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篇连载


[简体] 我是一个守墓人(八)


我知道他的是伯,了一跳,想不通那老怎么么快就回了,不成他知道我了?

  我擦了一把上的冷汗,也理柜子上面的那些奇怪的罐子,望了一眼子里面的女人,只她的,我快走。

  然女孩在子里面,看上去不出的异,但是我并有得她有半可怕,反而我有种不出的信任。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向她道。

  那女孩有回答我,而是朝我不停的手,我赶走。

  我看到她上是焦急,知道自己不能再留了,她,身向口了去,子里面的女人又我喊了一:“住我你的,也不要相信!”

  我到口,回身把房住,身,就看到伯推他的子出在了下面。

  我身上的冷汗直冒,也不知道他有有我。

  我把匙放到衣服里面,努力自己定下,意地溜,等伯走近了,我故作吃惊地走到他跟前,伯,你怎么么快就回了?

  伯抬看了我一眼,不知道什么,干瘦的老眼神犀利异常,被他么一盯,我居然忍不住打了哆嗦、

  “呵呵,有西忘了拿了。”

伯看了我一眼之后笑呵呵地道,然后取出匙去。

  我趣的走到一,看伯走了去,心里不由得了起,他不我去,要是了我我怎么回答?

  了多久,我看伯在房里面走了出,身把上了,我正心呢,伯我了手,然后推他的子走了。

  我松了一口气,看他并有自己的房有人去,也是真的忘了拿西,不也太巧了吧。

  我看伯消失在里面,想要不要再去一次,候兜里的又了起,是周叔打的。

  我告他伯已走了,我要不要再去一次?

  周叔你去了,那老房里面有西,外人去他的。

  我愣了一下,才知道,伯才回并不是偶然,而是真的知道我去他的房,可是他什么什么都有我?

  周叔事要,在他有事,晚上再我打,出吃再,然后他我在房里面了什么,我除了一床和柜子上面的罐子什么都有看到。

 我有告周叔我在子里面看到的那女孩,挂了我望伯的房,怎么也想不明白,那叫郁的女孩怎么在他子里面。

  周叔告我不能去,我走到伯口,听里面的,可是里面悄悄的,什么音都有。

  我抬起手地敲了下,里面喊道:“你在里面?”

  可是里面根本有人回答我,我叫了几,再也有那女孩的音。

  我很想去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我怕我一去伯就回,只好走到一,坐在椅子上想心事。

  那女孩在子里面,明她并不是人,因人不可能跑子里面去的,不成女孩是一只鬼?

  我了,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如果叫郁的女孩是鬼的,那我算什么?我身体里面都有自己的魂,在的我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已是我第二次到叫郁的女孩了,次面,她都告我不要相信我到的任何人,她的道是伯和周叔?

  老都很神秘,他的秘密我一也不知道,周叔是我,可是知道他心里面打的什么鬼主意;有伯,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到底有什么秘密,那死去的三守墓人和我的魂到底跟他有有系,那叫郁的女孩什么在他子里面?

  我得有些?力,些奇怪的事情接二三的生,我根本措手不及,在的感完全是被人鼻子走。

 的!

  我恨恨的了一,忍伯房砸稀巴的,望口冷笑了,我定了,我定看看些人到底想要把我怎么,大不了就是死,有什么好怕的。

  想通了一,我感心里面的疙瘩算是解了,反正到大不了一死,管他有什么呢!

  我朝自己的房走去,昨天晚上几乎一夜睡,在我困得已不住了,想通了也什么怕的了,拉被子蒙上袋就呼呼地睡了去。

  一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吵醒了,看看都已下午四多了,是周叔打的。

  他我在哪,我在睡。他告了我一地址和店的名字,我赶下去找他。

  我挂了,便洗了把,冷笑了,向下面走去,心看看周叔到底要搞什么鬼名堂。

  到了下面,我了一出租,朝周叔留我的地址而去。

  他我面的地方是北,在早,店里面并有什么客人,我一就看周叔坐在角落里面。

  周叔我招了下手,我走到他面坐下,一看桌子上已了好几菜,有一瓶二。

  我睡了一天了,早就的不行了,一坐下就海塞了一,周叔也有我什么,等我吃的差不多了,我倒了一杯酒,光吃,陪我喝杯。

  我喝了一口,擦了擦嘴唇,周叔候才口我,在伯房里面都了什么。

  我把上午的又跟他了一遍,依有告他那子里面的女孩。

  周叔听我完低沉默了下,我盯他,他伯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叔了,有些事情你在不能知道,知道的越多你就越危。

  我感自己已受了,一口喝干了杯子里面的酒,盯他:“周叔,咱明人不暗,我得你有很多事情都有告我,你明明有伯房里面的匙,么多年了你什么自己不去,有,你和伯相互肯定都吧?”

  听了我的,周叔上有任何表情,拿起酒杯也喝了一口酒,然后抬望我,沉道:“我知道在你很痛苦,可是有很多西你在不能知道,知道的越多你死的越快。”

  我冷笑了,有,周叔有理我,接道:“我和你隔壁那老以前有交道,他的房出于某种原因我不能,所以才你去,你要住,我不害你,我是真的想你。”

  到周叔又了一口气,地道:“你其也是在我自己。”

  他的候,我一直在盯他的眼睛,我看到他的眼神很平,不像是在,尤其是他最后一句,他我就是在他自己,我有些意外,奇怪的望他。

  周叔有我解什么,而是了手,有些事情,你以后自然知道,在你只要相信,我是不害你的就行。

  我知道再也不出什么,也就不再他,天生的事情我快要崩了,我需要放松,所以一瓶酒几乎是我一人喝完的。

  吃完我和周叔走出店,他以后系我,然后就么走了。

  我人酒量挺大,一瓶酒根本什么事,也是几天的力太大,出吹了一下,我居然有些迷糊了起,袋的害。

  我甩甩,想要自己清醒一,可是一,旁的街角正靠站一女孩。

  那女孩穿短,露出雪白的大腿,上色的短尤其刺眼,她正站在角我笑。

  看自己真的是喝醉了,我又了,再一次向前面看去,那女孩依站在前面,依我笑!

  我一下子愣住了,并不是幻,站在我前面的女孩正是郁!

  我得袋的害,打了趔趄,候面的郁向我走了,我到一股淡淡的香,然后一柔的手扶住了我的身子。

  我,望她那美的,巴地她怎么了。

  郁朝我笑了笑,傻子,你喝醉了。

  我哈哈笑了,我知道你是鬼,但是我不怕,因我也比你好不到哪里去,我了魂,我是一具行尸走肉。

  她有,只是拖我走,我候已完全醉了,迷迷糊糊的,只得她把我拖到了一家,然后了房。

  我躺在床上,的害,听浴室里面的水,我知道她在洗澡,然袋的害,可是有了一种怪异的感。

  也不知道了多久,水停了下,我看到裹浴巾的郁走到了我的面前,我醉得害,只能看到她色的像火焰一,下一刻她坐到了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