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篇连载


[简体] [原创] 那一年暑假(一)


那是研究生第二年暑假生的事情。了我考上研究生,也了督促我考研,女友夏洁和丹春都回老家。第一研究生暑假我出去旅游,她也能回家。第二年,夏洁大,惦回家看看。丹本想留下陪我,但我她安心回家,丹依依不舍地回江西。一下身女孩子都离,始天有不,得生活缺少了多西。妹妹去澳洲度假,我更是百聊,很是寂寞。最初几天,天天呆在情人的寓所。家中有佣人。平打房和做。知道我放假一人,另聘了人,餐,但所有佣人一到晚上就不再上。理由是我要复功,其是怕下人知道我的系,竟外我叫她姨。不好意思我她天天不想上班愿意在家陪我,所以每天清晨,她是假要起的子,但故意很柔媚地挑逗我,一旦我真的起,她与我,事后埋怨我耽她上班,然后秘布置些事情,名正言地陪我呆在床上,到我要起床止。我也得穿,竟她陪我有些失落的情稍稍定些。

  一美好的清晨,感到一光窗外射室。我和都喜拉窗帘透明睡,然,因是在上,倒也不心外可以看室的一切。朦中感用她的似乎意但然是故意地在我上揉。弄得我身酥痒,我只好眼,作醒什幺也不知道的子:“,你上班啊?”柔柔一笑,含情地凝我,道:“是啊,正准起床呢。”口中,身体反而我,手在我胸膛摸。我看她,媚一笑,我心一。夏洁和丹比年多,可要真比起,在是比她性感迷人得多。“想什幺?”咬咬我耳垂,吹口气,柔。我手伸她胸脯,熟地捏摸她的乳。微微上眼,喘口气道:“我又不想上班了。”我手停留在她乳,笑道:“阻你,你起床去啊。”“你成心是不是?”一笑,同息一:“以后做你太太,我要嫉妒死她了。”我盯她:“我娶你好了。”看我,忽然然一笑:“可是你的?可不后悔。”我一笑。道:“唉,不。你是娶夏洁是丹?不人都娶吧?”我微微上眼,似乎睡,了一儿,眼笑:“准真娶人呢,好像拉下都不合适。”“你心里更愿意呢?”倒并不催我,她本也是耗找借口不上班。“我真很取舍呢,我喜夏洁更漂亮,可丹丹也好招人喜和疼,而且留下丹丹,那不是要她命啊,我不的。”“你呀,唉,哪女人放得下你,可你太不。”“不,心里怪受的。”我。“好,不了,不了。”忙摸我,慰地:“反正在年,不要些事神。”

  我平躺下,看的小子。躺在我身,透的子看我,小心地:“想什幺?多想,啊?”我子中的笑笑,:“什幺。”了一儿,身一只腿搭在我腿上,手摸我胸脯,:“今晚要我里玩,你能不能不回家我里呀?”我的,是一比好的女友,据曾是大同。代表一家美公司在大的事,平也是那比的人。清楚我与的系,或是除我和外唯一知道我和系的人,所以希望我留下,我不愿充种。我即拒。我,柔哀求:“求你啦,答我,留下吧。”我,可怜巴巴的看我,看上去很失望。我并非石心,我吻吻她,:“不好。”咽道:“是我唯一可以向人示我也有自己心的男人的候,我--”她泣不成。我心里感到很,法向任何人她的和她的恨,唯一可以告的人了,而我不她种机,即使我多幺不愿意,也拒,竟是我的第一女人,她作出的牲和忍耐是一般人以想像的。

  很少流的,我她,安慰她:“哭了,我下午再就是。”凝我,同有些不好意思地擦擦,:“真的?”我,死死地我,我笑道:“喂,不上班啦?”狠狠地吻我一下,略羞怯地一笑:“有你我什幺都不要了。”窗外光,我想,在一愉,我暗自自己太不是人,不能我的女人真正的快和幸福。可是,我怎幺也想到因一承害了一女孩,那就是的女儿肖笛。下午,踏夕,步走的墅。外就听房里嘻嘻哈哈笑,我敲,似乎知道我,她有等佣人自己把打。上漾喜的笑容,她拉我手,,沙上的笑道:“,你才念叨他,不,曹操曹操到。”我含笑向好。笑微微地,看看:“是你盼的,你才心神不定的子。”略略一,笑道:“胡八道什幺呀。”音落,旁洗手走出一女孩。笑介:“是的女儿肖笛。”含笑肖笛:“肖笛,叫哥哥吧。”肖笛看看我,碘一笑,叫了一。看看,不自然地笑笑。确,我的身份很尬,好在用不解什幺。

  肖笛大概十六、七的模,身高一米六二左右,小小的蛋,粉嫩的皮,微微有些的,月型的眼睛,而淡的眉毛。略但的嘴唇。她穿普通的外套,下穿白色短裙,穿一小巧的鞋。看上去小玲,精致典雅。我印像中北京女孩子都很洒和自熟的,因此猛到一像肖笛那羞羞答答有些少女羞怯的女孩,反而奇怪,好在始的事情,肖笛的神也自如了些。那是我第一次到肖笛,,并有什幺特的感。漂亮,肖笛不如夏洁,成熟,她比不上丹,媚,她更不可能与相比。我甚至得肖笛母比她更有味道些,到一女孩子,多男人心里多少琢磨一番。我那在夏洁和丹的之中,性生活有和夏洁她,因此身心都不太渴,并有把肖笛一乳毛未干的女生放在心里。那夏天似乎得特炎,暑假既然不准出去旅游,只好每天呆在的寓所。那是我和像夫妻一生活最定持的一段。某一天早晨,大概十多,我坐在台上看,坐在面,了陪我也拿一本看,四周悄悄的,偶地望望我,眼里充柔情和幸福。听熟悉的笑,抱歉地看看我,一笑:“与她那女儿又了,你看好啦,我去照她。”其我倒也不想看了,但既然,我只好呆在台。

  听外面客嘻嘻哈哈地笑,我心有些痒痒的,我并不是能刻苦看的人,哪儿就喜往那儿,正在我心神不定的候,肖笛推台嘻嘻笑:“喂,姨和我你是不是要休息一儿。”自上次面,聊天以后,我和肖笛彼此熟悉多,交流便多。我求之不得,笑合上手中的,笑:“我早就想休息,好几天了,在家做功?”肖笛一:“事老做功啊,天天在家看。”,肖笛手扶在坐的椅子上,瞟了一眼我看的,:“看什幺?”我一笑:“,你不感趣的。”肖笛一,道:“瞧不起人。”看她那清俏的的蛋,我心里一。我不得她打我什幺,但确那所有女孩子似乎都充了切和好奇,心有一种莫名的,似乎所有有接触的女孩子都予了期盼,也和夏洁、丹她的就助了我心不安分的西。感,我得肖笛我是有些好感的。我一笑:“有瞧不起你的意思,只是得你漂亮一小姑娘看枯燥的太忍。”肖笛羞怯地瞥我一眼,咬咬嘴唇,想什幺于出。“放假意思,有想晚上出去玩玩也有人陪。”我好像意地,心有些引的意思了。

  “你有朋友?怎幺人呢?”肖笛似乎不相信地。“嗨,那些狐朋狗友天天面也死了,肖笛,你好像很少出去同?有非常要好的朋友?”“有啊?我有几好朋友的,都是我同。”肖笛天真邪地看我朗朗笑。“你玩些什幺?”我心地。像肖笛那种女孩,一旦我真的像很注她的生活她是非常愿意告我她的一切的。肖笛滔滔不地始她和她那些朋友的有趣的事。我量很耐心地听,心有些不以然,意中我自己知道什幺她有耐心。聊了一儿,肖笛抬眼看看我,略略羞地一笑,:“是不是挺聊啊?”我笑笑,:“也不是聊,女生的生活是与我的不一的。”肖笛斜我一眼,一:“不一是可能的,但是女生啊?我上就十呀七啦。”我哈哈一笑,什幺。肖笛羞地瞪我一眼:“哼。”我上改正,抱歉道:“不起,有的意思。”肖笛含羞瞥我一眼,笑道:“那笑什幺啊?”人一。半晌,肖笛:“你父母都在外,你以后也出去?”我,是的。“那你”肖笛沉吟了一下接“那你干不出念?”我看肖笛,我也奇怪什幺出。肖笛意味深一笑。我含笑看她:“笑什幺?”“笑什幺?我什幺也笑啊?”肖笛故意地看我。“什幺意思啊?”我。肖笛:“我想你一定有什幺人舍不得离,所以才留在中。”完,她自己了。

  我喜肖笛那清有些害羞的模,,天天与夏洁和丹一起得的女孩子有什幺多大趣,可因与一起,或她太我就我,反而我每天得空想找什幺刺激,原我的坦白。我也算人,自然知道肖笛怎幺想,要引肖笛种女孩子不容易,在想那的确年,有怎幺考太多后果也替方想太多。肖笛我有些昧地看她,羞得通,嘴里硬故做地笑道:“那看我什幺意思啊?”我一笑,:“也是呢,我我喜一好可的女孩子。”肖笛楞一下,我眼里似乎懂了什幺,身子了一下,一,似乎得不什幺好像有不合适,她不自然地笑笑:“能告我?”我凝她不,我中的女孩是不用多。肖笛眼睛望向,不吭,久,她音有些哽咽道:“你欺人。”完,起身走。有天到肖笛,我不知是否有些分,有些吃不准肖笛是不是真的生气。那是一聊而的夏天,我得生活中似乎有什幺令人激的事情,每天泡在的寓所,也致,甚至得多与她。我想,那一定是肖笛更受的天,因她再次到寓所,她有些憔悴的模我大吃一惊我与在台看,各自坐在自己一,偶,忽然抬看我身后,微微一笑,道:“,恬恬啦?怎幺不吭一?”我不用回,知道肖笛了,恬恬是她昵名。听身后肖笛熟悉的音:“姨好,天在家呆,好聊,跟到姨家玩。”“噢,坐。”瞥我一眼,我扭肖笛笑笑,肖笛快瞟我一眼,我笑笑。眼中一奇怪的眼神,我:“既然恬恬了,你也休息一儿吧,看了一早上的。”肖笛有些不自在地在身坐下。与肖笛寒暄几句,的情,起身肖笛:“你与哥哥聊一儿,我去事再回。”肖笛自然了,微笑:“姨您忙好啦。”看我一眼,肖笛笑笑,离台。台上除了光的金寂。

  我笑:“好几天你。”肖笛似乎放松了些,笑道:“是?我倒得,在家看休息。”我心想你倒得自然,我一笑:“我以你生气不了呢。”“生气?”肖笛禁不住是浮起,但上得很定“生什幺气?”她倒挺能,好啊,我不在乎,看最后不住,我笑解。你我往,人天南海北聊,肖笛似乎有意想往我系上引,而我故意不接她茬。肖笛神有些失落,不像始那致勃勃。聊了一儿,保姆,她告我我去一趟。肖笛笑嘻嘻地:“姨叫你,你快去吧。”“好,你坐一儿,我上回。”走到室,地坐在沙,一房,我感到气氛有些不。盯我,我坐在她面,作注意地:“什幺事?”“什幺事?你与肖笛怎幺回事?”抑自己的感情平地。“什幺事啊?神兮兮的。”我得不耐地答。身体,她咬嘴唇,努力控制自己,我太熟悉她每表情的含了。她猛起身,疾步走到我身,半坐一把抓住我手,嘴唇哆嗦嚷:“你以我看不出?”我甩她手,道:“神病。”猛趴到我膝咽起,她肩,咽道:“你非要我求你啊?不要做。”我得心里有一愧疚,但年气甚,道:“不要事找事。”我的倒也不完全是假。“我看你大,我不了解你?”流嚷,音放大了多。“好,我求你,你怎幺看不起我都系,我求求你,不要与肖笛做那些事。”“我做什幺啦?”我气地起身要走,上前一把住我腿,身体坐靠在地毯上,汪汪的抬起,仰看我:“我哀求你,你我做什幺都可以,就是与肖笛往,想想夏洁和丹,她好你,不要她失望,我求你,--”

  “我的事不用你管。”她提起夏洁和丹,我也非常羞。“那我求你,看在我你的份上,那做,道我求你你都不听?”“你是求我?分明是命令我,我也不用你求我什幺?你自己也大小。”“天。”我的羞辱之极,她几乎要昏厥去。“怎幺啊。我究竟做什幺啦,老天我。”我稍稍豫一下,推她,:“我回家了。”“走,走啊,求你走。”想拉我,但看我的神她不敢了。我扭身,倒在身后。我至今仍是我做的最不可原的一件事,也是我永得法的一种忍。走出室,下。肖笛正在客坐,手翻一本,我下,她我甜甜一笑。我勉笑笑,,心情与她,我平地:“恬恬,你坐一儿,姨上下,我得先回家一趟。”“是?”肖笛看我,眼里流溢出深深的失望和不安。“有急事啊?”我匆匆,得多,收拾好我的西,完再就离了房。我不想在此多忏悔的。后偶一次与起件事,她依然新,她淡淡笑道:“我真恨不得出去了你。”我抱歉地她,深深自地:“不起啊。”一笑:“算了,都什幺候的事啦,放在心上。”但我知道,永忘我的冷酷和情,就像我忘不了一。

  回到家,似乎一切都非常怨恨,冷下,我更多地自己不是人,我得我不那,她如此低三下四地哀求我。但只自己的情,然得自己了,也得自己什幺了不起,好像自己被冤枉似的。得聊,只好夏洁和丹不停地打,弄得她以我出什幺事,急得只我要不要上回北京。确,我打之勤和口气,有些失常。我只好整自己情,告她一切均好,她安心在家暑假。原本想主打,可气她不理睬我,所以天持与她系。其我早后悔了,一直期盼她打。的等到,等了肖笛的。“想到我你打吧?”肖笛在中平地。“是啊。”我答。“真,他老上班,我一人在家也意思。”我知道她的意思。“要不,我家玩吧。”完我就几乎扇自己一耳光,我明白我意中的企。沉默好久,肖笛用几乎听不的音道:“在?”“是啊。”不知何,想到肖笛清可的,我有些。“嗯,好吧。”肖笛放下了,筒嘟嘟的音,我似乎想通好多事,我有些犯罪感地放下筒。稍稍定定神,本能地走室,夏洁和丹的照片放衣柜,我自己明白什幺。肖笛入房,她想得自然些,但室的气氛使她法松自如。她得几乎要倒,斜靠在客沙上,我走到她身,她色煞白地仰看看我,我腰起她,她得好像只剩一衣服,我低下,肖笛上眼,身体哆嗦,我嘴唇到她抖的的嘴唇。

  她身体一硬,手抓我手臂,嘴唇始在我嘴唇狂吻,我她放倒在沙,斜靠在她身上,全身也得非常激情,始吻她。她嘴唇吻,我舌去她唇,肖笛牙咬得的,我舌去,她忽然意到什幺,微微嘴,我的舌尖在一起。肖笛沉重喘息,偶眼,我看她似乎得陌生的俏,的使她看上去得那陌生。我手在她衣服外摩挲,触摸到她乳房,她舌不了,猛地僵在我口中,我手摩,她呼吸有些,我舌尖她嘴里出,急促呼吸。我手慢慢往下,她衣的腰拉,手慢慢伸她胸脯。她的乳罩是的那种,似乎下面一圈有些硬物,我手指伸乳罩,然后往上一推,乳罩推到乳房的上面,手指按住她小巧的乳房,肖笛啊了一,身体一激,一下得非常柔,我子很清醒,不知何想到了丹的第一次。肖笛的乳房像一小而的面包,有些硬,乳小巧,我手摸,感她呼吸和身体化我的感受。她了我的摩,呼吸得律,微微眼沉浸在我摸的愉之中。似乎得很慢,好久人就一直不,她身体在我摸下得柔,富有激情。忽然,我手停在她乳不。肖笛眼,似乎奇怪我怎幺停下了,她羞地躲我的凝,扭向一。

  我吻吻她耳垂,同在她耳低:“我上去吧?”肖笛惊慌地看我,:“不,不要。”音有些嘶,身体始想往上坐。手去推我手。然推不,她有些惊恐地看我,眼睛里第一次出慌。我看她不,手始摸。她推我:“我起,不要了。”我心里多少有些沮,手摸,她几乎要哭出,含哭腔道:“我起,手拿了。”也我的眼里一深深的失望,她口气得低柔,:“我起,我好?不要。”我手挪,她手忙去整理乳罩。我手放到她大腿,裙子摸向她大腿跟部,她尖叫道:“不要,不要。”身体激烈扎起。,得非常和堪。我拿手,坐到沙上。肖笛呼哧坐起,整理好衣和裙子,理理,瞟我一眼,地坐到我身。人一。房里得非常安,听得彼此的呼吸。感她偷偷看我一眼,手探握住我手。半晌,她低:“你生气啦?”我然得得大度,我平地握住她手,住她腰,她身体依偎到我怀里,我吻吻她,:“不起,是我不好。”肖笛仰起,吻吻我,:“你我?”多傻的,但我是。肖笛一幸福的神情重新依偎到我怀里。我有摸她或吻她。肖笛留在家里吃。她像一只快的小几乎寸步不离地跟我,一直到离前,我在她嘴唇一下,含笑:“回。”肖笛有些失望地看看我,默默。

  肖笛离。我的全身似乎疲乏之极,我通了。“我去你那里。”我地。是与扭后我的第一。听得出的呼吸,沉默,她回答:“嗯。”好像不意地坐在客,其我看得出她一直在等我。我上前,住她吻了一下,看看我,平地:“小洁和丹丹我了。”“我她打的。”我,算是接地表示道歉。餐后,我像去一各自看。夜已深,我起身:“我不回去了。”也不抬,嘴里嗯了一。我浴室出,已躺在床上,用薄被在自己身上。我掀被,躺到她身。她穿睡衣,去她是只乳罩和衩躺在床上等我的。躺了一儿,她:“?”不知何,我得她很平,好像我是一她不的陌生人一,那种感我感到抑,我手伸她睡衣,慢慢摸她丰的乳房。微微上眼,面表情,我手伸到她毛茸茸的地方,触摸她的敏感地,我知道她什幺地方最敏感。身体微微,我去解她睡衣,眼角地留出水,包含了的委屈和怨恨,她手力地垂打我后背下,仰脖子,手慢慢放下,我手再次去触摸她,她抽泣微微了她腿--

  第二天醒,早起床,我穿睡衣下,正坐在沙看外,我下,她:“的去吃西。”我坐到她身,住她腰:“再扭了,好不好?”看看我,:“听准送恬恬出去上。”我盯她:“我真什幺。”“我管不,我告你了。”“好啦,好啦,不她。”我有些不耐。盯我,我得她似乎一下得憔悴了多,心一,柔柔地:“我道歉,不起。”水眶而出,咽道:“你以道歉一下就完了?”我一笑:“那你要怎幺我啊?”掐我一下,恨恨道:“我掐死你算了。”我咧咧嘴,哈哈笑道:“那你下次人掐了多憾啊。”恨恨瞪我一眼,打我几下,我知道,我的系多少有些和。心情有些疲怠,不是太想与肖笛系,,我好像也并不怎幺挂她,重新与和好更我愉快。一天,我正好回家取西。准离,,抓起筒,人,感知道是。果然,等了一儿,肖笛:“在家?”“是啊。”“是不是很忙啊?”“是啊,快了嘛。”“我也是。”肖笛,我想她是等我邀她家里,不我好像真的有了上次的情。“我想教些上的,你能我?”肖笛。“找吧,如果我能的。”“我在能?”肖笛于低。我疑一下,回答:“好吧。”肖笛到房,猛我,她微微一,但眼角有些,神很是委屈的子。我含笑她坐下,她低不,我漫地,她心不在焉地回答。我本想吊她一,可到她那清新的模有些,我想我就定一定要得到她身体,既然心里有了念,我倒也不急于想走的事了。我自付种乳毛未干的女生是游刃有余。

  肖笛并有上的事,我也得提起。肖笛上露出少有的楚,我想她一定恨极了我的情。肖笛穿了一薄薄的,上身套一件短袖的衣,的梳成一大大的子垂在后,我想她是作了些准的,穿上大概是了保自己吧,想到此我心有些悻悻然,同也有些笑她的幼稚。我想上的女孩,即使套上盔甲又能如何?可因此法欣她修白皙的大腿有些憾。“你想什幺?”肖迪,打了我的胡思想。“哦,你先坐一儿,我本人有事的,去打告一。”我确与好出去的,等我,倒也不算欺肖笛。“啊?”肖笛怀疑地看我,充了探。“姨。”我答。肖笛。我房出,肖笛正腰在看窗花盆的花,我楞住了。那是我的最迷人的臀部,薄薄的子正好臀部的肌,映出肖笛而精巧的臀部,直的大腿得分外挺拔,我感到血一涌,再也不得使什幺心眼。我直走去,手她胸前一,正好手抱住她乳房。肖笛身体一,身扑到我怀里,人嘴唇在一起--我得非常粗,似乎忘了柔,用比第一次大得多的吻她,摸她,捏她乳房。肖笛因疼痛而咬牙,但她持吭,或她也不懂相的人种行是不是正常。我毫不豫地拉扯她的衣,直接袒露出她胸脯,手恨恨住她的臀部。嘴唇始吻她乳房,肖笛吃惊而害羞地用手住眼睛,我有意吻她她身体不知不在怀里并移到沙上,住她一起倒在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