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强奸系列


【24/7】(1-2)


第一篇:契约 作者:Xanthe 字数:15291

Mulder坐在深色的橡木桌子旁,样子看起来很轻松,并没有原先预想 中的紧张。他相信自己要在这次会谈中提出的建议很吸引人,绝对不会被拒绝。

他打量着房间,房间布置的很简单,只有一张桌子和六把椅子,看上去不像 会客室,反而更像是餐厅,墙上有一些照片,非常前卫、漂亮,丝毫没有色情的 感觉,跟他想象中的差不多。

他多么希望会谈快点开始啊……

他坐起来伸了个懒腰,轻轻拍了拍领带。

这个房间最特别的地方就是有一整面墙都是镜子,巨大的镜子使整面墙看起 来有些模糊,他并不笨,知道这镜子就是所谓的单面镜,有人在镜子后面监视他 ——暗中观察、评估、判断。

不由自主的,他产生了一种冲动,想上去FUCK一下,但理性告诉他,现 在是关键时期。

六年了。

他已经玩这种游戏六年了,而且他非常擅长,该死的擅长。

他找不到更好的了,如果他正在寻找DC最好的sub和他一起玩,就不需 要再找别人了,Mulder在这儿,而Mulder就是那个sub,这不是 狂妄自大,他是很好,而他也知道这一点。

「Mulder先生、Mulder先生」麦克风中突然传出尖细的声音, 低沉、隐秘、阴冷、而肉欲。

Mulder咽了口唾沫,试图不让对方看出自己吓了一跳。他是一个pl ayer,而且是非常好的一个,他有权在这里,在DC最排外的私人俱乐部之 一,与这个城市最好的player会面,这次会面是最后一次当面向他呈现自 己的机会。

「Mulder先生,你费尽心思想来见我,我想知道为什么。」一个优雅 的声音问道,但在礼貌的声音背后隐藏着钢铁般的冷酷。

「非常感谢您愿意见我,先生。」他语气恭敬地说。

「Mulder先生,你已经追了我一年多了,最后我想还是来见你比避开 你要省事些。」声音停了一下又说。

「你一直在避开我?为什么?」Mulder皱眉。

「注意你的礼貌,Mulder先生。我已经注意到你的存在——谁能不呢?

你几乎和这城里的每一个dom都玩过了。「

「他们没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不是吗?」Mulder用挑衅的语气问。

「没有,一点也没有,除了对你热情的时间太短外……你有一种趋势,一旦 耗尽你的top,就会离开他去找下一个。」声音听起来似乎觉得这一点很有趣。

「我在他们那里找不到任何东西……有趣的足以让我能一直和他们在一起。」

Mulder耸耸肩。

「是什么使你认为我能够满足你苛刻的标准呢?」那个声音大笑起来。

Mulder有些踌躇,这不在他的计划之内。「我并没有什么苛刻的标准 ……我只是……」他犹豫着,不知该如何解释。他已经在这个城市玩了很多年, 从一个有着一双热切眼眸的新人变成了经验丰富的老手,而兴奋的时刻却总是如 此短暂。

「我想要更多。」他低声说。「虽然我每次也能达到高潮,但却很难,更加 无法持久。我受过很好的训练,你会发现和我一起玩是很令人兴奋的。」

「这不是兴奋不兴奋的问题。这训练是……」声音冷漠地说。

Mulder注视着镜子,想看见镜子后面的男人。

「你能向我解释,我为什么应该和你一起烦扰呢?」

「你是一个传奇人物,每个人都知道你的存在,但没有人知道你是谁,你是 最好的player,有……」

「而你认为只有最好的才配和你在一起?」声音问他。

「是……不!我的意思只是……我需要一些东西。」Mulder的声音显 得很脆弱,他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的需要。

「你已经说过很多关于你自己,和你的需要。」声音沉思着。

「如果你让我和你在一起,我会专注于你和你的需要。」Mulder急切 地说,「我是一个player,先生。我知道怎样去取悦别人,如果你接受我 作你的sub,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取悦你,而且我会使你非常快乐、非常快乐。」

他微微侧头看了镜子一眼——一个挑战,一个允诺,一个暗示,会是哪一种 呢?

如果这个男人愿意说「是」的话。他不知道。

「不,Mulder先生,你只会尽最大努力的使你自己高兴,并在这个程 度上取悦我,我相信我是会感到满意。但过不了多久,当你清楚这只是一种空虚 的感觉时,你就会要我离开…你的建议是我无法接受的」

Mulder坐了下来,觉得心脏仿佛被拳头猛击了一下。「请,先生……

给我一个机会。「他低声说。

「不,」那声音令人惊讶的和蔼,「你不应该到这里来,Mulder先生。

如果我对你感兴趣,我会自己去找你,你也可以免去这种……羞辱。「

「噢,你没听说过吗?我是一个受虐狂,羞辱使我兴奋。」Mulder难 堪地透露。

笑声从麦克风里传出来,「性受虐狂,」声音说道,「你喜欢字典里的解释 吗?」声音停顿了一下,Mulder猜他大概是在反问。

「性受虐狂,1:精神病学中的一个名词。在反常的情况下感到快乐,特别 是性快乐,是由别人控制着从羞辱或痛苦中得到,等等。」

Mulder闭上眼睛,仿佛看见自己被固定装置束缚着,他最后一个主人 挥舞着鞭子在他身上抽出交叉的十字,他感到疼痛、羞辱的感觉重现,两者都带 给他绝对的、惊人的快感。他的阴茎立刻变硬了。

「那个是在形容你吗?Mulder先生。你认为自己是变态吗?」那个声 音几乎是温和地问道。

「不,」Mulder突然大声地说,「我知道我是什么,而且我和他们都 达成了协议。」

「真的?——要我继续吗?2:心理分析。有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倾向。也许 就象你今天到这里来一样?」这声音干巴巴地评论,「那是你每天都在做的吗, Mulder先生?追求着死亡与痛苦,拥抱所有的苦楚,并欣然接受?」

Mulder张开嘴,然后他看见许多不同场景下的自己——从火车上跳下 来的,炸弹爆炸时逃脱的,在后面追赶他丢失的姐妹——找到她——并被她拒绝。

他闭上嘴,点点头,把脸埋在掌中。

「3:一个从自己的痛苦中获得快乐的倾向——这个,我想,就是你现在正 在做的。」这个声音讥笑着,「Mulder先生,现在开始坦诚地告诉我你的 经历,告诉我是什么引导你到了我这里——从第一次受虐的经历开始,那么接下 来我就会告诉你我是否准备改变主意。」

Mulder站了起来,身子有些晃动,他感觉到这个男人似乎知道并且了 解他——这吓到他了,这使他想起……

「Phoebe。」他低声说,「一个以前的女朋友,我遇见她是在我18 岁的时候。她过去经常绑着我……而且对我很残酷,我发现它……引起了……」

「好,继续。」声音命令。

「为了使我忌妒,她经常和其他的家伙调情,她喜欢看我和别人打架,让身 上伤痕累累,我总是赢——除了一次。」他停下来,望着半空。

「发生了什么事?」

「她就去和那个家伙睡了!和他过了一整夜——和他睡了。」Mulder 握紧拳头。「这个教训清楚地告诉我,我必须要做最好的、最强壮的、要能供养 她。她是个奖励,是个dom,而我什么都不是,我的存在只是要为她服务。」

「你发现那引起了?」

Mulder叹了口气,「是的。噢,上帝,我虽然不愿意这样,但是我不 知该如何应付这种不安全感,我们分手了。有一段时间,我去交了一些正常的女 朋友,但是我……我始终忘不了Phoebe带给我的感觉,后来,我知道了B DSM。刚开始我只和女人做,后来有一天,这个女人把我送给一个家伙,让我 吸他的阴茎——这应该是最大的耻辱,可我发现自己竟然觉得享受……男人比女 人更猛烈的、更强壮,能控制的更多更多——也许是全部。我是一个强壮的人, 我需要被更强壮的人拥有。」Mulder低声说,「后来,我到外面去找男人。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同性恋,但我喜欢被男人统治。「

「我知道了。」声音沉思着。

「我感到……无法控制。」Mulder继续说,「这对我的吸引力太大了, 我不能控制我自己或我的人生。对我来说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更正确地说, 我是为了获得比以前更多的刺激而拿生命做赌注。我不确定是否想活着,每天我 醒来时都不知道今天我是否会自杀。我一直在想,我没有选择生命,它却不负责 任的形成了,我当然也可以不负责任地选择死亡的方式,我要用sex……用B DSMsex………其他人察觉到我这个想法都离开了我。我已经被这个想法控 制住了,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能稍微缓和一下这种念头——我对自己说,不能这 样做,这不是我真正的想法,而是它们的。」Mulder站起来,悲愤地看了 一眼镜子,「谢谢你的接见,即使你没有回应我的好意。」他说,「还让我泄露 了我的秘密……希望我的故事会让你觉得愉快。」

「它是使人着迷的……使人着迷。」声音以吟咏一般的语气说,「你引起了 我足够的兴趣让我重新考虑。」

Mulder在门口停了下来,全身变的僵硬,他猛然转身,心脏剧烈地跳 动,「你会接受我吗?你会让我做你的sub吗?」他问道。

「不。」低沉而从容的声音说。

Mulder的心立刻凉了。

「我不会考虑让你做一个sub,Mulder先生,那不适合我。而且很 明显,迄今为止这种关系只是在为你服务。我只会考虑让你做我的奴隶。」

「什么?!」Mulder大步走到镜子前。

「你应该懂我的意思,Mulder先生,你已经在这行很多年了。」这声 音柔声斥责道,「我不想和你成为一星期做爱一两次的那种关系,我对那个不感 兴趣,而且对你也没什么好处。如果你真想和我玩,那么就需要更多地……持久 地安排——1天24小时、1星期7天。」

「那我的工作怎么办?」Mulder怀疑地问。

「我对你要继续工作没有异议,只要你在每件事上都照我说的做——你要和 我一起住,我有专门的奴隶住处。你会有一只call机,无论什么时候我要用 到你都可以派上用处——而且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从光着屁股让我鞭打,到让 你去取东西。」

「这样可能会妨碍我的工作。」Mulder低声说。希望他裤档里的阴茎 不要变的太硬。

「你要确保它不会。」这声音听上去毫不关心,「我更希望我的奴隶每天结 束后能说一些有趣的东西。我要我的奴隶是能带的出去的,有良好的装扮,懂礼 貌,聪明,有教养,迷人而且风趣……这并不容易。我的奴隶既要能服侍我也要 能做艰苦的工作,能娱乐我,满足我的性需要,以及普通的照看。你要做我不拿 薪水的仆人,厨师和女管家——所有的角色,而不仅仅是个床伴。」

「听起来似乎是一项艰苦的工作。」Mulder评论道。

干巴巴的笑声传出来,「这是有补偿的,你在接受这些协议之前可以好好想 一下。到桌子旁边坐下,Mulder先生,我会把我的条款拿给你看,然后你 可以决定是否接受这些条款。」

Mulder一声不哼地照指示做了,他的嘴干涩,他已经被搞晕了。他想 他已经知道了,当他第一次来到这里时,为什么会进来。他要让站在最高处的这 个超级dom着迷。而且在这期间,他会得到他想要的,别的任何人都做不到!

他不喜欢这个样子,他会失去一切……可是……可是他的身体却因为想到要 被这样完全地拥有而颤抖。他和Phoebe之间也是这种关系,但他们谁都没 有详细说明并将其列入清单过。

门开了,一个仆人走了进来。他拿了一张纸放在Mulder面前,并把他 带来的一支银制钢笔、一瓶墨水以及一张吸墨纸放在Mulder的右手边,接 着一句话没说的离开房间。

Mulder看着这张纸,这张打印的整整齐齐的纸上写着:

奴隶契约

奴隶同意在所有方面完全服从于他的主人。任何时间、地点都不能拒绝服从 他主人的命令;奴隶也同意一旦签订本契约,他的身体就属于他的主人,所拥有 的全部资产、财物也将属于他的主人;奴隶同意尽最大努力使他的主人满意,他 的存在只是为了让他的主人高兴;奴隶了解他所做的一切,将放弃他的正当权益, 但在他希望并且认为有益的情况下予以认可。

我已经读过,并充分了解了这奴隶契约的全部内容。我同意献出所有的一切 给我的主人,并且承认他对我的身体、我的心、我的灵魂以及我的头脑拥有所有 权;我了解我将象一个奴隶一样被支配、被训练、被惩罚,我承诺忠实履行我的 主人的愿望,尽最大可能的为他服务;

我知道我不能撤销这个奴隶契约。

签名:

「绝对办不到。」Mulder放下笔站起来,狂怒地走到镜子前,「你肯 定精神有问题,我不了解你,我甚至没见过你,这真是太荒谬了。」

「够公平了,」平稳的声音说,「见到你很高兴,Mulder先生。你出 去后请关上门。」

「Fuckyou。」Mulder生气地踢了下墙壁,「我的财产?我的 心?我的灵魂……?」他拼命地喘气。

「我不相信你的心或你的灵魂是使你觉得焦虑的地方,Mulder先生。

使你焦虑的是,你的脑子里认为我不可信。「

「不是这样的,你不可能真正的拥有另一个人。这是疯狂的。」Mulde r用头撞着镜子,苦恼地在那里站了一会,把头和前臂斜靠在擦得光亮的镜面上。

他需要这个,他真的需要这个,它是最后的刺激——在持续屈服的情形下生 活。他怀疑镜子后面的那个男人知道契约对他的作用,并完全了解他原来的意图 ——他原来只想玩一个刺激的游戏,在做爱时假装屈服,厌倦时随时可以离开。

在契约的约束下他就不能这么做,契约一旦签订,游戏就变成了真实,这令 他恐惧也令他兴奋。他的身体已经在这限制的想法下开始发热,连他的阴茎也因 预想到这样的情形而不停地跳动。

Mulder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眼睛,也想看见镜子后边那个男人的眼睛。

「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最后,他低声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还想继续谈下 去,「我注意到这契约中有很多关于我的义务——那你的义务是什么?」他伸手 指着那张纸问。

「好问题。」这声音听起来好像在微笑。

门开了,那个仆人又走了进来,他把另一张纸放在桌子上,然后又静静地离 开。

Mulder既慎重又好奇地回到桌子旁,不喜欢自己对这件事如此感兴趣, 他没有签字的打算,他不能,但是……

主人契约

我接受这奴隶作我的宠物并且保护他。我将供给我的奴隶一生中身体及情绪 上的需要,如果我选择了他,他将知道我的爱。当我想要时我将使用我的奴隶的 身体,这样的使用是有限的,我的责任是不让他的身体和精神受到任何损害。我 将为我的奴隶建立一套清楚明白的规则,并且我将用强制、值得信赖的方式加以 实施。这些规则将充分保证他的训练,我将尽最大的努力——预见所有的可能性, 控制他大部分的行为。

在上述自愿接受的范围内,我保证用有计划的方式培养并训练我的奴隶直到 使他成为一个完美的、服从的、谦恭的奴隶,我知道他从来没有做到过。通过分 配他的需要和应受的惩罚来奖赏他的努力,是我的目的。我将尽力供给我的奴隶 生命中的需求,直到我死去或因其他原因而没有能力继续照料他。

我已经读过并且充分理解了这主人契约的全部内容。我同意把这奴隶的身体 和所有作为我的财产,并尽我最大能力地照顾他。我将供给他安全和福利,指挥 他,训练他,象奴隶那样惩罚他。我理解这其中固有的责任,同意只要他是我的 就不会让他受到伤害。我更加知道我随时可以收回这个契约。

签名:

Mulder闭上眼睛将头靠在椅子上,然后又睁开眼睛,注视着白色的天 花板,但是,那里没有答案。这契约中所说的一些内容,正是他心里想要的。主 人契约讲明了要照顾、惩罚、保护他……所使用的这些安全的字眼在他的脑中回 荡。他没有感到过安全、爱或者照顾,他只觉得漂浮不定,他想得到安宁——这 契约能带给他吗?

「我注意到只要你愿意就可以终止契约,而我却不能。」他评论道。

「那样你就会有因诱惑而匆忙行动,并在闲暇时后悔的机会。」声音回答。

「那句话通常是结婚时用的,而不是奴隶契约。」Mulder低讽。

传来更多的笑声……

「如果你怀疑两份契约是否存在不平等的地方,不错,有,而且很大,不过 ……」声音深思着,「我没有意愿找一个不甘愿的奴隶。如果你想打破我的契约, 我会听取你的意见并认真考虑——尽管我将拒绝你的要求。我不会和你争辩是否 合法的问题——这个国家的法律支持公民的自主权。至于转移到我名下的财产, 如果是我终止了我们的契约,我可以根据我的判断把它归还给你,如果是你选择 离开的话,我就不一定会这么做,而且——如果你是在没有得到我许可的情况下 擅自离开,那么我就不会再接受你回来,那样的话我想你大概必须重新找一个游 戏圈了,在这个城里没有任何人可以不得到许可而和别人的所有物玩乐——而我 是不可能给予这样的许可的。」

「这太荒谬了!你肯定也知道!」Mulder重重地敲着桌子,「这只是 性——而不是每天生活的必需品。我不能……我不会……让我自己接受。」

「很遗憾,那你永远也不会找到你要找的东西,Mulder先生,因为这 是个事实。」

「我又不是为了寻求成为某一个人的奴隶!」Mulder断言。

「是的,我同意。不过,如果你愿意这样做,你就可以知道你要找什么。」

声音暗示说。

「我不更应该看一看我是为了什么出卖自己?」Mulder问,「你不想 有检查商品的机会吗——对我?」

「我不想,如果你决定不在契约上签字,那么我宁愿我的身份永远是个谜。

记得吗,是你来找我,我对你没有任何义务。「

「关于具体内容、规则之类的?」Mulder绝望地问,他总是在游戏之 前谈好条件,他会和他未来的伙伴讨论他们将享受什么样的性乐趣,并且能做到 什么程度……他非常擅长,能轻易地谈论一些让其他人感到非常困窘的题目。

「没什么好讨论的,契约中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声音回答,「如果你是我 的奴隶,你就属于我,用不着协商。你必须学会信赖…和服从。」

「所以,安全问题也用不着讨论?」Mulder做了个鬼脸。

「不错,Mulder先生,用不着。」声音冷冷地回答。

Shit,这人可能是任何人——该死,他甚至可能是个烟熏的杂种。Mu lder愤怒地想,在房间里来回地走。并不是说这人是什么人,对他会有什么 影响,要是那样的话,Mulder只要走出去,不再回来。即使他不能再在这 个城市里混,那又怎么样——至少他仍然是独立自主的……但到最后,可能还是 要来到这里。他已经找过很多的top,而且已经耗尽了他们,那个男人已经一 针见血地指出了这一点。他想只要能找出和这件事相比更加危险,更加刺激的经 历……和这……这是最大的冒险,最不可知的,最刺激的,只要他在这张纸上签 字,对他来说任何事都可能发生。在这场性游戏中他不会有任何的控制权或安全 的缓冲区,一切全部取决于他主人的仁慈。一天24小时,一星期7天…Shi t,但是这男人让他想起了Phoebe,他就好象是他肚里的蛔虫——准确地 知道使他同时觉得惊吓,又觉得刺激的方法。

「是。」他低声说。

一阵静寂。

「我说,我的回答是」是「,见鬼!」他大吼。

「笔在桌上。」声音回答,让人无法接受的听不出任何情绪反应。

Mulder坐到桌旁,拿起笔,闭上眼睛。他的脑中浮现Scully的 脸,她皱着眉对他大叫,问他为什么会做这蠢事。他还看见Skinner站在 他面前,向他大叫——问他为什么要冒险做如此疯狂的事。

他再一次睁开眼睛,使劲将他们的脸,他们的声音,他们的关心排除在脑后。

他要如何才能向他们解释?他只希望这个男人是能给他的生命带来快乐的礼 物,能把游走在黑暗深渊边缘的他拉回来。

Mulder把笔尖放在纸上,为他过去的生命划下了句号。

第一章结束

第二章:五个金环

Mulder在房间里来回地走着,焦急地咬着指甲,已经咬的快要见到肉 了。

自从他上次站在这里,已经过了一个星期,这一星期他做了他被命令做的所 有事情。他曾经抱怨过一个星期时间太短,不能很好地放下他的事,并且按照命 令将个人财产转移进主人的帐户里,但是他的新主人却坚持不肯延长。

「你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冷静地考虑一下。」他的主人说。

他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传出来,金属般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好像一直钻进M ulder的灵魂深处。「当你下星期回到这里来的时候,如果你把所有命令你 做的事都做完了,而且你仍然希望继续,那么,紧接着我就会当着你的面签署主 人契约,之后你就不能再后悔了。」

Mulder靠着墙,努力保持镇静。「不能后悔……不能后悔…

…「这句话在他的脑中回响。他衷心地希望一切都结束了,所有的这些等待 正在使他发狂。他的主人已经提出了要求,制约住他,要拖他回他的兽穴,但是, 至少这样一来,他就会知道他的选择是对还是错了。

这一整个星期,他就像一只困在滚烫的锡皮房顶上的猫,坐立不安。他无法 坐在桌前好好地完成两份报告,而是一直瞪着空气发呆,满脑子想的都是他的新 身份——奴隶Fox。Mulder,被拥有……被拥有……甚至连Skinn er都注意到他奇怪的样子,还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看见他老板暗黑眼眸中 表达出的关心,有片刻的时间他希望能有个吐露心事的人,能阻止他继续下去, 但他也许终将会为不容易信任别人而付出代价——最后,他还是唰地站了起来, 不理Skinner的询问粗鲁地离开,而Scully看到他这样甚至不敢开 口问他这个问题,至少这点让他挺高兴。

很快,一切就会结束了。

他知道他是一个傻瓜,但就像不能停止心中的渴望一样,他无法阻止自己投 入这个未知的领域中。

他没有很多财产,因此他对钱并不是很看重。他的父亲在遗嘱中把一切都留 给了他的母亲,尽管他们已经离婚了,也许是作为一种补偿吧,也可能是为了惩 罚他唯一的儿子——他也不知道,他从来没有了解过父亲。当他的母亲死的时候, 他猜他可能会变得比较富裕,但是还没到这时候,所以他给他主人的全部财产只 有几千美元。

支付的价格似乎并不太高,如果是为了……为了什么?安宁?Mulder 仰起头靠在墙上,狠狠地在墙上撞了一下,两下,三下,憎恨这只是为了自己的 需要和自己愚蠢的希望——他希望能从中发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他现在仍然没 有停止希望。

他让自己分心去想象他主人的样子,尽管这并不重要,但他仍然很好奇。他 不是在寻找爱,而是在寻找能够挽救自己的人。

「Mulder先生,很抱歉让你久等了。」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打断了 他的思绪,让他吓了一跳。

Mulder跳了起来,知道他的主人来了,他怎么会忘记那个声音是多么 的深沉而诱人,多么让他兴奋。

「你会向你所有的奴隶道歉吗?」Mulder挑起一条眉毛讽刺。

笑声从外面传来,「你现在还不是,不过,当我在契约上我的部分签上名字 时,交易就完成了,在那之前……」

「我想让它快点完成。」Mulder打断他的话。他的神经紧绷,脑子里 一片吵杂声。

「我觉得这段时间似乎并没有让你改变主意?」他的主人问。

「没有。」Mulder深吸了口气,「你好像曾经进入到我的脑子里,发 现了一些甚至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的东西,做出让我无法拒绝的承诺,却又拖延了 一个星期,害我这一整个星期一直在这附近徘徊。」

他以指责的态度说,声音显得很痛苦。

「很报歉,我还不知道这交易有这么好。」声音轻柔地说,几乎有点同情, 「文件准备好了吗?」

「是的。」Mulder把公文包放在桌上,打开它并拿出一份文件。「在 这里,它相当于我全部的财产,你现在可以把钱拿走,然后告诉我这一整件事只 是一个骗局。」Mulder有些紧张,几乎有点期望会发生他所说的事。

「别傻了,」声音指责道,「你是通过James。Eckhart和J。

M。Lucas安排了这次会面,他们都是名声很好的高级player, 难道你怀疑他们的正直吗?「

「也许他们是想给有威胁的sub一个教训。」Mulder挖苦道。

「那可以用别的方法,」声音提醒他,「而且你又不会干很长时间。」

门开了,Mulder屏住呼吸,但进来的只是个仆人,从他手上拿了文件 后,又退了出去。

「你的个人财产?」他的主人问。

「在我的汽车里。」Mulder耸耸肩。

「你公寓的租约?」

「转到你给我的公司名下了,是你的公司吗?」Mulder好奇地询问, 想知道这个男人做的是什么工作。

男人没有理睬他,「钥匙?」

「在这里。」Mulder紧紧地握了一下钥匙,然后做了个深呼吸,把它 们放在桌子上,退到一旁。

「看起来还算井井有条……回到桌子旁边去。」

在他专制的命令下,Mulder感到身体变热了,他紧紧地抓住自己并摇 了摇头——要更好地习惯这种语气才行。

仆人把一个白色的大信封放在桌子上,上面写着一个词:Fox……

Mulder忍不住想扮个鬼脸。

「有问题吗?」他的主人问。

「我的名字。」Mulder耸耸肩,「我不喜欢它。」

「那是一种羞辱,我决定了那将是你的奴隶名字。」他的主人以愉快的口吻 告诉了他。

「什么?」Mulder转过头生气地瞪着镜子。

「一个奴隶必须有一个他的主人给予的奴隶名字,你的将是Fox……」他 的主人以一种不容反驳的口气说。

Mulder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再试一下,「为什么是Fox?那是我真实 的名字!」他抗议。

「我已经决定了。」声音回答,「这些文件我已经检查好了,你把信封打开。 」

Mulder站在那里,浑身颤抖,憎恨自己身处的这种劣势,但发现它同 时引起了……最后,他伸手拆开信封,把信封翻过来,五个大小不同的金环,滚 到了桌面上。

最大的是一个纯金的颈环,薄而且轻,上面用美丽的字体刻着他的名字,还 有一只微小的、精致的狐狸雕刻。

「它足够薄,可以戴在衬衫下面。我希望你一直戴着它,不管是白天还是夜 晚。」他的主人轻柔地说。

Mulder吞咽了下,用手指抚摸光滑、冰凉的金属,「它真漂亮。」他 低语,喉咙好象哽住了。

这个颈环是花了很多心思做出来的,即使还没将它戴在脖子上,他也知道一 定会非常适合他。他细长的手指移到其余四个环上。一个尺寸中等,但另外三个 就非常小,其中有两个尺寸相同,还有一个稍大一些,但比较厚。

「如果你正在想,它看起来像一枚结婚戒指的话,不错,因为它就是,」他 的主人轻笑,「像颈环一样,你也要一直戴着它,如果让我看到你没有戴着这些 象征着我的所有权的标志,你将受到惩罚。」

「我知道了,主人。」Mulder低头对着镜子回答,心想,你不会看不 到的,它们都是这样的美丽。崭新的结婚戒指是样式简洁、有光泽的纯金制品, 里面也刻着他的名字F- O- X,他觉得他的名字从来没有看上去这么美丽过, 「谢谢,主人,」他低声说。

「社会上有它辨认承诺的方式,不让任何人认为你是可以得到的,这很重要。

你不是。「声音坚定地说。

「我不是,主人。」Mulder又低下头。

「这是?」他举起了中等尺寸的环,轻扬起眉用好玩的语调问。

「你不需要我告诉你那是什么。」他的主人轻斥。

「那我也要一直戴着它?」Mulder问。

「是的,除非我自己移开它,或允许你这样做。」他的主人回答。

Mulder摸了摸阴茎环。「我以前从来没看过纯金的。」

他摇了摇头,阴茎环也同样用美丽的字体刻着他的名字。

「这些呢?」Mulder把玩着最小的环。

「我喜欢我的奴隶被装饰,」他的主人说,他的语调光滑的像蜂蜜,「你身 上有什么地方穿过孔吗?」

Mulder艰难地吞咽了一下,乳环!「没有,主人。」

他感觉到阴茎在裤子里变得更硬了。

「我们不久要补做,」他的主人低声笑着,「如果我认为它适合你,接下来 我可能还会考虑其它装饰你的方法,也许是烙印。」

「烙印吗?」Mulder微弱地应道。

「如果它使我高兴,是的。这些环都是我的所有权标志。」

他的主人用爱抚一般地音调告诉他。

Mulder点了点,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向Scully解释结婚戒指。

「一会儿我去给你戴上结婚戒指和颈环,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能把它们拿 下来。」他的主人坚定地告诉他,「如果你把它们拿下来,我将会给你严厉地惩 罚。我拿掉那些标志的日子,就是你自由地离开我的服务的日子,你明白吗?」

「是的,主人。」Mulder敬畏地低下头。

「好。等会回到你的新家我再把阴茎环给你戴上。你确定已经认真地考虑过 了吗,Fox?这是你最后一个机会,你现在后悔还来的及,我不会把这件事告 诉任何人,你可以自由地离开。如果你仍然要继续,那么你的一切就属于我了— —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以后就不能后悔了。」

「我了解。我想要……我想要属于你,主人。」Mulder说,并用手摸 了摸颈环和上面的小狐狸雕像。

一声深深的叹息通过麦克风传了出来,在房间周围回荡。

Mulder惊慌地抬起头。

「好吧。」他的主人以一个极低的音调说,「趴在地板上,Fox,然后闭 上眼睛,我马上过来,你可以吻我的脚,让我为你戴上颈环。」

Mulder照他说的做了。他现在穿的是一件T恤衫和一条牛仔裤,因此 他的主人要为他戴上颈环是很容易的。他已经是这个男人的所有物了,马上就要 接受所有物的标志……他整个身体都因为这种需要,这种想望而开始颤抖。

他把脸埋在地毯里,闭上眼睛,尽量张开身体,呈现出自己。当门打开时, Mulder用尽所有的意志力控制住自己不要抬头看。他感觉胃揪紧并搅动, 他紧紧地咬着下唇不让它抖动,他的阴茎剧烈地跳动,隐隐作痛,这比任何游戏 都好,更好或更坏?他不知道,但毫无疑问肯定是更刺激。

脚步声在他身前停下,他屏住呼吸,一只靴子轻轻推在他的手肘上,他被拖 向前,嘴唇压在光亮的鞋面上。

他慢慢地睁开眼睛,看见一双黑色的长统靴,再慢慢地向上看——两条长长 的、长长的腿,包裹在黑色鼹鼠皮裤子里,黑色的宽皮带,闪着银光的古典的皮 带扣,瘦削的窄臀,优雅的腰身……他的视线在裤子上有希望膨胀的部位逗留了 许久,才继续往上看——光滑的丝质黑衬衫,宽阔的胸膛,粗犷的脖子,坚挺的 下颚,轮廓分明英俊的脸,一副眼镜,和眼镜后一双暗黑,深不可测的眼睛……

「Oh,fuck」Mulder用头重重地撞着地板,感到整个身体无法 动弹,过去的画面飞快地在眼前闪现,「你设计我。」他嗓音嘶哑地说。

Skinner没有动,「不,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

他回答。

「Eckhart和Lucas他们和你有接触,他们告诉了你我正在做的 事,你就想看看我会做到什么程度……一切都结束了吗?Oh,fuck,到底 是怎么一回事?一个FBI特工和一个未知的人签订奴隶契约?怎么会这么愚蠢 ……」

「你冷静一下听我说,不管我是什么人,你都必须认命,这就是你现在的处 境。」Skinner说。他用靴子抬起Mulder的下巴,强迫Mulde r抬头看着他那双严厉、暗黑的眼睛。

「我知道,我是一个傻瓜,你逮到我了,我还能说什么?别问我为什么会做 这种事,你知道为什么,我告诉过你为什么……」Mulder绝望地流下眼泪, 他的心跳的越来越快,不知道是不是要跳出来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连掩饰一 下都办不到?在他以为终于找到了能将他从悬崖边上拉回来的人时,却发现自己 已经一头跌进了黑暗的深渊。

「是的,我知道为什么。」Skinner耸耸肩。

Mulder躺在那里,Skinner的脚踩在他的敏感部位上,让他动 弹不得,他觉得自己就象是一块翻了个个的果冻。

「你费了这么大的劲揭穿我,就是想告诉我我是在做一件蠢事?」

Mulder透过长长的黑睫毛仰视他的老板,Skinner没有回答。

「这5个金环非常精致。」他懊悔地扫了它们一眼,「当然,我认为可能有 几分欺骗是针对叫着的鸟,法国的母鸡,潜水的海龟,或者是鹌鹑和梨子树,但 我猜更多的是针对一个家伙,因为他的新主人的想这么做,哈?」

Skinner刀锋般锐利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他弯下腰,用一只大手抓 住Mulder的头发,把他拉起来。

Mulder吞咽了一下,他发觉自己好像要被那暗黑的眼睛吸进去了。

「Fox,是什么让你认为这件事不是真的?」Skinner问他。

「你在开玩笑吗?哦……啊……」Mulder惨叫一声,觉得他的头发好 像被连根拔了出来,「你是指哪件事?你是我老板的事?

我们一起工作的事?我想,这肯定是事先安排好的……对吗?「

「错。」Skinner微笑着说。

Mulder盯着他的笑容,有些看呆了。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老板微笑的样 子,如果这个人是他老板的话。这些衣服、微笑,使他看起来好像是另一个完全 不同的人,他的牙齿整齐而洁白……如果用它们来品尝我…Mulder开始动 摇了,「很抱歉,因为我太震惊了。」他低声说。

「我想也是,我曾努力过不想伤害你,就象我上星期说过的——我一直在尽 可能地避开你,但是你已经越来越接近了,你必竟是一个优秀的调查员,要发现 我只是迟早的事,最后,我想试着不泄露身份地劝阻你,可能更容易些。」

「真的?你真的是他?!」Mulder震惊地问,觉得自己好像要晕倒了。

「哦,是。」Skinner轻轻摇了摇他,「你镇定一下。」他说。

「那这是为什么?」Mulder疯狂地比着手势,指着房间、戒指和放在 桌上的契约,「这字迹?全部的所有权交易?契约?

你要我的钱干什么?你正在试着给我一个教训吗?「

「不,」Skinner俯视着他,「我听了你的故事,并且我很小心地评 估过了,我愿意让你做我的奴隶,交易仍然存在,你是我的,已经签过名而且密 封上了。」Skinner举起Mulder上星期签署的奴隶契约,「我告诉 过你如果你想撤销也可以,但是你坚持要继续,现在已经太迟了。」Skinn er放开Mulder的头发,大步走到桌子旁,拿起主人契约,挥动着手,签 署了它,然后他回到Mulder躺着的地方,把它扔在Mulder的头上。

Mulder注视着这张纸落在他的鼻子下,他看着它,记起了他为什么想 要它,然后又抬起头看着Skinner,他的老板,他的主人的大手上正拿着 美丽的金颈环。

「跪起来。」Skinner命令道。

「我想……我可能改变主意了。」Mulder咕哝着,努力地试着服从, 希望他的肌肉能听他指挥。

「为什么?因为是我?我仍然会提供我以前所提供的一切。」Skinne r坚定地说。

「但是我们不能……我想知道我的工作是什么?」

「你将是我在工作上、在家里、以及所有地方的奴隶,在我的指挥下,让你 服从我的命令,一天24小时,一星期7天,和以前没有任何改变。」

Skinner告诉他。

「但是怎么样……」Mulder的脸变红了,他幻想着Skinner的 大凶器靠近他赤裸的身体,其他的人则插进他的体内,无法抵抗的,吞食…他差 点情不自禁地发出呻吟声。

「性?」Skinner了然于心地咧开嘴笑道,「我告诉过你你是我的, 男孩。我要什么时候用你,我喜欢在哪里,经常还是偶尔……你,」他的手指顺 着Mulder的前额、鼻子,慢慢向下,最后停在Mulder的唇上,「属 于我,身体,心,头脑和灵魂。」

他把手指伸进Mulder口中,Mulder不由自主地吸吮它,Ski nner笑了,「一切都由我来决定。」他一边说,一边把手指抽了出来。

Mulder终于跪了下来,他低下头,脑海里闪过无数的念头,但最终还 是没有任何改变,他仍然想要这样,越深入,让他越想要,Skinner向他 描绘的是他一直梦想得到的。船已经起锚,直到旅程结束前他都不能离开,他有 一种预感,这将是一次非常漫长的旅程,一直到终点。

Mulder把颤抖的手背在身后握紧,摆出一种顺从的姿势。「对,」他 心平气和地说,「你说的对,我是你的。」

他抬头望进Skinner平静的眼中。

这高大的男人点了点头,然后打开颈环的接口,把它放在Mulder的喉 咙附近轻轻地滑动,Mulder感觉到冰冷的金属爱抚着他,渐渐地,他炽热 的体温让它变得温暖起来,它给他的感觉是那么熟悉,好像它一直就在那里,就 属于那里。Skinner一直望着他的眼睛,用那双大手慢慢地调整颈环,然 后猛然合上它!完成了,这代表他们之间一种所有权、服从、理解的关系已经深 入到他们的灵魂中。

「你的手。」Skinner命令道。Mulder伸出左手,Skinn er握住它,用拇指爱抚Mulder的无名指,然后坚定地把结婚戒指套了进 去。

「我们这么做肉麻死了……」Mulder嘀咕。Skinner将一根手 指放在他的唇上,让他闭嘴。

他们之间的交易完成了,契约也已经密封了,Mulder全身无力地靠着 Skinner,他的手仍然握在Skinner的大手上,Skinner暗 黑的眼睛和他淡褐的眼睛胶着在一起,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

Skinner放声大笑,结束了这短暂的一瞬间。「起来,奴隶,」他命 令。

「是,主人。」Mulder快速站起,全身的血好像一下子都跑到他的头 上,有片刻时间他有些糊涂,想不起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Skinner心情愉快地走到门口,把仆人叫进来,将两份契约递给他, 「你看一下这个,做个见证,然后复印一份放在保险箱里,再把它们拿回来给我。 」

仆人点头答应,赶紧去照办。

Mulder能够了解仆人为什么这么急,在工作中Skinner就一直 让人敬重,有时甚至让人害怕。可是,这样的Skinner,身为调教师的S kinner,给人的印象更加深刻,他完全活在这个角色中,他的身体散发出 一种凶猛而优雅的感觉,就像一只绷紧肌肉正在奔跑的美丽黑豹。Mulder 奇怪自己过去怎么会没看出来,这是他以前就崇拜的,能使他跪下的那种人,是 能让他真心服从的主人。

Skinner转身告诉他,「把其它的环收起来,好好保管,绝对不许把 它们弄丢了。接下来你把你的车开到VivaTower,这里有一张写着你名 字的停车许可证,」Skinner递给Mulder一张纸,「在那里等我。 」

「是,先生。」Mulder听完立刻收拾好他的公文包,离开了房间。

Mulder瞥了一眼放在车后座的东西,这些就是他在这世上所有的财产 了,他的计算机,一对装满他衣服的手提箱,几箱书,就算是给他几百万年的时 间,他也不会想到,他和他的所有都会变成Skinner的。

慢慢地驾车穿过城市,他仍然没从刚才事件的冲击中完全平静下来,身体还 有些轻微地颤抖。他想知道Skinner会是怎样的一位主人呢?仁慈的?残 酷的?严厉的?爱着他的?他自己想要什么样的呢?他将得到的会比他所能贡献 的更多吗?

Mulder停下车,考虑要不要在Alexandria的标牌附近掉头, 回到自己安全的公寓,和他过去的生活……但接着就想起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他 不能,即使他想也不能,Skinner已经有了钥匙和租约,他甚至现在就可 以把它转租出去。

Mulder把头靠在方向盘上,心里同时涌现出受制和恐惧这两种感觉。

他想着那个男人的优点——发亮的靴子,黑色的衣服看上去真帅,宽阔的胸 膛,肌肉发达的手臂,和那高大的身体内绝对的力量,而他会利用那力量来征服 自己。

Skinner现在有权鞭打他,干他,不管他想对他做什么,不管他想怎 么做。

Mulder绝望地看了一眼夜晚的城市中闪烁的明亮灯光,把手放在脖子 上,触摸着体会颈环所带来的感觉,轻轻地,但毫不缓和地紧锢他的肉体,它将 永远在那里,提醒他是谁,他是什么,他属于谁。

当他放下手时,手上的金戒指忽然在黑暗中一闪,他吃了一惊,「怎么会, Mulder,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你竟然会想要从这件事里逃跑,从你一 直在追求的事里?」他问自己,然后他大声地笑了起来,「没有选择,」他咕哝 着,摇了摇头,「你没有更多的选择,你不再属于你,你属于他。」

Mulder再次发动汽车,继续他未知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