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篇连载


[原创] 【深渊】(三)脱身寄生虫


【深】(三)身寄生虫

作者:玄素

2015/05/29首于:18p2p

***********************************

  小离奇死亡,王教授被逮捕,一切,到底是怎幺回事?

  「,就是他!就是王教授,是他了我一粒囊,我小服

下,是小体的寄生虫有抑制作用的,……想到,原他是要害

小,……都怪我,……」

  警察局里,小于悲交加,在出院前一天,王教授他囊的程

  「怎幺可能啊,我在他出院的前一天根本就去他,只有出院天

我才去了,我是被冤枉的啊!」

  「那幺,院走廊上的像,你怎幺解?」

  一旁的屏幕上,王与小于人正站在病房外的走廊上,在小于

病房前,王教授了他一粒棕色的囊,并且咐了几句,后才身离

  像的右上角所示的日期,确是小出院的前一天。

  「,我怎幺知道啊,那不是我啊,我根本就有去找他,我,我真的

是被冤枉的啊!」

  「不起,王教授,在人物全,我有理由怀疑,你就是之前免

于小寄生虫囊的黑衣人,在我依法起你。」

  「不,不是的,不可能啊,我真的是被冤枉的啊,到底是怎幺回事啊!

  事情看起水落石出了,黑衣推居然就是王教授,然人感到震

惊,但是在据确的情下,也有什幺可的了。

  最,法院判王教授死刑,一周后行,名界的王教授,居然

了寄生虫人狂魔,在界引起然大波。

  「起,其也只有王那害的家伙,才能研制出种寄生虫吧,不

我很想知道,他是用了多少年的才研制成功的呢?而且他的目的又是什幺

,只是的想要人?根据我和他多年的相,他不是种人才啊。

  「先生,种事情,我些正常人又知道,只不,可惜了王

教授他的才,有用到正途上,哎……」

  生公室里,与李田的心情略微有些沉重,竟,王教授于他

,是十分尊敬的前。

  天后,在押王教授的里。

  「王,有人探。」

  了多久,身穿囚服,戴手的王到了探,正端坐在

面。

  「老,你了啊,快我找找上面的人,我是被冤枉的啊!」

  到是老朋友,王的情激起,一老上是惊慌与害怕。

  「喂,王,坐下!」

  等口回,身后的警一大喝,王只好老老的坐在了椅子

上。

  「王啊,你也幺激,我次能看你,已很不容易了。」

  「我激?你叫什幺,道你也不相信我是被冤枉的?」

  「……哎……我也不清楚你到底是怎幺回事,之,我次的目的,其

是你送行的。」

  「送行?什幺意思?」

  在王疑惑的目光中,身旁的口袋里拿出了一瓶白酒,后,倒了

只酒杯。

  「我跟上面打了招呼,跟你喝最后一杯酒了。」

  「,你……」

  「不起啊,王,我也真的是能力了,能找的人我都去找了,可是

据确,我也在有法了,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你喝最后一杯送行

酒了。」

  「哎……呵呵,想到啊,想到,我王英明一世,居然最落了如此下

,到底是,有如此大的能耐,做了幺多天害理的事,有人能他

查出,呵呵呵。」

  完,王拿起桌子上的酒杯,一而……

  下午,小家前,的身影再次出。

  「咚咚咚……」

  「吱……」

  短的敲后,里面打了。

  「你好,你是?」

  「您好,王先生,您不得我了?我是您女儿小在之前住院,治

她的一名生物家,我叫。」

  「哦,,我起了,先生,抱歉,我女儿去世以后,我的精神一直

有差……」

  「幺,抱歉的是我才,那幺,我可以先去?」

  「嗯,好的,。」

  屋子里一片寂,似乎在女儿小死后,整家庭的生机都消失殆了。

  人交一后,得知,小的母正一人待在小的房里,已

好几天有出了。

  「不如我去跟她,不定能起到一些作用呢。」

  「……好吧,哎……反正,我已服不了她。」

  在得了小父的同意后,自一人入了小的房。

  房光有些暗淡,窗帘窗遮的,不是能清楚的看

到,小的母正蜷在床上,低哭泣。

  「王太太,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你太……」

  「出去!」

  「……」

  一大吼,了一跳,不后,他露出了笑容。

  「王太太,既然你不想听,那我就不了,直奔主吧,你也知道,我

是一名生物家,我有法你的女儿复活,你是否有趣呢?」

  完句,黑暗中,小母的眼,瞬一道亮光。

  但是,小的母有回答,不知是在怀疑,是根本就不相信。

  「你不回答,那就是不感趣了是吧?那好吧,既然,就我好

了,那幺,告了。」

  「等等!你的,是真的?」

  已身走向房准离的,在听到句之后,住身形,嘴角的

笑容越厚……

  明天,就是王行死刑的日期了,几天,有人再探他,朋友,家

人,都把他寄生虫人魔,而上,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被冤枉的。

  「王,有人探!」

  有人探?已是最后一天了,候,探自己呢?道是自

己的老婆?呵呵,不可能吧,估在的她,都快恨死我了吧。

  疑惑中,王再次到了探,只不一次,他已有些萎靡不振。

  「呵呵,小李,是你啊,你怎幺了。」

  此的王,已有了之前的激不安,或者,他已命了,他明白

,自己再怎幺扎,死刑,也已是板上的事了。

  「王教授,我……我想最后看看你,因我真的不相信王教授你是那

黑衣人,而且,然有像作据,可是警察在你的家中,有找到毫的

犯罪据,我得,王教授你是被人陷害的吧?」

  「你,你啊,小李,只有你能幺相信我,可是,我法

翻身了,哎……咳咳……咳咳咳……」

  听到李田的,王感到一欣慰,至少,是有人相信自己的,然,

已有毫意了。

  「王教授,你……」

  「咳咳……咳…………事儿……咳咳……几天……一直……咳咳

……可能,我自己的身体,也知道,躲不次劫了吧……咳咳咳……」

  王教授的咳嗽越越大,越越烈,坐在面的李田感到有些

不,同的,站在王教授身后的名警,也察到了。

  「喂,王,你事吧?」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呃……呃……啊……啊…………

……」

  突然,王椅子上滑落,跪倒在地,咳嗽停止后,始出吐

  「王教授,你怎幺了?」

  面的李田此情形,立起身到王的身前,仔察王的情,

身后的警也赶呼叫生,只不在情,已有身生的李

田在里,也不明所以,就算再叫生又有什幺用呢?

  做出反的几人,弄明白王到底是怎幺回事,王已停止了咳嗽

与吐,仰面倒在了地上。

  「王教授,王教授你醒醒啊!王……啊!!」

  正在一旁准做急救措施的李田,看到王的嘴巴突然,后,熟悉

的一幕生了。

  一只寄生虫王的嘴中出,与五年前的景象一模一,只不,只寄

生虫貌似更粗一些。

  半小之后,探已了人。

  「奇怪,什幺只寄生虫有逃走,反而一直在王身呢?」

  王嘴中出的寄生虫,被后赶到的人用抓住,只不大家都

感到奇怪,什幺只寄生虫,完全有逃走的意,反而一直停留在王身旁

呢?

  王,被急忙送往了院,同人奇怪的是,王有一切生命体征,可

就是大陷入了沉睡,看子,是成了植物人,可是什幺?

  一接一的疑惑,困扰人,最,上做出定,先由家

那只被活捉的寄生虫行研究,看看能否取得什幺研究成果。

  研究室里,寄生虫被在一由防玻璃制作而成的器皿中,由十几只眼睛

所成的部,所透露出的,似乎是人所有的恐?

  同生疑惑的,有小的父,然自以后,小的母确

出人意料的走出房了,可是了三四天,她就又一次躲了小的房

里不肯出,甚至只有在吃的候,她才允自己的丈夫靠近房,食物放

在外。

  小的房里,窗帘依遮的,所有的光都阻隔在了外面。

  原本于小的大床上,小的母正蜷身体躺在上面。

  「唔……呃……好受……啊……呃……不行……我要忍住……要忍住……

了小……呃……啊……」

  身体在床上不停地翻并抖,可小的母此正忍受多幺大的痛

苦。

  翻中,不意裸露出的后腰上,一只于人的眼睛,忽的……

  身寄生虫:能宿主的意移到虫体本身,虫体离宿主的身体后

,宿主的意也完全移至虫体里,宿主的身体陷入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