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庭乱伦


堂嫂嫂


有一天我回南部老家,到家时,恰好碰到堂兄带著他的妻子,到我家来拜访。堂嫂年轻貌美,全身上下穿著今年最流行的服饰,酥胸高挺,气质嫻雅高贵,娇靨冷艳,令人不敢逼视。

她看起来非常美丽,只不过有那麼一股让人不太敢亲近的神情,真不知当初堂兄是怎麼样追求上这位嫂嫂的?

我偷偷望著嫂嫂,见她目不转睛地盯住萤幕,从侧面看她,另有一股娇媚的神态,心中爱得痒痒的,就移近她的身边对她说:『嫂嫂!妳看起来真美丽啊!令人心动……』

说著,突然凑上嘴巴在她玉颊上偷偷地亲了一口,堂嫂嫂娇靨霎时红的不得了,头低了些,眼泪在她眼眶中打转,终於忍不住地滴了下来。我轻轻地為她拭去脸颊上的眼泪,心裡有些不忍地道:『嫂嫂!我……我不是故意的,请妳不要生气嘛!』

她接著哭得像梨花带雨般,哽咽地道:『你……你……这是……干什麼?这……。你要明白,我是……你堂哥……的……妻子,你……不可以……像这样……吻……我啊!……』

我百般好言地劝慰她,发誓我并没有想要欺侮她的意思,只是见她娇艳的样子而情不自禁地偷吻了她。

堂嫂嫂听了我的说明,又是一番脸红耳赤,双目冷然地怒视了我一阵子,忽地娇靨泛起了一片羞意,粉颊也红晕晕地煞是迷人。

我衝动地想再吻吻她,可是一见她冷艳的神情,又失去了尝试的勇气,於是我急急忙忙地溜回了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一直无法入睡。

正当我双眼直瞪著天花板,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不知不觉中,身旁一阵高贵的香水味道直袭著我的鼻孔,我掠眼向旁边一看,赫然发现-堂嫂嫂身上披了一件粉绿色的睡袍站在我床边,她娇羞而含情脉脉地以柔情的眼光望著我,低著头,说:『我……觉得……很……寂寞,过来……看看你……睡……睡了……没有……』

我刚出声道:『嫂嫂……』她驀地抬起头,羞赧地细语道:『你……以后……就叫我……名字……就好了,我可……不要又……叫我嫂嫂长……嫂嫂短……的了……』

我默默地望著她,她的眼神一和我接触,头又低了下去。她不敢看我,低著头,幽怨地道:『我和你堂哥,订婚前一面也没有见过,爸爸答应了要我嫁他,这才第一次见到他。他这个人一点儿情趣都不懂,像个木头人似的,结婚后我好寂寞啊!刚才……你的动作,让我非常震惊,但是我并没有生气,真的没有生你的气,只……只是……不太习惯。我……没有怪你,我……我也……也喜欢有人关心我……你……』

我听著她这番喃喃细语地说出爱的告白,心中感到非常地荡漾,把手慢慢地伸出去,轻轻握住她的玉掌,嫂嫂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欲迎还拒般地,把头慢慢地俯下来靠在我的胸前。

嫂嫂和我俩人沉默了好久,似乎谁也不愿打破这份綺旎的寧静,我低下头去,把嘴渐渐地到最后猛然地吻上她涂有紫红色口红的小嘴,两个

人的呼吸一样地迫促,好久我试著将舌尖伸过去,嫂嫂用力地吸著,接著她用她的舌尖把我的从她嘴裡顶了出来,她的丁香小舌也跟著送到我的口内,在我的口裡轻搅著,这种灵肉合一的舌交之后,俩人口对口深深地互相吻著,喘息声一阵比一阵急促。

我轻轻地将嫂嫂抱上了我的床,手按著粉绿色的睡袍,隔著薄衫摸柔著她那肥嫩的乳房,她热切的扭动相迎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而且嫂嫂也开始淫荡地由鼻孔哼著:『嗯!……嗯!……嗯!……』

我的一隻手从睡袍的下面伸了进去,在宽大的袍子裡轻轻揉著她的奶头,嘴也吻上了她的脖子,一寸寸地吸吮,再把她的睡袍往下拉了开来,裸露出她肥嫩的乳房,接著我低下头,一口就吸住了乳峰顶端那敏感的奶头,舐咬舔吮起来,她哼叫著:『啊……啊……哦……嗯哼……哼……嗯……嗯……』嫂嫂的奶头凸了起来,而她也把胸膛上挺,让乳房的顶部尽量塞进我的口中。

我吻著乳房的同时,手也偷偷地下移,袭向她神密的三角洲上,揉著多毛的部位,阴唇摸起来好热好烫。

我享受了一会儿,开始解除她全身的武装,柔软的睡袍从她白皙的胸膛滑了下来,上身半裸地呈现-在我眼前,两粒又肥又嫩的乳房,结实而圆圆大大地傲立著,乳峰上坚挺鲜红的奶头,微微地在她胸前抖颤著。

睡袍渐渐往下滑,细窄的纤腰,平滑的小腹,还在轻扭著;下身一条狭小的粉红色三角裤紧紧地包住饱满的阴户;一双白玉也似的大腿,洁白润滑、修长浑圆。

眼看著这般诱人的胴体,使我淫性大动,两眼发直地瞪著她猛瞧,欣赏著这位少妇的荡人风韵。接著脱下嫂嫂最后一件遮敝物的三角裤,她:『嚶!……』的一声轻哼,我用中指插入了小穴中轻轻扣弄著。

这时,她脸上已经没有第一次见到时的冷然神色,全身的娇抖抖地叫道:『弟……要……要玩嫂嫂……的穴儿就……快……快上来……吧……』我听了十分衝动地把睡衣脱个精光,伏上她雪嫩的玉体,雨点般地吻遍她全身,吻了好久,嫂嫂不耐地催促地道:『弟……快……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吧……嫂嫂……受……受不了……呀……』我见她近乎乞求的神情,不忍心看她受著那慾燄薰心的煎熬,用手拨开她的阴唇,把大鸡巴抵著洞口,让淫水湿润了龟头,才慢慢地塞了进去。

嫂嫂面露痛苦之色,道:『弟!……痛……你……你小力……一点……小穴会……痛……我……我很少……干过……你又……又这麼大……啊……有点……受不了……』她此时再也顾不了嫂嫂的尊严,也忘了羞耻的心情,用她的纤纤玉手紧抓著我露在她阴户外的大鸡巴,求著我要慢些插她。

我吸吮著她的奶头,过不久,淫水就多了起来,她的屁股也往上挺了挺。我注意到她不再愁眉苦脸的哀吟,已需要我大鸡巴的姦插了,於是奋力干到了底,然

后有韵律地抽送了起来。

这种销魂的美感,使嫂嫂挺著屁股迴旋著,口裡也呢喃著道:弟……你真……真会……干穴……唔……重……重些……美死了……哼……再……深一些……哦……能姦的……弟弟…嫂嫂……太……太舒服……了……哦……要死了……嫂……嫂……嫂嫂……要丢了……嗯……』许多的阴精就这样丢了出来,嫂媚眼如丝,正享受著这种未曾有过的快感。

我把大鸡巴整根抽了出来,只留龟头在她的穴口磨动,再整根插入,屁股在进入她阴户时再加转一圈,大起大落。

洩精后的嫂子也再度进入了另一波慾火的高潮,窄窄小穴紧紧地吸著大鸡巴,臀儿扭摇摆动,嫩穴向上挺著,叫著要丢出来时,我的大鸡巴也有些酥麻的感觉,本来是不可能如此不济事的,但是我实在太喜欢嫂子小穴了,於是决定要把精子洩进她的子宫。

忽然她的嫩穴拼命地往上挺,膣腔夹了又夹,我也把一股精液激射进入她的子宫。

嫂嫂的花心猛烈地颤著抖著,双手紧紧地搂抱住我,疯狂地猛吻我,吻到她过癮了,才喘喘地道:『你真行,嫂嫂现-在才尝到相爱热恋的滋味,你的大鸡巴插得嫂嫂好舒服啊!精水都射进嫂嫂的花心了,好热好烫的感觉,嫂嫂爽死了。』

我也紧紧地拥著她,道:『嫂嫂!我也好舒服呢!妳的小穴真紧,干得我好爽,真想整夜插著妳哪!』

嫂子吻著我的脸道:『那是因為我很少做爱,久久才干了一次嘛!况且你堂哥的鸡巴又比较短小,我的阴道还没有撑开呀!』

我接著道:『这下妳舒服了,以后还要不要我和妳插穴啊?』

嫂嫂道:『嗯!将来我只会爱你一个人了,结婚以前我没有恋爱过,和他的结合只是奉父母之命,但是我并不爱你堂哥呀!从今以后,你就是嫂嫂的亲丈夫了,我们通姦的事不要给别人知道,我点点头答应她,并亲蜜地吻著她的小嘴,直吻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才罢休。

往后堂嫂还住在我家的几天裡,我向妈妈说明由我带她出去逛,妈妈是知道我的企图的,但也无可奈何地答应了我。

我和堂嫂就在外面找了一家汽车旅馆,每天插弄,玩遍了每一种性交的姿势,使她脸上再也看不到冰霜而含著媚人的微笑。

但是欢乐时光总是要过去的,几天后,堂兄带著嫂嫂回家了。从此堂嫂不时地藉故与我相约见面,来找我重续鸳梦,大干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