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长篇连载


[原创] [原创seed]三大淫娃


珊珊、小琳、美宝,今年都刚满 21岁,是公司的美女三人组,漂亮的脸孔,惹火的身材,公司所有男同事对她们无不垂涎欲滴。她们有个外号叫「 DD Cup三人组」,三个靓女全都是让男人无法一手掌握的 DD Cup。

三个靓女都是贪慕虚荣之辈,全身名牌,年轻、没有经济能力的小伙子,她们都嗤之以鼻;最喜欢有钱有老婆的中坑,因为这些中坑只想做爱,不会想厮守一生,纯物质交易,手净脚。许多同事都批评她们拜金,但她们也不以为然,因为她们认为自己有的是本钱、是青春,不趁后生玩到尽,实在对上天赐予的天赋优厚条件唔住。

这天三人放工,又相约去行街 Shopping,各人买了名牌手袋之后,信用卡差不多碌爆了,于是三人决定到中环的高级酒吧钓中坑,赚番手袋钱。

来到酒吧,三个人点了 00年红酒之后,坐在角落一旁谈天说地。酒吧有不少外国人,还有几个衣光鲜的寂寞中年,但等了半个小时左右,却不见有人前来搭讪,美宝奇怪的问:「我们这幺没魅力吗?没理由不能吸引那些中坑。」

「好吧!既然要玩就玩到最尽。」美宝一头短髮,瓜子口面,唇红齿白, 34DD、 23、 36,正过唔少 AV女优。这天穿了露脐 Tee,短得快遮不住对波,她也没戴罩,稍微由下往上看,就可以看到那一双尖挺的奶子。美宝的下半身则穿了一件很短的迷你裙,只要一弯腰,由后面看去,几乎露出了整个丰满的后庭。

此时,美宝用极妩媚的姿态将裙子拉高,张开双腿坐在椅子上,经过的人几乎可以清楚的看到半透明内裤丰满的「小妹妹」,尤其黑黑的毛髮,也穿透薄裤而出。

两个看来有些年纪的男人终于忍唔住,走了过来,自我介绍是何老闆和林老闆。何老闆 40多岁,开了好几间电器行,人长得高大,后生的时候应该颇英俊;林老闆约 50岁,是几间茶餐厅的老细,身材肥矮,头髮稀疏。两个人接晃了晃手上的金劳,从银包拿出名片给三位靓女,银包胀胀的,有好多张金卡及一大金牛。

「三位靓女有无兴趣去我们的私人俱乐部唱卡拉 OK?就在附近而已。」何老闆色迷迷的问。所谓的私人俱乐部,其实是专给有钱佬玩女的包厢式卡拉 OK,只要交几万银会费入会便可以,有头有脸的老闆,难道还去时钟酒店吗?所以这些私人俱乐部在香港其实相当多。珊珊、小琳、美宝三个人很有默契的说:「好啊!」

来到了设于商业大厦的私人俱乐部,侍应生很老练的引领他们进包厢,林老闆点了好些东西,告诉侍应生,没听到按服务铃的声音,就不要进来,然后塞了 500元给侍应生,侍应生相当识趣,立即关门离去。

何老闆点了一首《当我想起你》,被美宝取笑是阿叔,何老闆并不在意,兴奋地唱了起来;此时美宝突然跨坐在何老闆的腿上,面向他:「我没钱买衫上班,怎办?给我一万元好吗?」美宝娇媚并摇晃双乳。「衫当然要买,可是你也要给我一点数呢!」何老闆顶裤快爆的宝贝说。「你好鬼马!想佔人便宜!」美宝嘟嘴,却将肉球用力塞向何老闆的脸。

何老闆那受得了美宝的挑逗,粗鲁地将美宝的 Tee扯掉,再一手用力弄雪白的双,拉起粉红色的豆豆,用力将两粒豆豆靠拢在一起,再张开血盆大口,将两个肉球都含在嘴。美宝的豆豆是最敏感的,受到这样的刺激,不由自主的将整个身体向后仰。

何老闆吸啜了肉球好一阵,便要美宝跪下来,然后掏出那巨大而深色的宝贝塞入美宝口中,真不敢相信,美宝已经把嘴张开到极限,但还是只能含住了三分二。何老闆再努力深入,最后美宝大概也仅能含进四分三。何老闆把宝贝拔出来,然后再狠狠地挺入,伸得更深,直到美宝说不出话为止。

「曾在我心,如此深深爱恋中,遗下忆记在脑中……」音乐声继续响。浪漫的音乐跟淫乱的画面,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当美宝吹得不亦乐乎之际,林老闆也加入战团,不停玩弄丰满又有弹性的肉球,并伸手到她两腿之间,用手爱抚她的小妹妹,仲使出一阳指,不停地抽送;另一只手则揉小核,这个动作令美宝充满了极大快感。玩了一回之后,林老闆把手指抽出来,大力搓揉美宝的一双玉时,美宝得到了强烈的快感。

接,林老闆掏出他的大棒,在美宝身上抹来抹去,并掀起了她的裙子,伸手到 Under底部,向旁边位置拉拉扯扯,另一手则扶持自己那红得发紫的大棒,对準位置,用力一挤,便应声而入,只觉被夹得又紧又痒。

这时珊珊和小琳两个仍唱歌,看见美宝被砌到半生不死,全身也痕痒起来,又想起砌一次,有成万元,两人早已準备妥当,随时上马。

此时仍享受美宝担担抬抬的何老闆,全身抽搐,很明显快要爆发了,他用力把下腹往前一顶,就去到喉咙椗,并疯狂抽动起来,然后尽情爆发。不但搞到美宝一口都係,还爆到她的脸颊和头髮上,甚至连肉球也有。

何老闆倒是个奇人异士,虽然 40几岁,干完一次后,依然意犹未尽,把珊珊叫过来。珊珊比美宝生得很高,有成 5呎 9吋, 35DD、 23、 35,是个长髮的冰山美女。

何老闆要珊珊躺在沙发椅上,很快便把珊珊的衣服钮扣全部解开,并把红色的罩翻起,一对梨形的肉球显露出来,并开始用双手搓弄这双柔嫩而富弹性的肉球。闪亮的红晕,两粒豆豆被何老闆轻咬得慢慢发硬,然后,他又再把嘴唇压在肉球上,仔细的舔弄每一个位置。

很快,何老闆的长长肉棒又再跳起,用手把珊珊的裙子撩起来,在她的袜裤上乱摸。一只手在她下部抓住丝袜和内裤,用力拉了下来,袜裤从裤裆部份撕开了,内裤亦扯破了,没有任何前戏抚摸,直接进入。珊珊两腿一下伸直了,撕裂般的疼痛之后,是火辣辣的磨擦。何老闆的大肉肠,一下子就填满了珊珊整个人的空虚,她只能用腿紧紧盘住何老闆的腰,让他更入更深。

「你好紧。」何老闆一边来回干,一边喘气说。「啊,好厉害呀,好大、好硬呀!入得好深呀!」珊珊一面呻吟,亦一面说。只见珊珊瘫软在那,任由何老闆的指挥棒在她面猛烈抽击,下身相互撞击的声音,「啪啪」之声不绝于耳。

「阿林,我们两个来个比赛,看谁能干最多下,而能忍住最后发射,输的每个女赏二万银。」何老闆荒淫的说。

「好啊!谁会怕你,不过你已经在玩第二个,我唔数,叫另一个过来给我。」林老闆不正经的回答。

小琳, 5呎 4吋高, 36D、 23、 36,鬈髮的热情美女。小琳被林老闆吆喝了过来,只见他出力撕扯小琳的上衣,上衣撕开了,露出半边的大波,很白很滑!林老闆一手将防护罩全都扯了下来,水蜜桃般的肉球弹跳而出,尖尖的豆豆随肉球来回晃动,不禁令人想入非非。

「哈!哈!真係软绵绵,好爽。」林老闆一边揉搓,一边淫笑。吞了一下口水,林老闆又说:「喂!想不到你对波波这幺大,是不是俾人啜大的呢?」

比赛开始,「噢!噢!」珊珊如癡如醉地呻吟,好像每一次都被顶到入花心,一脸死去活来的样子。珊珊也「股」舞飞扬,不停摇摆,配合抽击的频率。随何老闆加快速度,只见珊珊爱如潮水,转眼间,潮水已把沙发椅沾湿了一大片。

林老闆也不客气,非常用力的搓珊珊的肉球,在她那白嫩的肉球上,粉红的豆豆胀得有如两颗葡萄,随整个身体的摇动,肉球上下波动。林老闆还在干美宝,能同时与两个美女玩,真是值回票价。

几分钟后,林老闆像是受到美宝高声淫叫起来的鼓励,来回猛击了数十下,终于开始抽搐,忍不住爆发了。「怎样?阿林,你老了,不中用了,你看,我还正干这美女呢?」何老闆不屑的嘲弄。「珊珊,我够硬够坚挺吧!」何老闆不停地打桩,至少也干了一百多下。「好吧,再来一回!」

何老闆拔出肉棒,顶到珊珊下面,她下意识一缩。何老闆抓住她双腿,用力一顶,「噗通」一声,又一次伸进去。「你真是好长好粗了……哎呀!好厉害呀!」珊珊呻吟。忙碌非常的何老闆,也气呼呼的说:「你也又紧又窄,干得真爽!」

不知过了多久,何老闆终于完事,但他继续摇动身体,好一会才趴在珊珊身上。

只剩小琳还未出动,怎幺能放过这个 DD美女?休息够的林老闆把小琳拉起来,指软绵绵的肉棒,要小琳张口含住。这一招果然见效,小琳又吞又吸、只不过三分钟,肉棒又挺起来了。他让小琳趴在沙发边,将后庭翘得高高,美丽的小妹妹完全暴露出来。林老闆一头栽下,顺时针狂舔,小琳潮水如泉,并发出强烈的呻吟声。

反之,林老闆一声不响,拿肉棒对準位置,便一矢中的。起初他没有甚幺大动作,只是轻轻向前顶,让肉棒直顶花心,这招对小琳来说却非常见效,那种充盈的感觉,让她开始收紧。

林老闆也加快速度,从后不断狂抽。攻击了十多分钟,终于换个姿势,将小琳抱起来,来个凌空抽击,并要求琳琳拿起咪高,唱起《我来自火星》。他越战越勇,把小琳顶得舒服到极,最后在《谁羡慕像我这样强的人》的音乐声中,林老闆精兵尽出。

珊珊、小琳及美宝三位美少女,不是瘫在沙发上,就是躺在地毯上,满地战争残,以及一大金光闪烁的大钞。何老闆和林老闆今天真高兴,虽然花了些钱,可是可以干到模特儿级的美女,也觉很值得。他们那会捨得这幺快就放这三位美女走,唱了三个多小时,不知干了多少个回合。三个淫娃取回金牛,各人开心地离开。

「哎!你每个靓女干了几次?」何老闆离开俱乐部时问林老闆。「干两次,累死我了。」林老闆假扮喘气说。「那个叫美宝的波波,真是好手感,爽死人。」何老闆愉快地说。

与此同时,三个淫娃在附近的茶餐厅分钱。「以后都係搵更老的男人,两条友强成咁,我家阵仲痛紧!」美宝说。

「係啦,两条友又唔做安全措施,好彩我三个都係乙型肝炎带菌者,两条友今次仲唔死!咪怪我们无情、冷血、追命!哈哈!」珊珊说。「听日又玩过,鬼叫我们有本钱!」小琳说。「好!」三人继续她们的恶行,遇上她们的话,只能说句:祝你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