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篇连载


[原创] [简体] 偷胸围的少女


于木富一郎,有甚比坐在他那公室之中更意。

他是一家大百公司的理。然,他今天有的成就,不是他有甚的能力,而是因祖。一家大百公司,是由他的父所立,他的家族有最大的股份

。因此,理成章地,他就成了公司的董事理。

他本身是一庸才,不,公司一切已上了道,加上手下有一班能干的助手,所以,公司的并有影。

事上,他的父,把公司最大的,交了自己弟弟,他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只不是一庸才,所以,他并不放心把家族的交儿子。

木此然心中介意,可奈何。因,父定,公司的一切,要由董事中多通才可以行,而能干的叔叔,加上几小股董事,然就是掌握了公司的

大。

那木是否就甚事也有得做呢?然也不是。

木在公司之中,也抓到了一些,一,就是管理保安部。

大百公司的所保安部,要做的事情其十分,那就是防止高及等等的事。

于如何防止高,木完全毋心,因下的保安理已代好了一切。所有重要的地方,都了二十四小影的影机,又有保安警。至于便的保安人,

更常藏身于售札客之中,既防止外,又防止。

既然,木有些甚可以做呢?那是他得十分有趣的──弄那些被捉到的高。

高的人有各种各,其中有下少,都是小便宜的人,也有一些成僻。其,很多人都有,偏偏喜。面些人,木自有一种上的威(是毫不奇

怪的,因,他在公司之中,其毫地位,只有在种力反抗、也不敢反抗的人面前,他才可弄)。他想出各种各的方法,令方堪,而令他更加得意的就是,在

一种奇怪的游之中,他常有一些意外收。

了使一种游行得更加有趣,木特在他的理室后面,辟了一特的房。然,他要的一房,并有人干涉他,因他的叔父也都,

他管一些事,比不管好,一不管的,他可能反而花更多的心思思考如何。

既然得到默,他玩游就玩得更加的起,更多花了。

不,一直以,倒未有生甚事。那是因那一些被他弄的象,事后都不敢出。竟,偷并不是一件光的事,不可便宣。

今天,木又坐在公室之中,在等候新的物。

就在,有人敲。

『。』木道。

的,是保安主任,他木道:『理,又捉到了一。』他的手上,拿一盒影,了木,并好地:

『理,今天一,你一定得很有趣。』

保安主任然知道木的嗜好,他也有意好木。只要木喜,他的地位就可以保得住。

木,道:『你先把他到房去。』所『房』就是他弄高者的地方的。

『知道了。』保安主任退了出去。

木把影放了影机之中,面出了公司的衣部。

木被面上的一客吸引住了。然是黑白影,但是,可以看到,那是一充了青春活力的少女,她背一挂袋,一只手,正把一胸放人袋子之中。

她有十分娟好的貌,面上神情十分。然,她是第一次做的事。

她一偷了三胸,然后,匆匆地身离去。

不用再看下去,也都可知道,她一定是跟走出公司的大,自以神不如鬼不,在大口被人截住。

木的面上流露出得意的神色。他按了一下掣,椅子后面的一道打,他走了出去。那,有一小小的通道,接另外一道,那是一道玻璃。但是,玻璃是特制的

,只能由面看去。

他在可以清楚地看室的情形。在那桌子上,放了那手提袋,以及三胸,在桌子前面的椅子上,就坐那少女。

木一看,只得自己的心跳在加速,那一少女,貌竟是如此的漂亮。

才看影,他已得,那一少女貌娟好。不,影机的拍离她并不太近,而且又是由高向低拍,所以,看得并不太清楚,在,完全不同了。

少女大只有十八、九,有一很大的眼睛,鼻子高而略形,配上那桃小咀,一看就知是一十分活的少女。

只是,她在低,似乎面色。

木按了一下掣,那一道玻璃打,他走了去。

那少女抬起,她在的神色,然更加的惊惶。

木故意扳起面孔,然后坐到椅子上,口道:『你知道偷是很重的罪行?被判坐牢的!』

少女更加惊恐,她几乎流出了眼,,道:『先生,我知了,我以后不敢了。』

木心中暗笑。每一次,他都先后用一招。一招,一向都是十分奏效的,先方一下威。

『好了,在我你,你要老老的回答,』木:『你叫甚名字,今年几多了?』

『我叫田高士子,今年十九,我是美知大的一年生。』少女。

木心中又惊又喜,方竟然是一女子大生,那真是很得的机了。

『你住在那,父母做甚的?』木道。

『你要告我的父母?』高士子急得流出眼:『先生,千万不要,我父母都是大教授,如果知道了,他』

木感到更加奇怪了。原,方的父母都是大有的人。不,另一方面,他的心中也更加得意,因,力越不敢,他就可以越玩得放肆。

『告不告你父母,是另外一回事,你得先把名字告我,知道?』木。

高士子可奈何地出了地址和父母的姓名。他,都是大教授。

木望高士子,道:『好了,你甚要做高?』

『先生』高士子哭泣了起,道:『其我不是有心偷,只是和同打,他我不敢做的事,我一玩,才干出了的行。在,我十分后悔,我愿

意一切,倍、三倍付款也可以,只求你放我,我以后也不再犯了。』

『你如果只是玩,甚不偷一些小玩意,去偷胸?』木。

少女的面一下子得通。她道:『那是一女同告我,胸部最有人注意、最容易下手,所以,我才。』

木故意沈默不,一之,室的气氛一片死寂。

『好了,你站起。』木道。

少女依站了起。她的身材修,有五四高,育得十分好,然穿一件松身的T恤,但是可以看得出,她的身材十分好。她的下身,穿一牛仔。

她的眼中,流露出求的神色,并惶急地望木。

『通常,于高者,我有种理方法。』木:『一:警,警力自然把偷者控告,你有看上的那些新?』

『室』上,很多的新,都是一些高者被判入的消息。

『不、不要。』高士子道。

木的面上流露出得意洋洋的微笑,他道:『有另外一种方法,找是用付那些未成年的少男少女,那就是通知他的家,由他和管教。』

『不,不』高士子道。然,她也十分害怕一方法。

『唔,你才今年几了?』木故意道。

『我今年十九。』高子道。

『那,你不于未成年少女,那我只能采用第一方法了。』木。

『先生,求求你。』高士子跪在地上哀求,她的眼中,流出了眼。

木心中暗暗得意,他道:『你先起,事情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少女听木,不大喜。她站了起,道:『先生,如果你原我的,我甚也愿意做。』

木慢吞吞地:『那,就要看你是否愿不愿意合作了。』

高士子道:『我愿意合作。』

木望高士子,突然道:『你很喜几胸?』

听到木的,高士子的,上了起。她低下,把弄衣角道:『我只是意拿的。』

木拿起了那三胸,其中,是粉色的,半透明,另外的一,是黑色通花的,都十分性感。

『你以前有用的胸?』木道。

『有。』高士子低。

『了,你是大生,在校,并不适宜穿上肉感的胸。』木一面,一面把玩那三胸,他看了看上面的尺,三胸,都是三十五的。

『你的胸脯有三十五?』木道。

高士子略疑了一下,道:『我是用一尺的。』她一面,面透了,害羞的子,使木更得有趣。

『外面看,你的乳以乎有大。』木:『你在用那一种胸,我看看。』

高士子十分吃惊地望木,道:『不,先生,不要。』

木慢斯理地:『我本是想你的,既然,也就算了,我只好通知警力。』他一面,一面拿起了。

高士子面上又流露出十分惊惶的神色,她道:『不要。』她了一,道:『我用的只是很普通的胸,有甚好看的。』

『真的很普通?人家,大女生喜用前扣型的胸,你是?』木,同目光灼灼地看高士子的胸脯。

高士子低下了,一句也不。

木走到了她的身,道:『怎?我看看,我就放你。』

『真的你看看,就算了?』高士子似乎下定了心地。

『然,我只不想看看。』木得意洋洋地笑。

高士子咬了咬牙,便把自己身上穿的那一件T恤扯起,她那雪白的胸脯露了出。

她的身上,果然只是戴了一十分普通的胸。那是一种廉价,而且,已,然已用了相日。

那一种古老的胸,胸罩部份相大,把她的整乳房都裹住了。但是,只是外面看,也可以知道,那十分巨大,三十五,相信是真的字。

木的目光,完全被吸引住了,一之,他也不知道要怎做。

高士子的孔,得就像一,她站在那,一也不,就像是一尊雕像一,姿自然而惑。

木吞了一下口水,道:『原你用式的西。』

他的中,在翻。去,他也曾如此弄一些女高。但是,到此地步,他通常也就作,任方离去。

那是因,他自己的心中也都十分明白,如果搞得太份,公司可能就受影,几叔父,也不放自己。

何,他在去利用种方法弄方,只不是一种复心理,以企表自己的力。他有的是,要玩女人的,多漂亮的女人也可以玩得到。事上,公司中不少漂

亮的女,都主的向他投怀送抱,他何必要冒的呢。

但是,今天面眼前的高士子,他有一种以形容的占有欲,他竟然想真的把方占有。

那也是十分正常的。去,那些高,也有不少生,不,未有大生。而且,高士子的肉体是那的丰,一大木瓜晃,人又是那的漂亮。有,她那

一种含羞的表情,也是引人遐思的。

事上,去捉到的一些女高也有身材很好、貌漂亮的,但她大部份是匪;有些是女郎,甚至主向木暗示,可作肉体的交易。那反而把木怕,他不

是一不懂分寸的人,然明白搞的后果。

但是,面高士子,他想去冒一下。

高士子木不,于是放地道:『我在可以离去了?』

木被她的惊醒,立即沈道:『那有便宜的事。』

『你、你』高士子急得想道:『你才不是,看看就可以我离去?』

『你以我真的要看你的胸?』木:『我是要看看,你是否有偷其他的胸戴在身上,明白了?』

『那你在已看了,就我离去啦。』高士子道。

『哼,我看不清楚。』木:『首先,我怀疑你的胸脯有有大。你一胸,又是的密封,道不可以把其他的戴在面,再在外面罩上一?你些

高的人,都是多端的。』

『我根本就有身室,怎!』高士子急得面色,在。

『那是你的,我怎知道你到底有有身室呢?』木。

『那、那你想怎!』高士子。

『方法,一:是你把胸下,我看清楚;另外一,是我警。』木。

高士子又急得哭了起,她道:『你,你不是欺人家?』

『小姐,你可。』木道:『首先,有人叫你偷西。其次,我也迫你,要你一定下,一切,都是你自己自愿的呀。』

『那──』高士子一竟不知道怎回答才好。她想了一想,:『不如,你叫一女入,我她查好了。』

『不,我也信不我的女。或者,一折衷的方法,就是一女警搜查,女警是比可靠的,好?』木。

『你、你』高士子明知木是在威她,但是,又想不出甚方法。

『怎?』木催促道。

高士子手足措,呆呆地站在,在不知道怎回答。

木微笑:『如果你不反的,不如我就替你解、查一下。』他了一,道:『其,也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你在生面前,不也是常要他查?』

他一面,一面走到了高士子的身。高士子依然呆立,并有作。

木知道,方已屈服,他的子也大了起,走到了高上子的背后,用手解了她那胸的扣子。

高士子用力地胸,但是木十分巧妙地用手摸了一下她的腰,高士子的手一,那胸便不住而掉了下。

木的眼睛得大大。高士子已上用手掩住胸部,但是她那丰的嫩肉,仍然露出了大半。

那肉,就像丰的桃子,而且,由于高士子的手掩胸,使她那肌肉得更加丰。

木只得一的。一种半遮半掩的姿,乃是最人的。他渴望知道,在高士子手的遮掩之下,到底是甚。

高士子道:『在,我可以走吧。你已可以明,我再有拿其他的西。』

『不,有,你那子未下。偷乳罩的人,通常也偷。』木。

『你真。』高士子咬牙切地。

木得不人。他走到了高士子的身,去解她那牛仔的扣和拉。

『不、不要。』高士子松了手,用力地扯住了子。

她胸前那奶子,即因手去拉子,完全露了出。

她有粒又又大的乳淡色,而在那乳的尖端,是粒微微突起的乳蒂。

木看得呆住了。他看不少女性的胸脯,但是,到乳房外型的漂亮,以眼前的高士子最吸引。

高士子到木目光灼灼地望自己的胸部,了一跳,本能的反,又使她的手掩住乳。

木机不可失,上用力一拉,高士子的那窄窄的牛仔,同一起,都被一拉扯下。

高士子又是一惊叫,她的手向下伸,掩住了自己那神秘部位。

但是,得上,不了下面。那一种的狼情形,在以形容。

木像了狂一,把高士子入了怀中,手也在她的身上摸。她的皮,是那的滑不溜手。

高士子扎,把木用力的推,道:『你再,我可叫救命了。』

木了一跳。他果然松了手,高士子扎,走到了沙旁。而且,准把自己的子再次扯上。

『好,你走吧。不,那一盒影,我不把它交你。』木。

『影?甚影?』高士子道。

『你看看,在。』木道,指一指桌子上那一盒影。

桌士子呆住了。她不知道,木是甚意思。

木打了影机,把影放了去,高士子的整偷行,上即出。

高士子面色得青白,呆呆地站,不知所措。

她的整肉体,在毫遮掩地露在木的跟前。

木直得目不暇。高士子呆立,就像一尊石像一。她那胸脯,固然漂亮,而在那平坦的小股之下,那一片三角地,就更加的吸引。

在那,了一的草,柔地覆那一神秘的部份。

她的大腿修,肌肉,一切都是那的完美瑕。

高士子望那影,然地坐到了沙上掩面而哭。

木坐到了她的身,把她,道:『只要你乖乖的听,那,等一,我就把影交你。』

高士子有,依然在哭泣。

木的心中,有一种。面梨花雨的少女,他有一种优越感,方已在他的股掌之中,他可以所欲。

他的手,始在高士子那光滑的身体上活,而且,很快便握住了那只充了性的奶子。

高士子的身体扭了一下。她想扎,但于是停下,任由木活。

木把她地推倒在沙上,自己站了起,把所有的都上了。然后,按了一下机,道:『有我的命令,也不走。』

他再次走回高士子身。高士子躺在沙上,眼。

木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去,然后坐到了高士子的身。

『上,你女大生最喜玩性游,在大校之中,遮大,是不是真的?』木一面,一面用他的手,恣意地揉搓高士子那桃子。

高士子了,有再甚。

木捉住了高士子的手,把她放到了自己的具上。

高士子『呀』的一,上把手了回,面色也得通。

木:『不要告我,你也有碰男人的玩意。』

高士子并不哼一,她只是任由木在她的身上婪地摸。

木再次把高士子的手放到了具上,道:『好好地替我摸。』

高士子的面上,再次流出了眼。但是,她今次不敢再手,只是默默地在摸木那丑的男性器官。

木的手始向下移,越了那一片草地,再向下移。

他的手,触摸到了高士子的,而且那一片。

眼前的高士子,眼睛,任由方活。

然,她的心是在不地抗拒,但是,在生理方面,法抵受木的那一种刺激。

木然十分,但是,他到底是一情的高手。老,他玩女人的十分丰富,完全懂得怎去挑起力的情欲。

他的咀巴,亦始向下移,首先吸吮那粒突起了的小桃。

高士子的身体扭了一下,而且后地出了一呻吟,然后口不停出哼哼哦哦的音:『呀哦唔呀哦』

而木的手,更那之中,液正源源地涌出。

他的咀巴向下移,到了那泉水淙淙的地方。

他有一癖好,就是喜吻那一的地方。他深懂其中的,向方的敏感地方刺激。

高士子的身体,始了烈的扭,并叫道:『不,不要。』

而她的手,忍不住在木的身体上活,始不停地摸。

木坐在梳化上,把高士子拉到自己身,:『,你也我服。』

高十子露出惊恐的神色,道:『不,不要。』

『你忘了那影?』木竟狠狠地道。

高士子成了一只听的小羔羊,不敢再反抗。

她笨拙地用自己的口,始去接触木的肉棒。她然是不懂得怎做才。

『地,唔啊好好舒好舒服呀唔呀』木在指,他亦不出了低吟。

高士子慢慢地懂得了其中的技巧。然她极端的不愿意,但是完全有价价的地。

木只得那是一种极大的享受。去也有不少的女子他作同的服,但那些女子是富有的,怎及得眼前少女。

木再也法忍耐,他再次把高士子推倒在沙上,而且把她的大腿向面分,始正式的攻。

高士子『呀』的一叫了出,面上流露出痛苦的神色,而且眼眶落珠。

木只得那通道是如此的窄,直以通。但是,在他活了几下之后,高士子始可以接受他的猛烈攻了。

木的作得越越激烈,而高士子最初的痛苦表情,也已的消失,而且始出了愉快的呻吟。

她的反,令到木更加,他的作越越快,于,他在高士子的那一串喘叫之中,到了高潮。

一切,又恢复了平,木然地坐在沙上。他那地球上,竟然有一。原,竟然是高士子的第一次,他的心中不禁有一疚。他了几面高士子

后,匆匆穿回衣服。

然后他取出了那一卷影以及那三胸,放在袋之中,高士子,道:『好了,你在可以离去。』

高士子不甚,只是穿回了衣服,拿了那袋,把那三胸取了出,在桌上。水她的眼睛涌出,上流露出怨毒的神色。她木道:『你今天

了我一永恒的回。有一天,我也你一永恒的回。』

木的面上,略愧之色,而且高士子眼中的那一种怨毒的眼光,使他不禁感到一心惊。他不敢再甚,只是任由方走了出去。

木依然在掌管他的王,而且本加。

于高士子的事,他只愧了一,也就事情。

而且,由于有了高士子的,他得更加的害。

只要是稍有姿色的女性,他都占占方便宜。

利用一种手段,他已玩弄不知多少女子。而令他十分得意的就是,所有的受害人,在事后都不敢警。

由于完全有事生,更加令他的色大。

一天,他坐在公室之中,又到了保安理走。

『理,今天又有一合你心意的人了。』保安理。他然知道木的一些所作所,而且也知道他漂亮的女性特有趣。

和往常一,他先看看那一盒影。影中,出了一漂亮女郎,她的年大二十五、六。

在影中,她亦正在偷取胸。

(女人都那喜偷胸。)木想。

他心中大喜。今天,他又可以自己泄一下了。

他走了房。那女郎,已坐在椅子前。另外,尚有一男人,正在修理甚。

『你是干甚的?』木向那男人道。

『我是保安系的修理。今天有小毛病,我修理。』那男子。

『搞妥了?』木道。

『上就可以了。』那男人。他站了起,向木和那女郎打量了一下,:『不起,打扰你了。』便离了『房』。

木把所有的都好,把挂起,房子在了隔音,在面真是有天地。

他在坐回椅子上,心地打量那女郎。

女郎的神情有一,她的外貌,深深吸引木。

她的年大廿五、六,有一把的秀,眼睛又又大,而最吸引人的,是她的胸脯。她穿了一件窄窄的T恤,那乳房,就像要裂衣而出似的。

她整人都十分成熟,有一种迷人的采。

木打量女郎,她并不算得上是色美人,有另外一种味。

『你叫甚名字?』木向方道。

『我叫大野芳子。』女郎道。

木看了看桌子,上面放了一胸及一。

『些西是你偷的吧.』他道。

『我、我』大野芳子支吾了一,:『我其只是忘了付。』

『哦,忘了付。』木笑:『那,我通知警方,由他向你收吧。』

『不、不要。』芳子惊慌地。

『哦,好了,你告我,你的到底是甚?』木。事上,知道方的是十分重要的,有一些女性,并不害怕方的恐,但可以用利的方法得手。

『我是一歌星,不尚未成名。』芳子:『不,最近已有公司找我,所以,求求你,不要警。』

『你不是只是忘了付?既然,你可以向警方解呀。』木。

『好了,你不要咄咄逼人,我承一切好了,你想怎?』芳子。

『好,爽快,我最喜爽快的人。』木:『那,你怎?』

『你要求怎?』女郎:『我想,你并不是第一次遇上的事情,你也有你自己的一套吧?』

『好明的女孩子。』木:『我听,你歌星十分容易和男人上床。』

芳子:『听你的,我想你有意思叫我和你上床。』

木『嘻』、『嘻』笑了,心想一女子,可真害。

『你第一次要求那些偷了西的女人做?』芳子:『我想不是,你可以告我,是第几次呢?』

『甚?』木嘻皮笑地。

『你不是,我是一爽快的人?我想你也同的爽快。』芳子。

『反正你不是第一。』木微笑。和的一女人交往,又有另外一种特的滋味。

『你算不算用?』芳子咄咄逼人地道。

木得有一些可笑。在,似乎成了自己是一受的人,而芳子反而是者。

『我怎回答你呢?』木微笑:『你算不算?』

『然算。』芳子:『通常,女人都肯答你的要求?』

『如果不答,那,她就要去警察,由警察理了。』木:『所以,我我不是用,我只是了她多一种。其,女人和男人干那一回事,

她本身,也是一种享受。』

『那要看手怎。』芳子:『如果是不中用的家伙,反而是一种折磨。』

『你要?』木道。

『我有的?』芳子。

『有,』木道:『除非你愿意警方,由他解。』

『好了,再警方了。』芳子:『我的在那?就在?』

『呀。』木:『我在已加了很多。你看那一沙,可以成一床,至于另外一房,是一小小的洗手。』

『你倒想得十分周到。』芳子。

她始把那一件裹在身上的T恤了下。

木只得跟前一亮,芳子面只戴了一十分暴露的胸,十分丰的乳房已露了一半出。

那肉,真的十分丰,而且看充了性。

芳子把胸的把子解,只奶子就向前跳了出。

奶子就像吊一,在前端是又又大的,然后,是粒棕色的小葡萄。

木看得猛吞了一下口水,那充了惑。

芳子微微一笑,她把那牛仔也褪了下,在那牛仔之下,是一薄薄的三角,在那三角地是一片黑色。

木只得自己的具,上硬地扯起。

芳子走到了他的身,道:『怎,你欣我的身体?』

木道:『你有一具那人的肉体。』

『那,你在等甚?是你的物呀。』芳子。

木只得自己的手在抖。他伸出了手,猛地一下按在芳子的肉球上。

芳子的身体向后一,道:『老,我得你人真。』

『甚?』木笑道。

『用的方法迫女人,你是不是?』芳子。

『我是,不,也要你情愿。』木笑道。

芳子微微一笑,她把自己那最后的屏障也都解除了。

木只得自己的手在抖,芳子的身材的确一流。

他急不及待,把自己身上的一切都去,然后向芳子扑了去。

芳子:『那急色,躺到梳化上去,我在就替你服。』

木依照方,躺在那一的沙床。芳子走到他身,始和他烈地吻了起。

然后,芳子的咀巴始向下移,她移到了木那最敏感的部份。

她的确是此中的高手,她的舌在不地活,使到木有一种烈而刺激的感受,他的大神,似乎都被了。

眼前的芳子,和以前他所遇到的那些女子都不同。以前,他威迫利,一切都由自己采取主,但是眼前的芳子,一切都采取主,使他另有一番滋味。

他那最敏感的地方,正在芳子那桃小咀中出。

木忍不住出了一的呻吟,他的手也在芳子那滑不溜手的身体上不停地活。

芳子坐到了木的身上木入。

木只得,她那一片方寸之地十分,而且有一种火的感。

芳子成了一,她在木的身体上奔。

她的身体一上一下,活得十分害,而她胸前那充了性的肉球,也在一上一下地。

木忍不住用手去握住了那乳球,用力地搓捏。

『呀噢好啊好刺好刺激呀呀啊噢!』芳子也始出了一的呻吟。

些的音,使到木的感受更加的烈。

芳子的活在更加的激烈,她猛地活了下,木得自己已完全不受控制,到了最后的高潮。

一切,又再次回复平。

芳子站了起,道:『你躺休息一,我先去清洁一下。』

木了,一次,的确十分的疲倦,因芳子的一切,都是那的充道和力量。

十分以后,芳子那小小的洗手走了出,而且已再次穿上了衣服。

她的面上,一十分古怪的微笑。她木:『怎,你不去清洁一下?』

『你先不要走,在等等我。』木,他匆匆地走了洗手。

他洗完,由洗手走出,只芳子坐在沙上,口中吸一枝,正好整以暇地等待。

『芳子,今天真的令我忘了。』木她道。

『你已足了你的欲,在把那一盒影交我,我走吧。』芳子。

木把那一盒影交芳子,芳子把子放入了手袋中。

『芳子,我以后可以再面?』木道。

『你我感趣?』芳子吸了一口,:『好呀,不你要找我,先找田高士子吧。』

『田高士子!』木十分奇怪,那是呢?

『就是第一次你利用力占有的那女孩。』芳子。

木上起了,他起那怨毒的神色──他心一震,:『你和她有甚系?』

『我是她雇的。』芳子:『才的一切,都已拍入了影中。明天,就送到各大去,那你便可以成名人了。』

『甚?』木只得冒汗,才那修理工人,原。

『噢,有,我忘告你,我是染有滋病的。高士子,要你一忘的回。』芳子。

木只得全身,并倒在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