不同:不再是令人反胃的腐烂味道,取而代之的是浓郁但不会令人反感的脚气味——这对于有着强烈恋足嗜好的佳佳来说是不可抗拒的。小雪阴部十分特殊,她的大小阴唇会有开花的效果:非性欲时阴唇时而粉红,时而淡紫,厚厚地悬在阴部。由于其分泌物太多,小雪无论在爬在走,四片阴唇都会滴滴答答响个不停。阴唇在分泌物地作用下油滑光亮,反衬出奇异的色彩。等到小雪发情的时候,本来很厚的阴唇迅速肿胀,就好似植物开花一样张开在她的外阴部,鼓胀得像四片厚厚的仙人掌肉,晶莹剔透:刚开始的时候粉晶透亮,接着转为血红色;到了身体即将高潮时则变成暗紫色。阴唇勃起的时候温度迅速升高,将许多分泌液气化,淫荡的味道弥漫四散。

  令佳佳最欣慰的是小雪非常聪明:她三岁的时候就已经掌握了整个实验室的设备,四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开始研究自己身体的基因序列。小雪的智商很快就超越了自己的养母,她完全了解自己是从哪里来的:自己的身体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基因工程产品。每当想到这里,自己下体的阴花总是绽放成紫红色,她感到自己的小心脏痉挛着。而实验室中最吸引她的莫过于自己生母的器官标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茜茜还活着,佳佳为了纪念自己漂亮的孪生妹妹,将茜茜的器官尸块容器联通了起来,使得茜茜的半边大脑仍然具有微弱的生体反应(另外半边早已变成了粪便),她特异的卵巢也完全保存了下来:所以准确地来讲,茜茜现在是一堆性欲驱使的有机联通体。在微弱的生命体征线上挣扎着但只为满足自己的欲望,多么具有研究价值!

  佳佳慢慢地发觉自己对原始欲望的渴求越来越强烈:她已经完全将研究工作交给了她的性奴隶、她的随身厕所、她的食物来源——自己的养女小雪。小雪的子宫已经可以像妈妈一样排泄出好吃的肉块。不再需要工作的佳佳感到自己越来越空虚,在无聊的时候她开始给自己注射改良过的LTZ药剂,以便让自己在更长久的时间范围内达到欲望的高潮来填补内心的空虚。渐渐地,佳佳发现了一个事实,自己的身体已经慢慢地起了变化:变得像茜茜一样,透明的皮肤,发臭的双足,绽放的阴花...而她同样意识到自己的智商正在减低,记忆力正在消退,而原始欲望越来越强烈,更令她吃惊的是她自己开始享受发生在自己身体上的一切变化而不是自我警觉,她正在潜意识中希望自己的身体变成一具肉块,只为自己的欲望服务。佳佳开始大剂量地注射LTZ药剂,她的食欲变得很大,她开始要求小雪提高自己的肉块产能,并且在产能不够的时候开始食用自己的排泄物以填补肉块的不足。她的体重开始迅速增加,原本娇小可人的身躯现在变得丰满,双乳增大到了无法度量的程度,乳头发黑,乳杯开始变得透明。她的双脚开始肿胀,大腿根部迅速增粗,臀部与髋部也明显增大,由此带来的好处是佳佳的皮肤面积增加,使得她可以感受刺激的位置大大增多。近些时候佳佳开始盘算着连她自己都感到吃惊的想法:她要对自己的身体进行完全化地改造,像茜茜一样,她想静静地躺在培养基中,成为欲望的奴隶,不能自由行动,每时每刻都接受着终极的欲望冲击...只是幻想着这个样子的自己,佳佳就已经达到了无数次的高潮。

  第一轮试验很快就在小雪的精心准备下开始了。小雪为佳佳精心配置了符合佳佳基因与欲望要求的LTZ药剂。佳佳躺在手术台上,左臂静脉注射着LTZ药剂,右臂注射营养液,左足则注射着大量的PXN原液以稳定体内的营养基。这次改造只是用于稳固佳佳身体的改造基础,主要以药剂注射为主,再配合小范围的手术达到效果。佳佳在手术台上躺了一年,在这一年中小雪每天要帮助佳佳做手术微调脏器,吸取佳佳的尿液与排泄物。佳佳的身体得到了显著的改善:她的肌肤晶莹剔透,乳房已经发育成500kg重,被一层薄薄水晶皮肤包裹的液态状物,里面的乳腺与血管清晰可见,每日她黑亮的乳头会分泌大量淫臭粘稠的液体。佳佳的足部也晶莹剔透,但是更加具有韧性,足部皮肤略略发黑青色,伴随着挥之不去的足臭。她的生殖系统得到了完全的成长,内生殖器已经透过阴道长到了外阴以外,好像野外绽放的霸王花,有趣的是同霸王花一样,佳佳的生殖器也附着着粘稠的粘液。改造最成功的一点是佳佳的身体现在拥有了足够多的脂肪,她已经重达两顿,完全可以满足下一阶段的消耗需求。而此时的佳佳已经完全不是一年前25岁时候娇小精明的样子了,她现在更像是一个沉浸在欲望中的巨大肉块,她的大脑已经完全被改造,脑部已缩小65%,多余的空间已经被新培育出的新脑干所取代,新脑干的功能是自制类似PX药剂一样的荷尔蒙,来帮助母体自行进化——这可是小雪的杰作。不过直到现在小雪还是不明白养母佳佳这样改造的意义,她需要的所谓“严格意义上的束缚感”只需要像她的妹妹——自己的生母茜茜一样剔除肌肉就可以达到,为什么要增大自己身上的冗余的肉呢?小雪的高智商事实上并不能帮助她来解答这个问题,而佳佳这样做的真正目的只有佳佳内心清楚:增大自己的体积第一可以看起来更加肉感,或许对于某些审美标准来讲是十分恶心的,但是一大坨巨大的肉,只为性乐趣而存在是一件多么激动人心的事情!而且肉变多了以后自己的身体会发臭,受虐感显著增强,这种受虐快感是无从比拟的,当自己的肉一点一点一块块地脱落自己的身体,这种感觉一定是无比美妙的!茜茜已经体验过了这种至尊的高潮,佳佳也要去体味。

  小雪很快觉察到了自己养母的体积已经达到了临界值,LTZ药剂已经无法再维持她身体的平衡了。佳佳的身体开始腐臭,已经萎缩的少得可怜的身体功能早已不再能够维持佳佳庞大的身体支出。而佳佳残存的意识也明白自己的日子即将到来:她冗余的肉体需要除去,她要死了。而普通的切割此时已经无法满足佳佳饥渴的心灵,她必须想出一种终极的方法来折磨自己即将离开的肉体,这是一生中最后一次机会了。

  佳佳首先命令小雪为自己的身体注射大量的肾上腺素,以保证自己在受到折磨的时候意识是清醒的,不断注射比例药剂的营养液也是必需的,她最精妙的折磨方案也随之出炉:小雪首先将硫酸、PXT溶解液以及抗酸性病菌按照一定的比例配制妥当,最后注入含有微生物机器人的培养基中,合成了“艾死”溶解液,这种溶解液的作用机制非常特殊,首先打入血管同血液融合使得大部分脏器器官得以运作的情况下将体液改造为纯酸性,而后身体成为抗酸病菌绝佳的培养基,病菌一点一点繁殖啃食肉体,直到肉体完全分解,最精妙的部分在于病菌分解会优先分解肌肉与骨骼,而后才会分解脏器最终分解神经,这种平衡在微生物机器人的控制下得以实现。当然分解也一定会对神经与脏器带来损伤,但是这同时也正是佳佳梦寐以求的快感的一部分。

  注射过程很快就结束了,一开始佳佳只能感受到一点酸灼的疼痛,慢慢地疼痛开始蔓延到全身,由内而外的侵蚀感开始刺激佳佳的大脑,而更令人兴奋的是这种疼痛感在不可逆地增长。很快,她身体的每个部分都开始剧烈地放射性疼痛,这种疼痛每毫秒都强烈地刺激着佳佳的大脑神经,她感到疼痛早已超出了可承受的临界值,可是巨量的肾上腺素确保了她神经上的清醒,而且又将本来的痛感放大了数倍。佳佳所剩无几的肌肉疯狂地痉挛着,大脑已经处于混乱状态:一开始疼痛感带给她的只是生物本能的残忍折磨,而后大量的痛感开始让她极度兴奋,她的心跳很快超过了每分钟220次的极限而且在持续加速中...她感到脉搏越发微弱,自己的小心脏就要爆炸了。几分钟后佳佳就感受到疼痛刺激不再那么强烈了,她开始感到失望,自己还没有满足,她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发生改变:肌肉开始变软,慢慢地变成了着哩状,而原本肥厚的脂肪则开始液化,包裹在透明的皮肤中,透出难看的油色。高频率的疼痛感并没有计划中那么持久,她的身体转变得太快了。佳佳意识到自己的肉体正在离她而去,她疯狂地控制着自己分泌出的激素,希望用肉体最后的时刻满足她无尽的欲求..哪怕只多一点点。

  此时实验室中已经臭气熏天,小雪没有预想到这种激烈的变化会给周围的环境造成如此巨大的损害,她并没有来得及戴上面具,液化肉带来的刺激气味已经喷入她的鼻腔。而这种本应令人窒息的恶臭却让小雪达到了高潮!她开始疯狂地舔食养母的臭足,随后又吸吮着她巨大的乳房——此时乳部已经变成了水袋,或者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灌汤包,小雪顺着乳头吮吸着里面的油脂...这种美味是前所未有的!她此时将佳佳的右乳头喊在口中,忍不住一口咬了下去,乳头滑进了小雪的口腔,而整个乳房由于压力作用炸裂了开来,厚厚的油脂喷满了整个房间顺着手术台流到地下...小雪顾不及别的,她开始疯狂地在地板上吸吮着流出来的汁液...这是绝不可以浪费掉的!

  而此时的佳佳已经奄奄一息了,她已经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她感到自己已经在慢慢地融化,自己肉感的身躯已不复存在,自己漂亮的脸蛋也在着哩状地稀释溶解,她感到自己终极的时刻就要来临了....

  溶解液的效果出奇的好,佳佳一整套的神经系统完整地保存了下来,虽然大部分已经腐蚀发黑,但是许多细胞仍然是存活的。她的脏器也大部分保存了下来,因为脏器经过性改造,所以异常坚韧。事实上保存下来的脏器都是改造过的生殖系统。虽然身体已经消解,但是许多外皮轮廓依然得以良好地保存,佳佳的足部死皮较多,整个足部的轮廓保存了下来,此外经常涂霜的脸部外形也若隐若现。小雪拿起养母余下的部分放进了营养罐”两位妈妈你们好好地活在容器中吧...."她自言自语过后开始继续放肆地舔食着地上的油脂。

  小雪舔遍了手术室的每一个角落来寻找养母曾经的肉体。当她发觉手术室已经被自己舔舐得干干净净的时候已经过了整整67日。在这些日子中她没有睡觉,一直在疯狂地寻找着养母的骚臭味道,就连自己排泄物中的残留也吃得一滴不剩。由于很少排泄,小雪的体重与体积快速增加了。她初步估计自己的乳房大概增加了原来的700%,自己的蜂腰也变得十分丰满。看来进食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自己的身体结构。这些天来她第一次检查了一下房间的工作状态。她打开了空调(为了防止生化污染,空气一直是密闭的),调高了房间亮度,而后惊奇地发现储存两位妈妈尸体的培养基中溶液数量几乎见底。她立刻操控机械容器制造后补溶液以补充培养基。更令她吃惊的是生母茜茜的神经开始缠绕着佳佳妈妈的脊柱...“死了都不忘记做爱...真是淫娃荡妇”小雪边想着边发觉自己的脸红了起来,阴花又开始绽放。她打开了培养基,扯下了缠绕在佳佳脊椎上的神经状细胞质,将脊椎从培养基中拿了出来。“妈妈你想不到吧现在你只是我的自慰器..."小雪一边淫荡地笑着一边把滴着粘液的佳佳的脊椎插进了下体的阴花:开始疯狂地抽插起来。慢慢地,小雪发觉自己养母的脊椎好像活了起来,每次抽插脊椎都在阴部横冲直闯,大量的粘液从小雪的阴口流出,她很快就达到了高潮。小雪很快就发觉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佳佳的脊椎骨好像长在了自己的阴道里,怎么拔也拔不出。不,脊椎骨绝对不是卡在里面,而是同自己的细胞融合了!它很快地插入了阴道壁与小雪的生殖器融为了一体!与此同时小雪又有了奇怪的感受...这种原始的欲望与之前自己理性的思维格格不入,却又快速地占据着她整个的身躯。这种感觉温暖、淫荡、虐性又很熟悉...小雪开始感觉恐惧...因为自己的身体好像在逐渐离她而去。她忽然理解了发生了什么:佳佳没有想到,她对茜茜的试验竟然将她变成了一个奇异的生物体,她可以融合接触她的生物,将生物同化,变成自己的营养。而她生存的目的竟然只是追逐无限的快感.....

  不知过了多少日,在佳佳的实验室中,一个巨大的肉块正在蠕动着,她充满了整个实验室,而且正在向每个角落蔓延着。充足的营养液为她提供着补给....肉块由神经元组成..而一群老鼠正在角落里啃食着肉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