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古典武侠


【美妖丽奴】【作者:变态宅】【中】


第二章 冤家路窄

  当晚,我被允许喝了一点点牛奶,这是我一周以来第一次进食,治疗期间一直是靠输营养液来维持。可奇怪的是,虽然我感觉十分的疲惫,但身体却一点都没有消瘦,相反,我感觉我的胸部看起来更加的丰满了,看来这个营养液里可是有不少的玄机啊。

  夜晚很快就降临了,在经过了惯例的一番「清洗」之后,我再一次进入了化妆间,这一次,我被打扮成了一个可爱性感的兔女郎。脚上是一双18公分的玫瑰红色漆皮高跟鞋,由一根带着精致小锁的系带扣在脚踝上。身上则是同样颜色的一件泳装造型的亮面胶衣,这件泳装胶衣仅仅是象征性的遮盖了一点私处,整个屁股基本都露在了外边,而且前方裆部还有一个小圆洞,我的肉棒和两个睾丸就是从这个小洞硬钻出来的。另外,我的整个后背只有两根交叉的细带,其余基本全部裸露,香肩也都一览无余。虽然泳衣正面从裆部一直延伸到脖颈,可两个丰乳却同样从两个小小的圆洞中钻了出来。加上头上带着的粉色兔耳朵发卡,还有屁股上毛茸茸的小白尾巴,我看起来就像个性感的巨乳美腿小兔妖。

  一番装扮完成之后,他们给我戴上了一副粉色的小手铐,便把我带到了客房,只见三个女人正在沙发上享用着甜点。从今天她们给我挑选的可爱装束上,我还觉得今天可能会比上次要轻松的多,可是没过多久我就发现,原来自己推断的一点都不对,这三位才是真正的魔鬼……

  见到我进来,三个女人才停止了用餐,纷纷起身开始上下打量着我,那眼神仿佛是在看一道精致的菜肴,令我浑身发毛。其中一个女人一边看还一边用手捏捏我的乳头,揪揪我的肉棒,弄得我十分的难受,但是我却丝毫不敢反抗。她们琢磨了好一阵,其中两位才满意地回到了座位,只有一个胖女人却始终盯着我端详个不停,让我有点不知所措。说实话,这个胖女人我也有些眼熟,就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我忽然想到了。天哪,怎么会碰上她呢?想到这,我不禁一身的冷汗,心底暗暗祈求这个女人千万不要记起我来。然而,事与愿违,听到她开口的那一刻,我差点昏过去。

  「臭小子,没想到老娘会在这里逮到你啊,告诉你,就是变成人妖我照样认得出你。」一边说着,她便一把抓起了我的头发,撕扯了过来。

  其他两位一听这话,纷纷一脸的疑惑。

  「怎么,这小兔妖你还认识?」

  「哼,何止是认识啊,上个月我开着我的兰博基尼一不留神撞到了她的破自行车,她起来就骂我,还要我赔钱,我骂她穷鬼,她竟然拿起锁头就把我的车灯砸坏了,还扭头就跑,我没追上,就赶快上车追,结果一启动就撞到了树上,这个家伙竟然还在一边幸灾乐祸地笑,简直气死我了。」「呵呵,原来上次的你的跑车报修就是因为这个呀!」「可不是嘛,看我今天不弄死她!」

  说着,这个胖女人抡起巴掌便招呼到了我的脸颊。啪的一声,我顿时感觉到一阵眩晕,还没等我站稳脚根便又是一巴掌。此时已经变成女人的我哪里禁得住这个快200 斤的胖女人的熊掌,几巴掌过后嘴角就已经流出了鲜血,脸颊变得红肿不堪了,还好,另一个高挑的女人拉住了她。

  「行了行了,别打了。这么性感的小美妖让你这个打法,不死也打傻了。折磨她咱们有的是办法,保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你过足瘾。」这个高挑的女人说完,嘴角露出了一丝邪恶,顿时令我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感到了寒意。

  「呵呵,果然是我的好姐妹,就听你的,咱们慢慢的折磨她。」几分钟后,我的两个乳头被穿上了两个乳环,肉棒中被沿着尿道插入了一根铅笔粗细的橡胶棒。这根橡胶棒插进去的时候摩擦力很小,还不算痛苦,但是只要往出拔,就会让上边的许多橡胶尖刺紧紧的挂在我脆肉的尿道壁上。这个女人只是轻轻的一拽,就让我疼的差点休克。

  我的双臂被折在身后,两个肘关节紧紧的贴在一起被绑着,我的双手的大拇指被一根橡皮筋绑在了插进菊花的一根铁棒上,这根铁棒跟尿道中的橡胶棒原理基本相同,只是这跟铁棒更加的残忍,直接通过开关弹出了一堆倒刺,紧紧的扎进了我的直肠壁,这样一来,只要我的手臂一动,我的拇指就会牵拉到菊花中的铁棒,进而产生剧烈的疼痛。随后,他们将我放到了一台跑步机上,并用细铁链穿过我的两个乳环和尿道上的小棒,一起锁在了跑步机上。最后,他们还脱下了我的高跟鞋,往脚心处撒了一把小石头,然后又给我穿上。

  完成这些后,他们便打开了跑步机的开关,传送带缓缓的开始了转动。生怕被铁链拉拽我乳头和尿道的只能跟着传送带吃力的跑了起来,可是刚跑了两步,我被绑在背后的手臂就不自觉的晃动了起来,于是菊花中传来了阵阵铁刺刮伤的剧痛。

  「胖胖妹,你不是说她很爱逃跑么,今天咱们就让她使劲的跑,看她能跑多快,哈哈哈!」

  说完,她便又把跑步机的速度提高了一倍,可怜的我穿着18公分的超高跟鞋,鞋跟细的站都站不稳,我却得穿着它跑起来,而且很快我就被脚心处的小石子咯得疼痛不已,不禁暗骂这个女人的险恶。可最要命的是拽着我两个乳头和肉棒的铁链已经几乎被拉直了,如果维持不了这个速度,我马上就会被铁链拽的生疼。

  尤其是那根插在肉棒中的橡胶棒,稍稍的一拽就令我疼的痛不欲生,要是我不小心摔倒了或是坚持不住,那后果我真的不敢想象,于是我拼命的迈着步子,小心的保持着平衡,同时还得尽量减少手臂的晃动,来缓解菊花的扯痛。

  就在这时,另外一个身材中等的女人却拿来了三袋子小型的飞镖,飞镖虽然只有火柴大小,可镖头都是锋利的细针。

  「哎呀,小兔妖跑的明显不够卖力啊,咱们可不能总让她偷懒,来,一人一袋飞镖,咱们看谁射中的多!」说完,便把三个颜色的飞镖分给了三人。

  「不要啊,求你们了,我已经很努力了!」听到她们要把我当成标靶,我不禁求救了起来,可得到却是一个大大的塞口球,死死的堵住了我的嘴巴,让本就上气不接下气的我,呼气变的更加的艰难。可最让我头疼的是他们已经开始朝我的身上扔起了飞镖。大腿!小腿!臀部!后背!手臂!不断的被射中……「Yeah!哈哈!我又命中了!看我的,我要射她的菊花!」「啊啊……啊……」

  我被她们的飞镖扎的趔趄了好几回,险些摔倒,本就跑的十分辛苦的我已经被汗水完全浸湿,肉棒和乳头承受着剧痛,浑身还被飞镖一次次的刺穿,而她们却玩得不亦乐乎。半个小时过去了,我身体后方几乎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各色飞镖,菊花也被铁刺勾出了鲜血,汗水混着身上的血珠流进了我的高跟鞋里,而我的脚心估计也已经被石头磨破了,整个鞋里都感觉湿乎乎的,并伴随着钻心的疼痛。我身上的铁链早已经处在了紧绷状态,我的乳头已经被拉长,我的阴茎也被拽的到了承受的极限。

  就在这时,那个胖女人走了过来,带着满脸的邪笑说道:

  「怎么样,小妖,你不是很喜欢跑么,你不是说我追不上你么?哈哈,今天让你跑个够。」

  说完,她再一次加快了跑步机的速度,天哪,这一次,我不得不拼了命的迈开步子,也顾不上菊花的疼痛了,使劲的左右扭动着身体来跟上节奏。因为我知道一旦跟不上,我的尿道就会被橡胶棒整个拉破,这才是最让人不能忍受的痛!

  我发了疯似的呻吟着,重重的呼吸着,即将就要到达体力的极限。我感到尿道撕扯的疼痛越来越剧烈,越来越无法忍受,不!不!我已经到达了体力的极限!

  我用祈求的目光最后一次投向了那个胖女人,可得到却是她冰冷的狞笑。

  「啊……啊……」

  我惨叫着,乞求着,可是根本无济于事。这三个女人就是要欣赏我痛苦的表情,就是要残忍的折磨我,而我却只能默默的忍受着这一切,这是个多么不公平的世界啊。我每天努力的工作,结果连父母的病都治不起,而这个胖女人却可以每天开着名牌跑车吃喝玩乐,甚至把我撞倒了还能理直气壮的跟我对峙。而今天,我却还得站在这里,被改造成一个女人,心甘情愿的承受她的凌辱与折磨,为什么命运对我如此的不公。

  终于,在一声哀鸣之后,我摔倒在地,晕厥了过去,在倒地的那一刹那,我感到我的乳头和阴茎似乎已经断裂了,很快我就失去了意识……「哎呀,好像累晕倒了呢,她的肉棒没有被拽掉吧?呵呵!」胖女人说道。

  「怎么会呢,刚才在她摔倒的那一刻,我按下了遥控器,把绑在跑步机上铁链的锁头打开了。她的肉棒和咪咪还得留着,好让咱们慢慢折磨呢,好戏才刚刚开始!」高挑的女人淫邪的笑着说道,并掏出了一个注射器。

  「小美妖想偷懒可不成啊,给你注射一针强心针,让你想晕也也晕不了,马上就开始下一个游戏,准备好继续忍受折磨吧!哈哈哈……」说完,女人便把一针特质强心剂注射到了我的体内,并招呼服务人员对我进行一番清洗。

  五分钟后,在经历了新的一轮暴力清洗之后,我再一次醒了过来。此时的我只感觉疲惫的要死,我的眼眶已经淡淡发黑,可是我的面庞却依旧性感,看来我真是天生受虐的好材料。这一次,我被一丝不挂的送进了客房,只带了一个红色的塞口球和一副简单的手铐。但是我的身上被涂满了一层亮亮的油脂,让我在灯光下看起来晶莹剔透,性感无比。我像一只待宰的羔羊般小心的进入了客房,眼前三个女人满脸的邪恶让我浑身发抖。

  「我的小美妖怎么这么喜欢偷懒啊,才跑了一个多小时就假装睡着了,看来我们得好好惩罚一下你了!」

  「没错啊,既然不愿意跑了,这次就罚你站着,赶快过来,给我接受惩罚吧!」说完,胖女人和高女人将我拖到了客房的中间,将我的双手反绑在背后,然后从天花板上拉下来一根黑色的橡胶绳,紧紧的系在了我的脖子上。然后又分开了我的双腿,将我两只脚的大拇指用地面的铁环扣住,使我的双脚无法移动位置,然后使劲的向上拉了拉我脖子上的橡胶绳,我被勒的只能使劲的踮起脚尖才能勉强呼吸。然后她们便将两个电击触发器放到了我抬起的脚底,只要我一踩下就会触发电击,而让我倒吸一口凉气的是,她们竟然将一跟通着电线的电击棒插入了我的尿道,另外两个电极则分别被夹在了我的乳头上,这样一来只要我踩到电击触发器,阴茎和乳房立马就会被强烈的电流冲击。天哪,原来她们刚才没有扯断我的乳头就是为了现在让我更加的痛苦啊。

  布置完毕后,很快我就觉得异常的辛苦,本身我的肌肉已经疲惫不堪酸痛难忍,我的小腿不可能支撑很长的时间,可一旦我放松,脚尖支撑不住,那随之而来的必然是残酷的电击和令人窒息的橡胶绳。更加让我不能忍受的是,这三个女人竟然还用我玩起了游戏。

  「你们说哪种刺激会最让这小妖精最受不了呢?」高挑的女人微笑着问道。

  「当然是鞭打啊,用鞭子抽,用竹条打!」胖女人激动地说着。

  「我觉得应该是折磨她的菊花!」中等身材的女人说道。

  「呵呵,我觉得是她的睾丸!这下好了,咱们三个人正好来玩个游戏,咱们分别用不同的方法来折磨她,看轮到谁的方法她会支撑不住被电击,就说明哪种刺激最厉害,怎么样?」

  「真有你的啊,那就开始吧!由我先来!」

  说完,就见胖女人转身抽出了一根细长的竹条,啪的一下抽在了我雪白的臀部上。

  「啊……」伴随着一声尖叫,我白皙的臀部上瞬间出现了一道突起的鲜红血痕,让我不禁浑身一颤,差一点脚尖不稳,踩到电击器的开关。我努力的扭动了两下身体,终于重新保持了平衡。胖女人对此似乎很不满意,马上又招呼了三下,这三下分别打在了我大腿根上和小腿肚上,于是我雪白的玉腿上便再一次增添了三条鲜红的印记。不过,我始终忍着,拼命的踮着脚尖,没有踩到电击器开关。

  这无疑让胖女人十分的恼怒,抬手便要再来一波,不过被那个身材中等的女人给拦住了。

  「哎哎!差不多就行了,你这个效果不明显,下一轮再来,该轮到我了。」说完,只见她拿出了一根巨大的肛门拉珠,每一个珠子足有乒乓球那么大,而且还布满了橡胶尖刺。借着我身体上淡淡的一层油脂,她残忍的将连在一起的10颗珠子全部填入了我的粉嫩的肛门中,疼得我冷汗直流。然而,痛苦才刚刚开始,紧接着她就开始无情的猛地往外拉着一颗颗的珠子,而且,每拉一颗之后就会用一根小针扎一下我的菊花周围的嫩肉。

  因为每当珠子被拉出的时候,肛门就会被扩张,我会承受一次突然扩张菊花的痛苦。但是,紧接着在拉下一颗的时候痛苦就会减少,而用针刺我一下的作用就是让我的肛门再次收缩到十分紧绷的状态,这样再猛地拉出珠子的时候便会再增加一次扩张的痛苦。如是这般,我的肛门被猛地扩开了十次,每一次都痛得我倒吸一口凉气,差一点失去控制,但我还是坚强的忍耐着,因为我知道踩下电击器会有多可怕。在抽拉了三四遍之后,见我仍然还能坚持,女人脸上露出了失望之情。

  「呵呵,妹妹稍等!还是来让我来试试吧!」

  说完,高挑的女人便带着一脸的邪恶走到了我的身前。此时的我已经被折磨的浑身汗水,和着身上淡淡的油脂,在灯光下显得异常的性感。只见她微笑着拿出了一根长长的钢针,差不多跟平时的缝衣针一般粗细,但是却差不多有中指那么长,她一只手拿着钢针,另一只手则握住了我的睾丸,轻轻的揉捏了起来。天哪,难道她要用这么长的钢针次我的睾丸,不!我拼命的向后躲避着,想要挣脱她的手,可显然不过是徒劳的挣扎,反而令我脖子上的橡胶绳勒的更紧,呼吸不畅。

  「呵呵,小妖别害怕,会很舒服的!」

  话音刚落,她便猛地一下将钢针侧着扎进了我的一颗睾丸中。

  「啊~ 啊~ 」

  我发疯般的狂叫着,剧烈的疼痛让我几乎快要崩溃,我浑身的肌肉都在抽搐,雪白的小腿肚甚至能够看到浅浅的肌肉在发抖,我的脚尖正在缓缓的下沉,马上就要碰到电击器的开关了。可女人却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见她轻轻的开始转动插进我睾丸的钢针,一点点的向里拧着,直到整个睾丸被刺穿,我痛得冷汗如瀑,汗水流的我几乎睁不开眼镜,可痛苦却依然没有结束。在刺穿了我的一个睾丸之后,她显然还意犹未尽,于是接着刺向了我的另一颗睾丸,剧痛再次降临。

  「呜~ 呜~ 啊……」

  我痛得的身体和神经都要失控了,终于在她的钢针贯穿我的第二颗睾丸之后,我柔弱的脚尖再也支撑不住了,一下子落了下去。这不是痛苦的终结,而是更加残酷的开始,随着脚下电击器开关的触发,我感到乳头和阴茎处立刻传来了一阵电击的剧痛,而且是连续不间断的剧痛,这种被电击的疼痛几乎超过刚才穿刺睾丸的十倍。我的身体此时就像一面巨风中的彩旗一般,疯狂的扭动着。我疼得已经不自觉的翻起了白眼,脖子上的橡皮绳也累得我几乎窒息,我本能的用尽了全身最后一点力气,终于艰难的再一次踮起了脚尖,这才脱离了电击的剧痛和窒息的危险。

  「哈哈,还是我赢了吧!」高挑的女人开心的说到。

  「哼,不能算,因为是你最后一个出手,你占便宜了!」胖女人不依不饶的说着。

  「胖妹妹说的也对,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得多试几次!」天哪,听到她的话,刚刚恢复一点精神的我拼了命的摇头,这种非人的折磨我再也承受不了第二次了,我只能一边摇着头一边祈求的呻吟着。

  「呵呵,好的,就这么办了,你看我们的小美妖都赞同了,说刚才的比赛不公平,要再来几次呢!哈哈!」

  「好的,那咱们就开始吧,这次谁先让她中电,另外两个人就得罚一杯酒!」「没问题,咱们继续玩起来,哈哈!」

  不!!听到她们的话我几乎再一次失控,求求你们了,我真的受不了了,让我死都可以啊!别再折磨我了!我不停的在心底呼喊着,不停地呻吟着,可是仍旧毫无意义,新的一轮比赛已经开始了!

  这一次,胖女人换上了一根长长的皮鞭,疯狂的鞭打着我柔弱的身体,在我雪白光洁的肉体上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血痕,画面残忍至极。而那个中等身材的女人则是继续用着各种奇形怪状的阳具和拉珠折磨着我娇嫩的菊花。最让我忍受不了的还是那个高挑的女人,她不仅用一根根钢针刺穿了我的睾丸,甚至还拿来蜡烛不停的烧烤的着插进我睾丸的钢针,让我死去活来,痛不欲生。

  在她们的轮番折磨下,我已经记不清踩下了多少次电击器的开关,只知道每一次都令我痛得撕心裂肺,小便都已经失禁了三次,但每一次都因为快要窒息,我又一次艰难的踮起脚尖。就这样我周而复始的承受着非人的折磨,而三个女人却玩得不亦乐乎,美酒一杯接着一杯,仿佛我只是一个没有生命的骰子,成了为一个游戏的道具。我无尽的痛苦映衬着她们的欢乐,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却是我不得不面对的命运……

  大概三四个小时之后,她们终于是玩累了,这一次由于强心剂的作用,我始终无法昏迷,但这显然不是件好事,因为很快我就再一次被带回清洗室进行了一番清洗,然后被穿上了一身黑色的亮面胶衣,这套胶衣从头到脚覆盖了我的全身,只有头顶上有一个小孔,把头发从这个小孔中掏了出来,还露出了两只眼睛,我的嘴巴这一次直接被胶布封的死死的,只有鼻子处开了两个小孔能够呼吸。

  胶衣不仅覆盖全身,而且材质也十分的厚,几乎一点都不透气,而且十分的紧,尤其是腰部,尺寸小的让我穿上它之后感觉呼吸都变的异常的困难,才不一会而,我身上就被捂出了细密的汗珠。当然我的两个巨乳能从两个小小的圆洞中钻出来,透透空气,但是由于圆洞只有水杯口那么大,因此我的巨乳根部被勒的十分的痛苦。另外,我的阳具也被从裆部的小洞中掏了出来,直直的垂在身前,后庭处同样有一个小洞,正好对着菊花。脚上是一双连在胶衣上的黑色高跟鞋,同样有20公分。

  再一次穿戴完毕后,我便被送到了三个女人的巨大卧床旁边,头发被吊在天花板上,高跟鞋则被锁在了地面的铁环上,我的双腿被紧紧的绑在了一起,使得我的阴茎十分的突出。然后,他们又拿来了一个自动插入机,插入机上斜着伸出一根铁棍,指向我的菊花,铁棍的头上是一个布满了凸起的狰狞阳具,一个大汉无情的将这根足有我手臂粗细的阳具捅入了我的肛门,并且打开了机器的开关。

  于是马上我的肛门便再一次陷入了危机,刚才被各种拉珠折磨的痛苦不堪的菊花,还没来得及休息就又一次被恐怖的阳具扩张。

  肉棒来回的抽插着,还不停的旋转着,让我不一会就痛得满身汗水。由于刚才被胖女人抽打的浑身血痕,因此,汗液的刺激令我异常痛苦,可偏偏这厚重的胶衣一点汗液都排不出去,蜇的我异常的难受。完成了这些之后,大汉又拿出了一个大大的注射器,将一整管的红色药物全部注射到了我的体内,不一会我就感觉到小腹升腾起阵阵欲火,肉棒也瞬时变的坚硬无比,粉红欲滴,显然这是一针强力的春药。

  而此时的三个女人则刚刚沐浴完毕,纷纷换上了睡衣,懒散的躺在床上,她们正饶有兴致的欣赏着我痛苦的表情。看了好一阵,高挑的女人才微笑这朝我走来,用手抚摸着我膨胀不堪的肉棒。

  「小美妖,看来你这是嫌我们的游戏不够刺激,没有尽兴啊!正高高的翘着鸡巴对我们示威呢。」

  「死人妖,竟敢向我们示威,这是欺负我们没有鸡巴是吧!哼,看我怎么收拾你!」胖女人激动地说道,显然这家伙的智商不怎么高,一下子就为高挑女人的玩笑动了真气,但是倒霉的可是我啊,她只会把这些怒火发到我身上啊,这个高挑的女人真是阴险。

  「那咱们就动手吧,我倒要看看她能硬多久!」一边说着,三个人便一边开始了行动。那个中等身材的女人拿来了一个画着环数的超大靶盘放到了我面前三米远的地方,胖女人则是拿来了一块黑板,而那个高挑的女人则是拿来了一捆细铜线,开始一圈一圈的紧紧缠绕在了我阴茎的根部,缠紧之后又往龟头的方向继续缠绕着,每隔3 厘米就缠上几圈,一共缠绕了三圈。这样一来我已经膨胀不堪的阴茎就硬是被狠狠的勒成了四节,疼得我直咬牙。

  「好了,咱们开始玩吧,看谁射的最准,胖胖妹你先来!」「好嘞!」

  说完,只见胖女人兴奋的朝我冲了过来,一把握住了我的阴茎开始野蛮的撸动了起来,已经被强力的春药折磨的欲火焚身我,被这突然的袭击弄得瞬间血液沸腾,阴茎似乎又长粗了一些。只见胖女人来来回回使劲的撸着,随着她的撸动我只感觉越来越兴奋,下体传来阵阵剧烈的快感,可是同时我还得承受着铜线带来的割裂般的疼痛,还有被巨大阳具不停抽插着的菊花带来的痛苦。我使劲的扭动着身体,但是换来的却是胖女人结实的一巴掌狠狠的落在了我丰满的乳房上。

  「死妖精,还敢躲,赶紧给我射出来,我要射十环,快点!」说着,胖女人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我被她弄得又痛又兴奋,很快就到达了高潮,巨大的快感冲击着我的神经,我感到一股热流即将从我的下体喷出,果然,伴随着我身体一阵剧烈的抖动,一股精液像一发炮弹一样射向了标靶,由于被铜线绑着,因此每一股精液都射的格外的远,重重的喷向标靶。

  「啊?怎么只有5 环啊,你个小妖精真可恶啊!」看着靶盘上精液,胖女人愤怒的喊道,同时冲过来使劲的继续撸着我的阴茎,还不时的狠劲掐着我的乳房,痛的我不不禁发出了阵阵呻吟。

  「行了妹妹,还有机会嘛!下一轮再来,现在该我了哦!」高挑的女人微笑着接过了胖女人手中的阴茎,开始自己撸弄了起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到她的笑容总会让我毛骨悚然。果然,她才撸了几下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龟头处传来阵阵刮痛,原来她每次都会用锋利的指甲从不同的角度划刺我的龟头,才刚刚射过一次的我没几下便再次勃起了,看来这春药的作用真是很强烈啊,可是看起来这样下去,我的身体能够禁得住几次这样的折腾啊。

  三四分钟过后,我的阴茎便再一次膨胀的像个肥香肠,剧烈的快感也很快又一次来袭,我的阴茎被她死死的掐住,射精的时候,她几乎是挤干了我最后一滴精液。不过,令我奇怪的是,我射出的精液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少,甚至跟第一次几乎相差无几,但是射精过后带给我的乏力感却十分的明显。

  「哈,9 环,还是我准吧!」

  「急什么,我还没射呢,等我弄完再高兴也不迟啊。」说完,中等身材的女人迫不及待的向我走来,继续抓起了我的肉棒,开始撸了起来。天哪,竟然一分钟都不让我休息,马上就要再来一次。此时的我已经感到有些眩晕了,可是我的肉棒却奇怪的又一次勃起了,明明已经十分的乏力了,怎么还能这么快就勃起。还没等我疑惑,我的高潮便又一次降临了,这一次同样只用了三四分钟,射精的时候,我几乎已经有点站不稳了,要不是菊花被一根大阳具顶着,来回抽插,头发还被吊在天花板上,估计我早已经瘫软在地了。同样,这一次我还能射出不少的精液,我真怀疑自己是不产生了幻觉,可是靶盘上却实实在在的挂满了我的精液。

  「8 环,切!只差一点点而已!咱们再来一轮!」「又该轮我了,这一次我可要好好射,一定要来一个10环!」说着,胖女人又一次朝着我冲了过来。此时的我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短短不到20分钟里,我就被强行的高潮了三次,还射出了如此多的精液,虽然这是强力春药支撑的作用,可是我的身体却要为这样的消耗真实的买单。我的全身已经开始微微的抽搐起来了,肌肉也变得变的十分无力,而且在密集的经历了三次高潮之后,我的意识都变得有点混乱了,可是显然她们并没有结束的意思。

  胖女人继续暴力的对我进行了再一次的强制射精,这一次,到达高潮的时间变的稍微长了一些,精液也稍微少了一点,可要知道一个正常人能够连续四次射出精液,就已经是个奇迹了。而我却经历第五次,第六次,甚至一直到了第十几次……

  三个女人一次又一次不间断的强行的挤压着我的肉棒,一次次把我的精液当成子弹射向了靶心。我的精液一次比一次减少,她们却一次比一次下手重,到了十几次以后,为了让我射的更远,她们几乎快要将我的阴茎掐断了,射出的精液也早已经由乳白变为了血红。而与此同时,巨型阳具对我后门的摧残也始终没有停止,终于,在我第二十次射精之后,胖女人终于是射到了十环。

  这时,我已几乎失去了身体的知觉,视线都变得模糊了,只有龟头的疼痛和快感还能感觉得到,听到胖女人高兴的庆祝,我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得到解脱了,然而她下面说出的话却让我差点瞬间晕厥。

  「哈哈,太好玩了,不过只有我一个人射到十环有点不尽兴啊,我陪你们继续玩一会吧,等咱们都射到10环再说!」

  「呵呵,胖胖妹真好,就这么办了,咱么继续!」说完,三人便再一次开始了……可怜的我被当成造精机器,在整整40次射精之后,我终于是到达了极限,此时我甚至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我的耳朵嗡嗡的发鸣,我的双腿不停的颤抖,只有每次射精的时候我还能隐隐感觉到腹腔内的刺痛和大脑皮层阵阵的快感,其余的就都没有了感觉,到最后射出的基本都是鲜红的血液,我脑海里停留的最后一幅画面就是她们一起庆祝十环的大笑,靶盘上已经是一片鲜红……

  三天之后,我在一张病床上苏醒了过来,身上挂着好几个吊瓶。我的资助人再一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看着我微微皱起了眉头。

  「上一次,由于给你服用了过量的性能力倍增药物,给你的肾脏造成了过大的负荷,现在你已经患上了轻度的肾衰竭。不过以我们的医疗水平,这不算什么大问题。只是上一次你的服务遭到了客人的差评,你的父母要停止两天的治疗,因此我特地过来提醒你一下,希望你知道后果的严重。」听到他的话我顿时强打起了精神,委屈的说道:

  「怎么能这样啊,我已经快要被她们折磨死了,她们竟然还给我差评,您难道不知道么?」

  「这是规定,你没有质疑的资格,自己想办法不要再有下次吧,另外,你又有客人需要服务了。不过,如果想治好你的肾衰竭,你就还得躺三天,但是那样的话客人可能会不高兴,所以,你自己衡量吧!」天哪!这简直就是灭绝人性啊,我拼了命的任人蹂躏,甘心被人百般折磨,换来的却是一个差评,她们简单的一句话就让我的父母失去了救治的机会整整两天。为什么,为什么她们要这么残忍,仅仅就是因为我砸了一下她的名牌跑车?

  这太不公平了!

  然而,这一切悲剧还远远没有结束,我被她们残忍的弄成了肾衰竭,却连三天的休息时间都不能留给我,如果客人再给我一次差评,我的父母肯定就会失去生命,这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因此我也只能牺牲自己了。于是,我含着眼泪,坚定的说道:

  「不用等了,我今晚就接客!」

  听到我回答的如此果决,投资人不禁一顿,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但很快便换上了一脸的轻蔑,微笑着说道:

  「决心不错,那你就做好准备吧!哦,不对,就算你准备好了,也是一样的结果。」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只留下了一串邪恶的笑声。他的笑声让我不寒而栗,真不知道今晚还会遇到什么样的变态。

  第三章真想大白

  夜晚很快便降临了,我被迫停止了肾衰竭的治疗。拖着疲惫的身躯,艰难的从病床上爬了起来,再一次被带到了清洗室和化妆间。

  这一次,我被打扮成了一位珠光宝气的性感贵妇,脚上穿着一双精美华贵的金色的高跟,系带和鞋面上都镶嵌着闪闪发光的水钻,连18公分的鞋跟上都嵌满了各色的宝石,明亮的灯光下映衬得我一双玉腿更加的晶莹剔透。我的身上穿着一件同样是金色的绸缎短裙,裙摆轻轻的盖过我的大腿根,令我的私处若隐若现。

  跟前两次不同的是我的肉棒已经看不到了,因为它被向后折叠,贴在了我的屁股缝中,而我的两颗睾丸则被揉进了腹腔,只剩下了包裹蛋蛋的一层包皮,正好被包在了阴茎的下边,一左一右看起来就像女人的两片外阴一样,最后又用强力的胶水将肉棒和包皮粘牢。这样一来,我从外观上就彻底变成了一个女人,只是夹在屁股中不能动弹的肉棒感觉十分的难受。

  这件华美的裙子除了非常的短外,后背也几乎全部裸露,从臀部上方,我的后腰和玉背几乎一览无余。而身体前面倒是真正有些作用,将我的胸部和腹部都藏了起来,可是由于我的胸部过于丰满,因此两个乳球将衣服的正面高高顶起,自然侧面就露出了两个巨乳的轮廓。这样若隐若现的感觉绝对要比全部裸露更加让人醉生梦死,欲罢不能。再加上我性感的红唇和魅惑的美目,还有高高盘起的华丽发髻,让我看起来格外的美艳。

  当我带着手铐,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客房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直接是激动的将酒杯掉在了地上,盯着我的目光一刻都不舍得离开,我甚是都看到了他不停在嘴边打转的口水。这个男人身材十分的壮硕,足有190高,200多斤重,身上还布满了狰狞的胸毛,一看就不是什么斯文人。

  「他奶奶的,这个妖精也太他娘的性感了!真是人间极品啊!」说着,他像一头发情的公牛一般,一下子从沙发上冲了过来,抓着我的巨乳就是一阵揉捏,疼的我冷汗直流。

  「求求你,轻一点!」

  「嗨呀!这个妖精连声音都这么性感!让我看看你到底有没有小鸡鸡,是不是就是个女人啊?」说着,他便粗鲁的将一只大手伸向了我的下体,使劲的摸索了起来,当他在我的菊花处摸到了藏在包皮里,折叠着的龟头的时候,激动的用手捏了好几下,疼得我不禁阵阵尖叫。

  「哈哈,原来藏在这呢!果然不假,刘大哥的确没有骗我。」「牛二老弟,我怎么会骗你呢?这个婊子以前可是个地地道道的男人啊!」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了一个带着眼镜的斯文的中年男人开口说道,看来,他也是今晚的客人之一。

  「刘哥啊!你来的太晚了,兄弟我都快要涨的受不了了,马上就想推倒她直接干一炮!」说着,壮汉用手指了指自己雄壮的阳具。

  「你个牛二还是心急,好吧好吧,不用等了,老弟你这就干起来吧!让这个婊子尝尝你巨屌的厉害!让她这辈子都后悔做女人!哈哈!」「好咧,兄弟我上了!」说完,壮汉一把便将我仰面朝天的按在了床上,挺起了足有我小腿粗细的巨大阳具,一下子捅进了我的菊花,生猛的抽插了起来。

  这还是我第一次被人这样仰面朝前天的操着菊花,让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女人般的屈辱感。我纤细的小腿被他紧紧的握在手里,身体被她压得丝毫动弹不得,纤柔的我在这个野兽面前丝毫没有挣扎的余地,只能承受着下体一次次剧烈的冲击,仿佛要将我整个人刺穿。

  我的龟头被折在菊花的附近,他坚硬的根毛不断地刺激着我的龟头,让我瘙痒难忍,虽然我的阴茎被胶水粘着使我发勃起,但是淫液却已经开始流了出来,我越是拼命的忍耐,下体就越是泛滥,不一会淫液就流出了一大片。

  「哈哈!还真是个淫荡的婊子,竟然还能操出水来,跟真的女人一样啊!有意思。我牛二天生巨屌,就专治各种荡妇,今天爷爷我就好好招呼招呼你!」说着,大汉的动作变得更加猛烈了。

  「啊!不要啊!求求你,我已经受不了了!」

  一轮更加暴力的蹂躏开始了,我拼命地挣扎着,可是柔弱的我在一个200多斤的巨汉面前显得如此的无力。我的呼救和挣扎仅仅是激发了他的肾上腺素,让他越干越起劲,到最后几乎将我的整个身体都抬了起来,使劲了浑身的力气剧烈的冲击着我菊花,他的身体撞击着我的臀部甚至发出了啪啪的巨响,我感到我腹腔内的睾丸都被他震得开始疼痛了。

  这样的疯狂持续了足有半个小时,我早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终于,他抓住了我的两个乳球,将我扛到了他的肩上,我被他举着在空着又是一番狂操,简直快要晕厥,我感觉自己的内脏都要被他捅破了,在最后一组飞快的抽插之后,他终于是达到了高潮,一股股滚烫的浓精像喷泉一样注射进了我的直肠,就像一瓶刚开瓶的香槟在我的腹腔内喷涌一般。

  随后,他像一个玩具一样一把将我扔到了地上,用手敲着胸脯兴奋地咆哮了起来:「哈哈,太他妈爽了!」天哪!真是太恐怖了,被摔在地上的我不断的抽搐着,过了好一会才恢复了神志,我胆怯的望着这个野兽,暗暗的庆幸着自己竟然还活着。

  此时,在一旁欣赏了许久的戴着眼镜的男人终于是开口了:「呵呵,牛二老弟果然名不虚传啊!这个婊子差点被你干死。不过,只要牛二兄弟喜欢,以后可以经常来,我们这的好货色多了去了,只要你把我交代的事情继续办得这么漂亮就行!」

  「刘哥,你放心吧!以后你让我撞谁我就撞谁,我牛二没别的本事,就是开卡车技术好,你让我撞残的绝对死不了,你让我撞死的绝对活不成,哈哈!」「那是当然,我相信你的技术,要不是你的功劳,这个婊子这会儿也不会躺在这乖乖的让我们操的!」

  听到这,我不禁心头一紧,一种不详的猜测涌上了我的心头,父母被大卡车撞伤的场景在我的脑海中闪现着。我挣扎着跪坐了起来,紧锁着眉头的盯着眼前的这两个人,难道说正是这两个人蓄意策划了我父母的车祸?不!想到这我不禁怒火中烧。

  我满眼愤怒的望向了那个戴眼镜的男人,质问道:「你在说是你们制造的我父母的车祸?」

  看到我的愤怒,戴眼镜的男人先是一惊,随后便露出了一脸的不屑,轻描淡写的说道:「原来你才知道啊!就是我们做的,怎么了?」「混蛋,你个混蛋,为什么?为什么要伤害我的父母?你们太残忍了!」「哼,死人妖,我们这可是在帮你啊!要不是我们你又怎么会下定决心变成一个人妖呢!我们不过是帮你快点作出决定罢了!再说了,要不是你经常出现在我们组织的变装舞会上,我们又怎么会认识你呢!所以,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太淫贱,天生就是个变态,哈哈!」

  「你胡说!我要给我的父母报仇!」

  听到这,我再也抑制不住满心的怒火与屈辱。就是眼前这两个人,将我的父母变成了终身伤残,就是他们,让我屈辱的变成一个人妖,就是他们,令我在这里承受着如此非人的折磨。我心中的屈辱与愤恨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我已经顾不得双手还被拷在背后,本能的扑向了他,就是用牙咬,我也要将这个撞伤我父母的凶手咬碎!

  然而,我们之间的力量太过悬殊了,就在我即将冲到那个男人身前的时候,我一把被壮汉提在了半空!他揪着我的头发,我使劲的挣扎也变得无济于事。

  这时,戴眼镜的男人调笑着站了起来说道:「你这个淫荡的婊子,竟然还敢骂我!这一切不都是你渴望的么?你天生就下贱,注定变成人妖被人操。要不是你自己扮成女人去参加舞会,我们又怎么会算计到你呢!还不是因为你天生就淫荡,偏偏还生得一副好模样,我们才决定把你变为我们的奴隶。不过现在看来,你还真是快当人妖性奴的好材料啊!哈哈!」

  「无耻的混蛋!就算我喜欢变装,你们又为什么要伤害我的父母!」我忍着头发被拉扯的剧痛,一边挣扎着一边愤怒的说道。

  「呵呵,那只不过是逼你就范的一点小手段罢了,现在看起来这个手段还是相当的成功呢!」

  「可恶,你们还我父母,我跟你们拼了!」愤怒到顶点的我使劲了浑身的力气,用锋利的高跟鞋跟一脚踹在了壮汉的阳物上,只见他痛苦的大骂了一句,便捂住了下体,痛苦的在地上打起了滚。挣脱了壮汉之后,我用头一下子顶翻了那个戴眼镜的男人,扑在他身上一口咬住了他的耳朵,要不是他使劲的将我推开,我几乎将他的整个耳朵都快咬下来了。见到两人痛苦的地上挣扎,我决定逃走。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了自己经历的一切原来是早已被设计好的圈套,他们一步步的逼迫我成为了一个人妖,又一次次的利用我的孝心来逼我接客,这帮混蛋真是太阴险了。今天若不赶快逃走,恐怕我迟早得在这里被活活的折磨死。虽然我的父母还在他们的手里,可是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回头了,只能逃出去后赶快报警再来解救父母了,于是我狠下心开始了危险的逃亡。

  我将拷在背后的手铐掏到了身前,使我能够跑得更快些,我本打算脱掉脚上的高跟鞋,却发现被小锁头锁着,怎么也拽不开,于是我只能穿着18公分的高跟鞋艰难的跑着。

  跑出客房之后,我沿着走廊一路往下跑着,其间经过了不少其他的房间,听到里面传来了阵阵痛苦的呻吟,甚至在路过一间没有关门的客房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身穿旗袍的美艳人妖正在被几个男人痛苦的轮奸着,这个人妖的美貌几乎跟我不相上下。房间里的人看到我,纷纷露出了一脸的诧异,不过很快他们便意识到我是个逃跑的人妖,于是大声的叫喊了起来。于是,我再一次开始了拼命的狂奔……

  我就这样沿着长廊不停地跑着,可谁知,等在我前方的却并不是光明的出口处,而是一道紧锁着的巨大铁门,在这一刻我几乎绝望了,而身后追赶的脚步声却已经越来越近了……

  我站在铁门前重重的喘着粗气,眼中不禁充满了泪水,泪光逐渐迷离了我的双眼,让我的神志也陷入了迷离……

  难道我所经历的这一切真的都是自作自受么?我是个变装者,我喜欢穿女人的衣服,喜欢穿性感的高跟鞋,我喜欢女人的一切,甚至渴望将自己变成女人,因为这样能够给我带来无比的精神愉悦。但是我却不愿意真的将自己变为一个女人,因为我无法去面对世俗的冷眼,无法去面对身体的变异,更无法去面对家人的失望。

  于是,我一直将这份饥渴深深的埋藏在心底,只是悄悄的在没人的时候将自己打扮成一个女人,照着镜子打着飞机,后来我发现原来有很多人有着跟我相同的爱好,于是我开始参加一些变装舞会,由于我天生的姿色让我成为了舞会中的明星,可是我却没想到这正是我人生灾难的开始。

  现在看来,自己就是在那时被牢牢的锁定,并开始一步步的落入了他们的陷阱,到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让我深深自责的是,本来毫无瓜葛的父母却因为我遭受了莫大的伤害,这让我充满了负罪感。可现在的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也许,我真得像那个凶手说的一样,是个天生下贱的婊子,注定被要人操。

  而且我还发现,我除了是个变装的变态以外,似乎还是一个天生的受虐狂,这一点,在我被疯狂的虐待的时候,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因为被折磨的同时,除了痛不欲生外,我似乎真的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

  想到这,我对自己充满了鄙视,父母如今还身陷囹圄,自己也是走投无路,在这样的时候我竟然还在体味着被虐的快感,看来我真得是没救了。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噩梦还会继续,我知道自己肯定会遭受更加残忍的折磨,这让我不禁开始瑟瑟发抖,可与此同时,我下体的肉棒却微微的膨胀了起来……在一股强烈的电流贯穿我的身体之后,我陷入了深深的昏迷,双眼中停留的最后一幕便是两个凶手满脸得意的奸笑……

  一天之后,我在一针强心剂的催促下再一次恢复了意识,毫无意外,站在我眼前带着满脸奸笑的自然还是那两个残忍的凶手,可意外的是,这一次他们的残忍已经超乎了我的想象……

  【完】

字节30245