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篇连载


[原创] 调教老女人


的科室一位秘,听很漂亮,就是不操。因才在各科

室之去。

  做秘只有:一是假,二是被操。据老女人信仰基督,既不

做假也不操,各很是。

  种法激起我的好奇心,我任行政部理,上秘也操了很多次,

不知道守派的老女人玩起是什幺味道。

  那天我上班,秘便端一咖啡,她大三十,衣是准

。挺老气,但是掩不住她姣好的面容和苗的身材,她挺「胸」的,面上

有一笑容,嘴角的法令更是加重一感——、真、不操。

  可能是刻板印象,我老女人有什幺好感,了几句客套便了下

句。

  后面几天苦不堪言,回家面婆,上班面老女人。一有空就往我

里跑,拼命倒苦水。逗得助理小妹嗤嗤笑,我知道老色鬼想要秘,而

且居然是跟我。

  我哪里肯,助理小妹才二十好几,正是青春年我你一人玩?竟

他是,我也只能拖,他把老女人往外面。

  老女人上班非常有律,似乎成了一种,准准倒咖啡。那天她例

行工作,放下杯子的候我桌子上有一十字架。

  她好像新大一,上笑了花。赶忙我是不是基督徒。

  不是一十字架的,我小妹的上床物。但是看到老女人

的神情。我嗅到里面有。

  我一正的:「愿我主保佑有福的人啊。」

  完,想到老女人反很大,咖啡也不送了。坐在桌上就始和我耶。

  其我根本不懂耶,所有于上帝的知都是影里看的。我也是

胡,但是老女人似乎我的深信不疑,我也不知道什幺,估是

宗教心理病。

  我的多了起,我只要用神的引她,哪怕是再道理的事情

她都做。我想到一法——用神勾引她上床。

  洁老女人根本法抵抗「神的旨意」,我假借神的,命令她一

淫夏娃件我。她居然照做了,照平常她早就摔桌子走人,在竟然

一封淫的件。

  我仔了一遍,并不是她于夏娃的理解,完全就是自己的白——自

己想要被操的白。

  淫娃披上神的外衣,仍然掩不了自己希望被男人在床上的想法。她

一直在掩,一直在逃避。

  我得机已到,把她叫公室然后上窗。命令她撅起屁股趴在公

桌上,一听是神的指令她毫抵抗就照做了。

  我摸她屁股,看她有抗拒,子也大了,掏出巴命令她跪下。

  她跪在地上,看我的巴有些不知所措。我她:「你知不知道什幺

上帝有保佑你?」

  她有些害怕,有回答。

  我:「因上帝根本听不你的告,你必吹我身下的喇叭,祂才能

聆听你的祈求。然后保佑你,祝福你。」

  我一完,她的心理防完全崩。始狂地舔我巴,口技非常

差,次次碰到牙,竟不是熟的故。我一想在下去巴就要被她咬掉

了,赶忙命令她去衣服,做在沙椅上。

  老女人保得很好,乳都是粉嫩嫩的,有些下垂的象,但是腰上有一

肉。可能是食素的原因。我吻乳,手已深入下体。突然有毛。

  想到老女人是白虎。我得不得了,但假生气地她什

幺把毛剃掉。

  她得不行,次甚至要哭出了。平的老女人被整成幅德行,

不由得好笑。我扒,已有些淫水流了出。我用舌在唇周打圈,

她似乎在求我吮吸她的蒂,一直把小穴往我嘴上靠。

  「你是不是偷偷自慰了?」我的她。

  她默默的。「你知不是知道是不允的,触犯戒律的事情?」

  我不等她回答,起早已青筋暴起的巴,淫水往洞里捅。老女人的B

真的很,比小妹的都。而且老女人是极品潮吹穴,很。插去有一种掉

大海的感,触不到底被包裹。我抽插几十下,自己不住了。忙

把她按回公桌,借整自己。

  老女人我插去,居然扭屁股勾引我。我拿出虎油,往她蒂上

一涂,她上全身抖,一股淫水大腿往下流。我狠狠的按住她的嘴,不

然全公司都知道我操了老女人。

  我手按住她的腰,快慢抽插老女人的小穴,老女人在桌上哼哼唧唧

的呻吟,自己也知道不能喊太大。我握巴,用研磨她的蒂。她的

蒂已充血完全凸了起,磨我的眼非常舒服。老女人也受不了了,淫水越

流越多都淌在地上。

  我估摸,上提一猛插,干得她四肢力在桌子上。我抱起她

的大腿,次次到底,几下我也射了。

  干她不是,是种人很。一旦她找到自己的寄托,便全身心

的投入,那幺你就很累。我又不是神,你天天找我我怎幺受得了。

  可是老女人不管些,一旦翻人放火的事都干得出。回到家之后我惊

出一身冷汗,始反思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有些火,那人的信仰控制人,

在是太不厚道了。

  我在沙上,意拿起手机,一看五未接,都是老女人打的。

正我豫要不要机的候,手机又了。

  幸好是助理小妹打的,我去市中心唱K。我忙答,然后果

机。

  唱K有什幺好唱的。一女人喳喳,一男人心怀鬼胎。其中到是有几

姿色不的OL。但是人家男朋友守得死死的,不要聊天,就一起唱

歌都机。

  我是心操小妹吧。散束,姐妹心照不宣去洗手。我几

票不言而喻去付。

  其小妹也不是那种放的女人。她什幺上床,全部都是人情。

你了她但她有西你。只得拿青春肉体,要幺就不你,要幺就

自己走人。什幺情什幺名利都是狗屁。

  但是老女人的一直在我心。我甚至有些后悔,我种做法有可能

掉她的后半生。她种人只靠精神支柱,就好比有些人了网游自

一。精神支柱垮了,生命就有意了。不是去自,就是去睡,整人就

了。

  小妹感就好多了,一上,小妹借酒就始扒我子。小

妹的口技在不,舔得巴非常舒服,玉手揉我的睾丸。小嘴一吸

一唆,不一咬,逗得我的肉棒青筋暴起。我的手也,几下就她

得精光。

  我抱起小妹,坐在我的巴上,肉洞包裹住巴蠕。小妹靠在我的耳

,呻吟。男人最喜感,好比跳探戈一,不激烈但是很有感。

乳房我的胸前,腰配合我的奏,回扭。我整座位,180度

平躺。身子小妹用力抽插,手握住小妹乳房。

  小妹惊叫起,大喊我把她弄疼了。一下弄得我很尬。假如是老女

人,我一定巴掌扇去,或者是——她就需要疼痛。

  操小妹的B心里想老女人,种感很是奇怪。次操B很不愉快。

并不是小妹的,而是我深深感到自己需要哪种狂的激情,需要威和控制。

  送完小妹回家已了凌晨,焦一直我不放。我定把老女人叫到家

里,然后狠狠的操她一。

  「有空,忙不忙?」我那的老女人。

  「我上」老女人立刻回答我。

  我告她地址之后,老女人居然比我先到。看到我,上表出低微

姿,我也不。老女人老老的跟在我的后面,看得出她很怕我。而我

就需要种足感,种完完全全的控制。

  我坐在沙上,只母狗跪在地上,准舔我的巴。巴被小妹套弄,

哪里有力气。我命令她趴在我的大腿上,掀起她的裙子。都

穿,我扒,右手用力的拍打她白花花的大屁股。

  左手深入衣,拼命扭捏她的大奶。居然非常喜各种被凌辱的快

感。然嘴巴一直喊:主人仁慈。但是穴淫水流得到都是。

  屁股已被我打得一青一。把她下,成一根捆她的

手。又她咬住一檬,她:「只要檬掉下就她吃屎。」

  老女人看我不住。我身把房翻了遍,什幺瓜茄子都有。正

我一莫展的候,我看到了——

  老女人在客沙上等待我的教。她的眼已被遮住,耳朵听到我的

步,立成一。我看到种情景,心里面一种感直天。

  我扒她的小穴,拿出一冰就往里面塞。老女人叫了好几,屁股

也扭扭去,阻止冰的寒意。

  哪里有用,我又拿出清油,厚厚的涂抹在她的蒂上。得老女人

皮嘎起全身,菊花更是一伸一。我突然她的屁眼有了厚的趣,我

有操屁眼,正好拿母狗刀。

  我取老婆的洗器,水她灌。老女人小穴直,冰

火重天整得她生不如死,如果一般人,早就翻走人。但是老女人正是

需要被支配,被凌辱。不的就是。疼痛和屈辱她的不是痛苦而是

足。

  1L保瓶里面的水全部灌老女人皮眼里,我手取小香梨,

卡住她的菊花,菊花的褶都被展平了。

  看老女人助扭的子,心里上得到巨大的足。巴也恢复力,命

令老女人心的舔我的巴。老女人的确很用心,舌尖慢慢划眼,唇不住

吻。磨蹭在她上任何一部位。

  我解她的手,她我打奶炮。母狗不懂得什幺叫做打奶炮,有些恐。

我表出十分生气的子,一把她踢到,然后用保膜把她的大奶一圈一圈

包裹住,沾滑液,在她的身上抽插起。

  其打奶炮的感不是那幺好,只是一种行上的足。了她几耳光之后,

便她去浴室放水。有人喜菊花涌的感,老女人几乎被折磨得不

得,我看了看表,已凌晨3。

  突然心里生一股邪的念。我如同母狗般的老女人,用台衣把

她手在杆上。老女人只得朝外,注小夜景;屁股朝,享受肉棒抽

插。假如此有人朝我里看去,必定一余。可是小的凌晨只有几

,不汽。哪怕只是,老女人的羞感被完全激出

,除了哀求有渴望。

  我巴,肥穴淫水直花心。老女人也不敢叫出,只能「嗯嗯

唧唧」表于肉棒的肯定。

  我淫水已沾巴,便拔出移到菊花褶研磨。老女人的菊花微

微,看得到里面血的粘膜,母狗更是得抖,要不是我手捧腰,她

早就整人下去。

  我不母狗哀求,用力一破菊花防。菊花部度奇高,屁眼箍得

的,每一次大起大落都能得到巨大的足感。是一种征服的象征,征服女人

三穴令她臣服胯下。但是老女人哪里受刺激,只能不住乞求,求我慢。

  我复性地一次比一次插得深,睾丸拍打在上,出啪啪啪的。

  「主人,不要……」老女人我。她音很小,可能是怕被人听到,

也可能是怕被上帝听。那音似乎是被我操的嘴巴屁眼到肉棒再抵

大。我反而更加用力,次次都把老女人的括肌拉出肛然后狠狠的刺下

去。

  老女人的淫水越流越多,大腿一直流。我抽出巴,了是有臭

味。也不管那幺多,洞重新去。

  老女人的B是外松,菊花正好相反,外松。我便插几下穴再插

几下屁眼。干得老女人全身,我又取下的晾衣子,在老女人胸前晃

的乳房上。我她每叫一我就一。

  老女人了,但又忍不住出喘,不一儿大乳房被了

子,我她:「,是不是喜种被人操的感。」

  「有——哪有回事」老女人道。都完,一股淫水涌而出,

我上知道失禁了。

  「母狗,你在干什幺?」我生气道。

  「不起,主人……我……」

  我再次大力入屁眼,我的肉棒已被屁眼得不行。便低老女人的腰部,

狠狠抽插起。大起大落令身抖,乳房上的子都被蹭掉好几。

  只母狗也到了极限,疼得不行但是屁股是配合我肉棒的率。那精

液肉棒入小的屁眼,好比突破卡便流入一望的平原。

  老女人眉,似乎在息、深思,那抖的神,又好比之中突然

松弛,的精液愉的存。深夜垠星空,何夜能复如此。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