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篇连载


[原创] [简体] 山村豔奴录(一)~(二)


首:18P2P 、春满四合院、sexinsex

  原的被网站了,一直到在才能注回,而且能用回原

的ID,在太幸了。是一篇我构思不久的教文章,前几章基本是用肉

的,不喜的朋友直接路。《物情》然在但度十分慢,想

些新西刺激一下自己,《物情》更新到那我已忘了,那位有心的兄

弟麻告我一下,

   山村奴

   (一)

  2002年8 月里一天的中午,在云南的深山中一前一后的走一老一少人,

前面的是一穿少民族服四五十的中年男人,跟在他后面的是一二十

四五上邪气的俊秀青年。中年男人算好可能是期生活在山里所以

什么异,年的小伙子就了,走了好几小崎的山路再加上地特炎

又潮的天气早把他弄得汗流背了,要不是大部分行李都是中年男人背可能

早就累趴下了。

  " 董大叔,有多啊?我已赶了4 天的路了,到啊!?"

  " 呵呵,快了,翻前面那座山就到了,小伙子加把,如果快的今天

就不用在林子里夜了"

  小伙子背包中拿出一瓶水喝了口,然后直淋而下,舒爽的感

他精神之一振,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看看,2 天前就已信了,想到以后

可能有很一段都要与世隔的生活,青年男子心里始后悔初所作

出的定了,既之,安之吧,一自我安慰一加步伐跟上中年男子。

  青年就是23年前的我,梁文,出生在的中家庭,父母都是公

,2001年于XX大种植系,通父的系也搞了公,

但在大城市里公早就人患了,我有不喜官里那些勾心斗角,所以主

接下了下放村的任,本想大不了就是下放到城市的一些村,

知道任命一下就把我到云南一少民族自治州任村,最人痛苦的

是回上任的村偏僻得不能再偏僻了,加上民彪悍,接到任命后我就已

萌生退意了,母也不知道事哭了多少回,但父不磨一下那能成

真正的男人,我也想看看自己所究竟能有多大作,抱看的心理我然

接受了任命走上任了。

  跟地的向董大叔走了4 天多的山路于就要到我此行的目的地溪神

村了,听董大叔介溪神村已有二三百年的史了,村里的都是与世隔

自自足的生活极少和外界往,就董大叔本地人也村,听他他

所在的村是离溪神村最近的村,地的矩村的人是不能便入的村子的,

不然被是入侵行,被剁碎了都人管,所以他溪神村也是一知半解。

  3 多小的赶路我跟董大叔于爬上了眼前的那座山,站在山往下

一看,我呆住了,什么是世外桃源我于体到了,展在我面前的景色只能用

美不胜收形容,整前面有三座山,加上我下的座山把中成了一盆地,

左右的座山上分有一小溪山而下,在山下聚成一小湖,湖上架

一座索,了河是一大片的田,再往后就是一排排的房屋,看眼前的一

切我忍不住就要放大叫一,哈哈,几天的路白走,值!

  董大叔下我背的行李,拍了拍我的肩膀:

  " 小梁啊,我就送你到吧,再往前走我跑就引起了,接下的路也

不了,你加就能赶到村里夜了"

  " 嗯,你了董大叔,那我就自己去了"

  在董大叔的忙下背上行李,几天的相我生的依依惜的情

了,口袋里抽出百元大塞近董大叔手里:

  " 董大叔,些天辛苦了,些你酒喝"

  " 怎么行,小梁啊,你要是的就太瞧不起我了,赶快收回去"

  董大叔的村子我是去的,也是于自自足的,一家人一月下都用不

到几十,二百基本上董大叔家花上半年的了,但与在城里大的我

不一呢:

  " 董大叔你听我,些我不算什么,一路上多得你照我,

是我的一心意,你拿去家里置西,等什么候我出城里你那我叔

再好好喝上几杯"

  " ……好吧,那就是你存在我的酒,呵呵,等明儿你我叔一

定跟你喝痛快"

  " 行,那董大叔你回去吧,路上小心"

  " 嗯,你也小心,有的是我路上提醒你的都清楚了,凡事出,

村里的人可不管你是不是官,一不上脾气就家伙,万事小心"

  " 我知道了董大叔"

  " 好,那我走了,得有到我那喝酒"

  " 呵呵,好的董大叔,你慢走"

  看董大叔去的身影,定了定神回身看山下的村庄,就是我以后

工作和生活的地方,美的景色我心情起,站在山大叫一" 我

啦!" 小小的山路急奔而下。

  跑下山,度索,穿越田,1 多小的" 急行" 我于到

了村口,只村口用木立了一牌坊,上面溪神村三大字。

  走牌坊出在眼前的是一片晒谷,此在晒谷上正一大人,不

不看好,一看把我了一大跳。

  只在晒谷的正中央立一木制的十字架,十字架上一披散

赤裸裸的女人,女人面站一手里拿皮鞭的男人,舞的皮鞭不停的落

到女人的身上,十字架周堆了干柴,另外一男人正往干柴上油。

  是干什么!?人!太法天了,看到些我那能站得住,赶忙向

前去,的就大喊起:

  " 住手!赶快我住手!!"

  听到我的喊叫晒谷里的人都向我看,鞭打女人的男人也停下手了。

  我以百米刺的速度跑到男人面前,一手他手里的皮鞭:

  " 你是干什么?草菅人命!有有王法了!"

  " 我操!你是?我村里的事也得到你他管"

  我定眼看了看眼前的男人,二十三四左右黑黑的五大三粗,人一看就

是吃不用的主,下心里有有簇,但回一想,俺可是村的,

怕你二愣子不成!?即冷笑:

  " 哼哼,我是政府派到你村村的,你事我能不能管"

  " 少他跟我,什么政府,什么村,在你的份,乖乖的一

去,要不然我兄弟活埋了你"

  那油的男人也站到他身,一眼看去人确有五六分相像,想必就是

他所的兄弟了,不确拿皮鞭拿男人那么:

  " 我位小兄弟,我不管你是干嘛的,就算你真的什么村也不

管用,是村里的矩,天王老子了都不算,你是一待去吧"

  日!什么矩啊!?可是一人命啊,要你我村不是白了,

怎么也要先吧人救下再,不太冒失恐怕惹怒,搞不好吃不了兜

走,要先了解了解才能中周旋:

  " 不行,可是一人命,不能你想怎么就怎么,你先跟我什么

情,要是女人真的死我也不你"

  那拿皮鞭的男人走到女人跟前甩了她一大嘴巴,道:

  " 哼!女人不知好歹,我她我口儿,他的竟然敢咬老子,俺

里的矩,敢弄男人的命根子死了也是白"

  啊!?看男人行走如常怎么看也不像了那地方的啊:

  " 哦,咬你了?了?重?"

  " 哼!都刮破皮了,她要是敢真咬老子就剁了她"

  我靠!才刮破皮你就要她的命!?什么世界啊!

  " 呃~~女人是你媳?"

  " 我娘,怎么招,什么都干不了,吃白食的"

  完又女人一耳光,女人然已被打去了,挨了耳光有反

都有,力的垂。

  我操!你娘!?口儿!?恐怕少" 干" 吧?村真的是民" 彪悍"

啊,是家常便,大庭的拿出。不人到底是" 利益" 物,只要

件合适就女人不,先探探他的底吧:

  " 我既然看了事我就不能不管,吧,你怎么才能放你娘"

  " 什么都活干不了,就知道浪老子的米,你要救她成啊,村里的

矩,你她,再我哥一人一百斤食"

  我操!百斤食一大活人!?我底了,但在是我上那弄

食呢?

  " 呃~~你多少一斤食啊?"

  " 操!俺村多少年是什么玩意了,有食我就放人,食你就

我一去"

  呵,挺的嘛,我就不信治不了你!眼睛一有法了:

  " 呃~~那我能你里一田一年收成有多少?"

  " 操!都那跟那啊,告你好年有六七百斤,要是年不好也就三四百

斤,我你小子不是想种出西再吧,老子概不欠,你在拿出食我

上放人,不然一切免"

   (二)

  听了他的我才深深体到什么叫落后啊!南方天气暖,一年作物基本

能三造,最少也能有造,如果有优的种子,科的种植方法,一造下

千斤食是有的,可村是沿用那不知道那年代的种植方

法,一年下最多只有六七百斤的收成,不住一般村一造的量,就更

那些量化基地了,、落后、可怜、可悲,就是差距啊!

  老子一身大的本事要村里的收成翻上一翻那是" 碎、毛毛

雨" 啦,就是本,有本我就可以叫板了:

  " 我看吧,你把你娘放了,交我,我你把一食的量提升到每

年一千斤,你看怎"

  " 哇!!!" 周的人群大叫起,一千斤啊!多少代人都不敢的

了,不叫才怪呢。哈哈,老子是就的了,要是老子再加几倍恐怕你都得

心病。

  那男人听了我的嘴有不出,好一才回神:

  " 小子,一千斤!?你牛皮吹的大的啊,那要是你不到呢?"

  " 呵呵,我出的有不到的,要是不到你把我下面那玩意切下

浸酒"

  " ~~"

  " 那的了,我已把放了,你一大男人痛快,再了你把

你娘交我你有失都有,我保以后不你出一粒食她"

  " 你要是我怎么?"

  " 唉~~我你人怎么疑心么重,我大老跑你不下蛋的地方

你!?吧,你家有几田,都种了些什么?"

  " 我兄弟一共是八半田,种的都是大米"

  " 三月就秋收了,你得今年能有多少收成?"

  " 今年雨水不,估一怎么也有五六百斤吧"

  " ,就用三月的,你兄弟用我的方法去管理你的庄稼,

如果在有天人的件下我保你量到八百斤或者以上,我就是

你也就是你几月而已,下你放心了吧"

  " 那到候要是不到你的量呢,你不是把我退回就啥事有吧?

"

  " 哼,瞧了,要是到候量跟我的不一,我身上一百多斤就任

你兄弟置"

  完我又看了看在四周在呆的人群,大道:

  " 各位,我是政府派到你理村的,可能大家都我不以然,

更多的是不服,才我跟兄弟的你都听清楚了,如果我真的他

把量提了上去,你就我村怎么,到候我也大家种好你

的庄稼"

  " 好" 人群中可算是有人附和起,不想好日子啊

  拿皮鞭的男人想了想,口道:

  " 好,我就信你一回,到候要是你到看我兄弟么收拾你。弟,

放人,把交他"

  于事了,我提到喉的心算放了下,我才有心思察一下周

的情。

  最先注意的然是被在十字架上的那女人了,一看下心里不大叫

一" 我的乖乖!好大啊!!"

  只那女人仍然低垂,披散的遮住了我看不清她的模,

手被在十字架的木上,腰也十字架被子固定,木上垂下根

子分女人的踝,然后把女人的往上提到基本成" 一" 字,淫的下

最大幅度的暴露在空气中,整人被空的成了一" 土" 字,但最触目惊心

的是她胸前的那肉球,一堪恐怖的" 大木瓜".下垂的乳基本快到肚

的位置了,然下垂得鼓鼓的,得黑的大葡萄傲人的突起,更

害的是奶白色的乳汁不停的乳中出,一滴一滴的滴落在晒谷的地面

上,看到里我有犯的揉了揉鼻子(你懂的),心想" 大奶子一只少

有十斤也有八九斤吧,然看到得么,光好西就眼了

".

  甩了甩有犯的袋,再向在四周的人群看去,不禁又在心里大叫了一

" 我的呀!"

  只周的人群大有四五百人吧,而大多都是女人,男人只占了

人的四分之一左右,看村子是重的失了,而最我震惊的是所有

女人胸脯都大得离,什么美爆乳往里一放直就是小菜一碟,而且衣甚

暴露,很多女人都只是挂肚兜穿短站那,好村子如此偏僻,要不

然些女人光胸前那肉在城里不吃香都。

  我在心里不自的夸自己定里村是多么明智的定啊,村子

直就是男人的天堂啊。

  那男人已把女人十字架上解了下,一人一把她兜到我

的面前,那拿皮鞭的男人把女人往我怀里一塞,道:

  " ,人在你,住我的定,要是不到,哼哼"

  我也得跟他斗嘴,抱起女人他:

  " 你放心好了,我既然敢答你就一定能到,了你叫什么"

  " 我兄弟姓柯,我叫大,他是我弟叫二"

  " 嗯,你村里管事啊?"

  大扭向人群里大叫了一:

  " 通叔,你一下"

  只人群中走出一五十的男人,已有花白了,但看上去精神

很足,很快就走到我面前,道:

  " 什么事?"

  " 通叔,小子找村里管事的,村里就你格最老了"

  大完又我道:

  " ,小子,是我村里的通叔,在村里最管用,你有什么事就跟他

吧"

  我了,那老者道:

  " 通叔是吧,才的事你也看了吧"

  通叔面相算和善,我笑了笑:

  " 嗯,小伙子行啊,一就了英雄,像,找我有什么事,吧"

  " 通叔,才我跟大兄弟的定想必你也都看再眼里了吧,所空口

,我想你保人怎么"

  " 行啊"

  我看通叔答了,了大兄弟和那女人以及通叔的姓名,上背囊中

取出和就地了份明(容如下,正式文真不^_^ )

  明

  甲方:梁文乙方:大、二

  一、甲方承乙方助其耕地在本年秋收到量800 斤,并承秀梅

今后所有生活所需。乙方秀梅交与甲方,如本年量到定,以后

与秀梅一切系。

  二、 在明生效起乙方必按照甲方的一切指方法种植,不得擅自,

否明作。

  三、 如未到定量甲方任乙方置。

  四、 甲方承只本年秋收生效,如以后乙方想甲方助其增件

另。

  五、 以上明由保人李通作保。

  甲方:(名)乙方:(名)保人:(名)

  XXXX年XX月XX日

  完明后再抄份自己完名又兄弟和通叔名,然后用那女人秀

梅身上的血按了手印,我跟兄弟有通叔各一份,件事就算定下了。

  我收好明后兄弟道:

  " 好了,在你回家吧,明天始我就教你种好你的地"

  然后人群大道:

  " 都散了吧,今天我跟兄弟打的你也都看了,如果我真能

他把地种好你就我村怎么,到候我照你种好你的庄

稼"

  人群中上就有答的了:

  " 好!只要你能把收成提上去我都听你的"

  " 行啊,那么大家都散了吧"

  大兄弟跟村民知道件事一半也不得出什么果,所以也

用再下去,慢慢的散了。

  通叔正想跟人群一切散了的候被我一把拉住了,我抓了抓,不好意

思的通叔道:

  " 通叔,我有件事想麻你"

  " 哦,小伙子,嗯,你叫梁文,那我就叫你文好了,文,有什么事

?"

  " 是的通叔,您看我不是初乍到嘛,地方落呢,才大

都了,村里就您管用,我想您我安排地方好"

  " 哦,是啊,我想想,嗯……有了,你先到春花二那住下,二

是寡,丈夫前年上山砍柴的候摔死了,就剩下她和女儿,村里啊就

他家男人,你上她那正好她家管管事,也算她家吧,我村啊,要

是那家男人可是最人瞧不起的了,我就你去她家吧"

  通叔就拿起我放在地上的行李往村里走去

  " 那行,那通叔您路吧"

  我抱秀梅跟通叔一直走到村尾,到一平房前面,通叔上前去敲了

几下:

  " 春花,春花,在家?我是通叔啊,在家的快"

  " 啦"

  很快打了,屋里出一三十左右的丰女人,我定眼一看,子

算不,胖胖的,人一种珠玉的感,穿一短衫,然里面是真

空的,乳在短衫上起小小的篷,然隔衣衫但光看那雄的凸起就

不想象里面有多么的大,恐怕不比我怀理的秀梅小多少。

  春花是通叔得很是情:

  " ,是通叔啊,什么把你吹了"

  通叔向我指了指:

  " 春花啊,看用,是政府我村派的村,叫梁文,到里,

找到地方落,我想啊把他先安排在你里住下,你看你男人走了以后全村

就你家少了气,如果文能在你住下也好你以后少招人白眼不是,你

看行"

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